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道明寺x影山] 春夢&繫領帶的方式

[JS/潤翔]
05 /25 2015
※是穿越
※是《推理要在晚餐後》以及《花男》的穿越
※我兩部都沒看完所以個性可能有點OOC
※我就是分在潤翔啦,怎樣!(沒怎樣

因為應該是不會再寫惹,但這存稿看著看著也蠻萌的
就丟ㄌ(幹
然後繫領帶那篇有丟到噗浪過,反正也丟上來

×※×※×
[春夢]

  道明寺司數不清自己是第幾次因為相同的夢境而醒來。
一個火辣的夢--如果要他用他不流利的語文來形容的話大概就是這樣,夢中他趴俯在某個人的身上,對方的肌膚因情慾而覆上一層薄汗,而他越是往下摩娑,那人便是發出越急促的喘息。
對方的嘴唇可口的像是奶油蛋糕上飽滿的紅色草莓,輕輕咬上時會聽見對方有些抗拒的低吟,然後夢中的他總是在這一刻才能看清對方的模樣。

--而對方竟然是他的執事。

但不得不說對方平時整齊的瀏海在夢中卻因汗而濕黏凌亂地貼在額上,那個模樣的確是性感的無以復加。
而他本來也就喜歡上了影山,做這種夢沒什麼奇怪吧?

道明寺頂著一頭亂髮,神情恍惚地坐在柔軟的大床上發愣著,高級窗簾隱約透著早晨五點的日光。
他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個荒唐的畫面,那便是待會影山來喊他吃早點時,他就可以順勢將對方攬到自己床上……

一陣悸動在他想像到影山被自己壓上床時,猛烈地撞擊他的心臟。
道明寺焦慮地嗚咽一聲,想著待會自己乾脆死賴床還比較快。


他認知到自己是真的喜歡影山其實只是兩週前的事情。但道明寺可以很明白地說出那並不是突然被雷打到才發現自己的感情,那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從影山在三個多月前開始擔任自己的貼身執事開始,他便時常捕捉到對方從不向自己表露的另一面。

像是偶爾自己驚醒時所聽到的,他喊自己起床時第一聲的溫柔;為自己介紹他親手做的點心時那藏不住的得意;處理公事時明明還緊蹙著,卻老在下午茶時間一到便馬上放鬆的眉頭;還有拿下細框眼鏡之後意外圓潤的雙眸,向上瞪視他人時尤其可愛。

那都是被自己偷偷發現的,對方最真實的一面。
即使在自己面前的影山總是那副一號表情,總是只會說一些傷及他自尊心的話(例如少爺您今天又忘了帶大腦嗎),即使影山從不對自己袒露真正的性格--

他還是無可救藥地迷戀上對方。

或許是貪戀那一份反差,甚至是渴求著有一天影山在他面前能卸下萬能執事的模樣,道明寺壓根兒不想去思考這些理由,反正喜歡上就是喜歡上了不是嗎?



「少爺,莫非您整晚都坐著睡覺?」
「唔喔!」

突然從身旁傳來的熟悉呼喚讓道明寺嚇得差點沒滾下床,沒有錯過影山一閃而逝的憋笑神情,道明寺脹紅著臉嚷嚷:「誰坐著睡覺了!我賴床你罵就算了,早起也有問題嗎?」

聞言,影山搖搖頭,瀏海微微晃啊晃的模樣讓道明寺覺得自己一定很快就會死在對方這樣不經意的動作之下--尤其是他隨後勾起的,帶著一絲讚許的笑容。(雖然只是敷衍)

「怎麼會,少爺早起是好事,至少我不用再破嗓喊您起床喊得讓全日本都知道。」
「少囉嗦!而且我哪有那麼會賴床!」
「今天的早餐有大吉嶺紅茶,我沒記錯的話是少爺喜歡喝的吧,請趕快起床。」

影山一邊轉移話題一邊拉起袖子倒茶的俐落讓道明寺簡直看出了神,直到鼻尖繚繞著紅茶香才恍恍地道:「……那是因為知道你喜歡喝,本大爺才跟著喝的……」

這句話成功地讓影山停下蓋上茶壺蓋的動作,道明寺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講了什麼,正想狡辯剛才他只是沒睡醒,卻在看見影山飄移的視線以及泛紅的耳根時把話硬生生地哽回喉中。

可惡……這種樣子是犯規的吧?
道明寺伸手像是要接過影山手上的紅茶,但他想做的其實是扣住對方的後腦然後像在夢中一樣溫柔地啃咬他的嘴唇。


他想,若是可以,他好想假設影山也是喜歡他的。
如果一切如他所想,那他甚至可以百分之百地確定那是害臊的神情。

那是最讓人心動的神情。


然而過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影山便恢復成原來的表情,喀地一聲蓋好了茶壺蓋。「少爺竟然記得我喜歡的口味,影山我實在是不勝感激,不過--」

他勾起古怪的微笑,將茶端到道明寺手中。


「少爺您的大腦難道只能用來做這種不、重、要、的、小、事、嗎?」

下一秒,道明寺大少爺又再一次地猶豫起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這個眼鏡毒舌男。

×
[繫領帶的方式]

  他一直隱隱約約感受到自家少爺對自己的好感。應該說再怎麼遲鈍的人,對於這樣熱烈(或是該說笨拙)的追求,多多少少都還是會感覺得出來。

就像現在。


「少爺,我認為……您打領帶的技術非、常需要多加強。」
看那歪歪扭扭還被弄得皺巴巴的領帶,影山還特地強調了『非常』兩字,要不是還有鏡片擋著,否則那嫌棄的視線弄得道明寺都快要發火起來。

「少囉嗦!本大爺本來就不需要打領帶吧!」
「少爺都已經是成年人了,連領帶都打不好,影山我很擔心您未來的發展。」
「什--」

道明寺都還來不及回嘴,影山便快一步扯鬆他的領帶,兩人的距離頓時拉近了不少。大少爺心頭一滯,什麼也說不上來,只好呿地一聲,別過頭硬是讓自己別和影山對上視線。

「……少爺,請您務必要仔細看。」
「我、我才不看,有你幫我打就好了啊。」

影山沉默了一會兒,伸手拍了拍道明寺的胸膛。「少爺,影山可沒辦法一輩子幫您打領帶--我們既不是情人,也沒有親屬關係,只是簽一張契約而已。」


道明寺倏地憤怒起來,自己卻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氣什麼,但看著影山那副對自己毫無留戀的模樣他就是難以忍受,於是他惱怒地抓住影山的手,嚷嚷道:「那你抓著我的手教一次總行了吧?」

較自己稍微矮一些的執事湊近到離臉龐只有一顆方糖的距離,勾起漂亮的笑容,讓道明寺冷不防地覺得心臟加速到疼痛的地步。
多熟悉的感覺,他難道會不清楚嗎?好歹他高中也是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可再怎麼樣道明寺也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對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個囉嗦的男人)心動。

「那麼少爺,請別再盯著我的嘴唇看了,好好看著我的手。」
被發現的大少爺難堪的胸口發悶。「誰看你的嘴唇……快教,我在看了。」

或許是他的唇形太好看--才讓他那麼難以離開自己的視線。
道明寺怔怔地望著對方講解打法而蠕動的嘴唇,然後在對方因為乾澀而舔了一口下唇而全身發燙。
那麼可口的紅唇,嚐起來肯定有著大吉嶺紅茶的甜味吧。


影山講解到了一半突然停下動作,抬眼看向明顯是出了神的道明寺,過了幾秒又不可思議地發現對方正在盯著自己的嘴唇看。
沒好氣地嘆了一口氣,開口:「少爺,請問我的嘴唇跟您的有哪裡不一樣嗎?沒有的話,就請您好好看著領帶的打法,因為我們兩個打出來的領帶才是真正的大不同。」


道明寺像是被重擊似地回過神,他差點就要搞不清楚這到底是現實還是自己在夜晚時做的綺麗的夢--影山因為說話而微微噘著本來就誘人的唇瓣(對他而言像是要接吻的暗示),渾圓可愛的眼睛這時還稍稍向上看,和自己對到了視線,增添了不少無辜的氛圍,好像在埋怨自己剛才辛苦講解卻沒人聽一樣。

他的大腦都快被燒糊了,失控地掐住影山的下巴,咬上那在想像中有著楓糖鬆餅口感的厚唇。
在聽見影山詫異的支吾聲時,道明寺的胸口頓時湧上了說不盡的優越感--還有滿滿的、難以抑制的喜悅。


這樣的愉悅很快就被影山的掙脫給壓抑下來,成功阻止道明寺想探舌的舉動。但即使只是單純的唇碰唇也已經帶給道明寺強烈的甜蜜感,他伸手扣緊對方的腰,力道大得弄皺了對方的西裝外套。

「……怎樣?這樣還算沒有任何關係嗎?」問話的同時還附贈了一個得趁的微笑。
而影山先是怔了怔,在明白道明寺的重點之後,輕咳了幾聲,推開道明寺的手。「……少爺,您的腦袋是未開化嗎?問題並不是在這裡。」


「當然在這裡吧。」
道明寺低頭看向繫在自己衣領上的,漂亮整齊的領帶,滿意地向影山點點頭。


「這下你就得幫本大爺繫一輩子的領帶了。」


老實說我有想要幫這個CP寫長篇故事的念頭,我還很認真的寫了大綱
而且我不但寫了開頭,還偷偷寫了交往後的初次H(啊恩勾沒寫完哈哈哈)

最後卻全卡在我沒把原作看完,抓不到人物個性跟人物經歷的故事......................因此作廢。←
但我還是很喜歡這個CP.......儘管他是穿越,但是這種會吵架的情侶是我的最愛,嗚嗚嗚(T-T)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如果喜歡的話請多跟我聊聊我筆下的道影組~(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