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智翔/OS]早在你想認識我之前–上

[OS/智翔]
05 /13 2015
※此篇為《我想認識你》的番外,請先閱讀過本篇再來看這篇比較沒有障礙喔感恩~

這篇其實蠻久之前就寫了,不過只寫了前面
剛剛翻了一下發現正好對應到辦第二次畫展,我難道是神預知嗎XDDD(少來

×※×※×

  「大ちゃん!你決定要辦第二次畫展了?」

大野智從進行到一半的油畫中抬起頭,任由興致高昂的相葉雅紀替自己抹掉臉頰上的油彩。他緩緩地點點頭,彷彿要辦畫展的不是他本人似的,情緒平淡的很。

「嗯,不過……還有作品沒完成,還不能公開……」
「真好啊,要是我也有這種才能的話我也想辦呢,畫展。」
「就憑你那種畫技,我看小孩子都嚇哭了。」
「什麼嘛ニノ!」

一邊聽著旁邊兩位摯友的小吵小鬧,大野心底卻默默地想著:要是上次那個人也能來看就好了。


大概是半年前,他首次辦了大型的作品展,在開辦之前他並不是多知名的畫家--頂多是有固定的收入跟小展出,像那樣子的大展他基本上是零經驗,於是在看見有那麼多家公司願意派人來參觀及合作,大野承認他還是蠻開心的。
理所當然的是,被派來的人之中一定也會有對於藝術壓根兒沒興趣的人。

「老闆真是閒著沒事做才會派我們來啊……」
「這種黏土什麼的,真是無聊死了……」

身為作者的他聽到這樣的批評,卻如同僅是一位陌生的參觀者,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大野輕輕拉住向前走了一些、面色不大好看一副待會就要出聲開罵的二宮和也,朝他搖搖頭。

--藝術是很主觀的東西,爭也沒有用的。
大野在心底這樣告訴自己,但臉上愈漸黯淡的眼神卻出賣了他的心情。

「你們適可而止一點行嗎?」

沒想到,一道震怒的指責從批評之中傳入大野耳裡。發話者的聲線並非獨特的那一種,可就是讓大野輕易地找到了對方。在擁擠的人潮中,他只看見那人帶著一絲慍怒的雙眸及緊蹙的劍眉,看上去好像他才是作者似的。
大野急忙拉著二宮的手晃過了好幾個人,終於在圍觀的人潮旁邊找到了能清楚將對方映入眼簾的縫隙。
然而接下來對方還說了些什麼大野幾乎都不記得了,語速快得讓他難以聽清,只記得最後他朝同事們忿忿地吼了一句:

「藝術就算再怎麼主觀,每一個都還是值得尊重你們懂不懂啊!」

就是那句話。
大野智猶如大夢初醒,彷彿他自己也是批評的那群人。他從未這樣為自己的作品生氣過,只覺得既然如此,那就算他覺得不好的作品大概也會有人喜歡,反之,他自信的作品也是會被討厭。

一直以來都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去創作的。
是你讓我明白了每一件創作的意義。


--好想、好想認識你。
大概是那個時候,大野智才第一次感受到對一個人的渴望竟能強烈得讓人焦慮。



「大ちゃん,你有沒有在聽?」
「……欸?」

相葉無奈地笑了下,「倒是聽一下我說話啊,我是說,我今天成功調到那個部門去了,也總算知道那個人叫甚麼名字啦。」

聞言,大野顧不得自己手上還捉著畫筆、腿上甚至擺著調色盤,想站起來的那一刻又趕緊被二宮壓了下去。(就算是對藝術一竅不通的他也知道那些顏料貴的很)

「他叫櫻井翔喔,而且常常去公司附近的超商買飯!」

×

「我這樣、沒問題吧?」

那個鏡子裡穿著便利商店員工制服的自己,大野怎麼看都不習慣。畢竟他唯一的工作經驗就是接案子來畫圖,平常都是日常穿著,硬要說的話也就是上一次辦展覽時久違地穿了一次西裝。
穿制服什麼的,從高中之後就沒有了啊。他捏捏衣襬,鼻子開始不安地抽動。

「焦慮個什麼啊你,話說回來你一緊張鼻子就會抽動的習慣怎麼還沒改掉?」二宮啪地一下打在大野的後腦勺,「還沒要你結帳呢,先去把貨品排好!」
明明就是二宮叫自己來這家店打工就能遇到櫻井翔的,怎麼一來就叫他去排商品,這樣他怎麼知道對方來了沒有?
但對於在這家店裡屬於『前輩』的二宮和也,大野智也只能沒轍地摸摸鼻子,乖乖地拎著籃子,挑個能清楚看見門口的角落,開始工作。

沒想到一整理起來,不知是藝術家的基因亦或是單純的吹毛求疵,大野看著旁邊亂糟糟的零食堆(還有些放錯地方),忍不住又把每一個都放回籃裡,仔細地對照名牌,一一擺放起來,連原本計畫著要偷懶觀察門口的思緒都拋之腦後。

就在他心想「怎麼會有人把可樂糖放到酸條糖的位置」的同時,有個人已經站在他後頭將近十分鐘了。
最後那人實在是憋不住笑意,從緊抿的唇邊漏出了一點笑聲。

「……嗯?」
「啊、呃,抱歉……我要拿喉糖……」

啊。
雖然逆著光而無法看清那人的面容,但光是那記憶中的聲音就讓大野怔在原地。

「在、在這裡。」
「謝謝。」

即使是簡短的根本就算不上是對話的交談,大野也已經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激動。櫻井翔應該沒有認出他是誰吧?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當初他也沒有跳出來說「我就是作者」啊。
大野難掩心頭的失望,可是在看見櫻井結帳的背影時,胸口又頓時矛盾地覺得滿足起來。

等到他再次回神過來,櫻井早就離開便利店,而大野腦子裡盡是方才櫻井掩著嘴仍然露出的唇角,以及帶著尷尬笑意的圓潤雙眸。

好可愛。
究竟要什麼時候才能跟你再近一點?
你明天什麼時候會出現呢?
好想再和你多說點話。
好想認識你。

要是你也能認識我就好了。


「喂,大野智!你怎麼把可樂糖全部丟在酸條糖的那格裡面啊笨蛋!」
「啊……放錯了……」

--把可樂糖放到酸條糖裡面的那些人,一定也跟他一樣,都碰到了最想遇見的人吧……
大野智心底這樣確信著,下一秒卻又被二宮的尖嗓給喚回了現實。

TBC

本篇戲份最重的根本是可樂糖跟酸條糖(幹
寫了『我想認識你』的番外~~~~~~這篇自己寫寫覺得很開心!很喜歡!
可以把自己原本想寫在本篇但覺得太多餘的片段全部寫到這裡做補完,真的好開心!!!(好啦
後續也想好了只是還沒寫,希望我的個性描寫沒有太OOC,總覺得這篇的大野智好像癡漢一樣(rofl)

不過你們就把他想像成是他終於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黑鮪魚,那就不會太OOC了(櫻井翔:你說誰是黑鮪魚啊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