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S/智翔] Der Indirekte Kuss 10

[OS/智翔]
05 /01 2015
太久沒寫惹,希望還有人記得這篇(ry

×※×※×
10.

  「翔さん老是想的太多卻意外地想不到很多事情,」
「你還是別被他的話影響太多比較好。」


松本潤的話語繚繞在大野智的腦中,反反覆覆的已經有點模糊了,他明白旁觀者清這個道理,但沒想過自己的表情竟然會那麼輕而易舉地被松本揭穿。

別被他的話影響什麼的,這不是太難了嗎……大野趴在桌上,從背影看上去像是昏昏沉沉地睡著。
喜歡不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嗎?對方的一顰一笑、有心或無心的言論,都牽引著自己的心臟,他可是喜歡櫻井翔這個男人到了連看見對方的唇印都會心動的程度了啊。

事實上,他覺得櫻井似乎是有點在意著自己的。只是對方還死抓著團員跟哥兒們這些身分不放,才沒有意識到這份情感早已變質。
為什麼在這種事情上,翔くん就那麼笨呢。大野亂糟糟地想,該不會是優等生的腦袋裡都沒有安裝戀愛這個基本配備,才讓他如此遲鈍,到至今的戀愛經驗只講得出「我的初戀是匈牙利人」。

只有自己陷得那麼深,只有自己還那麼拘泥於櫻井的每一句話。
只有自己這麼難耐地、焦慮地單戀著。


「不公平……」
「啊?大叔你說什麼?」

「--呃!ニノ你來啦……」

方才太專注於思緒的大野趕緊佯裝沒事的模樣,吸了吸鼻子,視線死死盯著桌子不敢看向二宮狐疑萬分的眼睛。然而他怎麼逃得過二宮的視線逼迫,過沒幾秒就抬起眼表示投降。
二宮一臉「這才對嘛」的得瑟表情,手抱著胸,不等對方開口,他就先問:「你說什麼不公平?中午的便當?」

「翔くん……」
「翔さん吃了你的便當?」

大野蹙起眉頭,艱難地想要擠出更好的語句來表達他的意思。「翔くん從來沒思考過我的事情,只有我那麼在意翔くん的事……不公平。」

二宮聞言,站在原地,面無表情地揉揉眼睛,心底不知該慶幸還好不是便當的事,還是該直接走人(身為勇者也是會有不想接的任務的)。

「ニノ?」
「……啊啊、抱歉,你剛剛說甚麼來著?」

「我說只有我一個人在意翔くん--」「はいはい,我還以為我只是上了年紀耳朵不好呢唉……」

面對竟然是真心這麼覺得的大野智,二宮搔搔額頭,一邊在心裡咒罵著櫻井翔這個混蛋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可以讓大野完全摸不著心意,一邊傾身拿來櫻井的馬克杯,毫不猶豫的往杯沿抿了一口,然後硬是塞到大野手裡。
他語重心長地(或是說覺得大野智根本是沒救的語氣)開口:「我這麼說吧,大野さん。」

「第一,什麼也不做就在這裡臆測的你是個笨蛋。」
「第二,以前玩得那麼兇,碰到真愛就變得那麼玻璃心的你,還是個笨蛋。」
「第三,」

二宮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留下唇印的地方。


「你可不是最先開始在意的那個人,笨蛋。」


因為寫太長了其實是後面沒想到所以只有10!
不想再讓他們兩個太拐彎抹角的所以決定早點破局比較好,怕這樣拖下去就有點OOC了,不想寫那種一方表面沒事內心受傷,另外一方又表面也沒事內心卻懊悔的內容,他們也不像這種人(????
謝謝二宮大師的提點,大野再不能領悟只好剃度出家了(亂說話
雖然二宮出來前的那一小段好像有點多餘,不過是為了後面的鋪梗啦嗚嗚嗚,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幹嘛要解釋這個,可能是為了自己的能力不足感到心虛吧.........覺得前面很多餘的對不起啦(つД`)

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