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智翔/OS]物極必反–1

[OS/智翔]
06 /11 2015
塔司&阿布&茶君還有海毛的接龍文兒~!
有興趣可以在底下留言猜猜哪段是誰寫的,雖然答對也沒有獎就是了XD

在這邊標註一下,此篇為架空設定,用的是海毛的設定(謝謝海毛~)↓↓↓
大野智:高三,前美術社社長
櫻井翔:高二,現任美術社社長
因為目前只有寫到他們兩個所以剩下的設定丟在後記!

×※×※×

  世界萬物都是依循著這個道理而生存的吧。
  一旦發展到了某個極端,就馬上由盛轉衰。這事態是你所不能控制的,因為它總是來得太快。
  就如同玫瑰總是在開得最美麗的那個時刻凋謝。然而你能做的就只是靜靜地看著那鮮豔的紅一天天染上死亡的顏色,以冷眼旁觀送它最後一程。

  那麼愛情呢?當我們愛得太過熱烈,感情是否也會——

  「我很喜歡畫玫瑰枯萎的樣子,比起它盛開的時候。」他踏了一步,更靠近窗邊。凝視著遠方,夕陽的顏色潑灑在他的頰上。

  「嗯?為什麼?」他趴在桌邊,仔細端倪著桌上瓶中半殘的花蕊。
  「或許是因為有種殘缺的美感吧。」轉身,逆光。
  「唔哦......」他歪了歪脖子,好像多少能理解。


  「但是不想讓翔くん看呢。」他走向他,在對方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前,修長的手指輕覆上那雙眼。
  噓,不要看。


  不想讓你看見我凋零的樣子。

×

  創作是一件為了自己想做而去做的事,大野智從拾起畫筆的那一刻就是這樣想著的。
  他喜歡畫圖的原因就是如此,當初放棄了曾經喜歡過的戲劇去加入了美術社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在繪圖的世界裡,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直到他認識了那個男人。

  「翔くん……這裡不用這樣畫也沒關係哦,隨性一點。」
  大野握住對方的手,引導對方畫出更隨性柔美的線條,和一旁生硬的筆觸相比,兩人的實力相差自然不在話下。
  而那人也不生氣,反而閃爍著圓眸,欽佩地道:「厲害--真不愧是智くん啊,比不上啊。」

  大野智摸摸鼻子,害臊地笑了。對方看著自己怎麼練都練不出來的那條黑線,語氣充滿著遺憾與不解。「明明那麼厲害,智くん突然不畫圖了真可惜啊,我很喜歡你的畫的……」

  「沒有的事,翔くん也可以哦?經過練習。」
  「怎麼可能嘛!難道你要教我?」

  「嗯……不行。」

  看著對方原來還閃閃發亮的眼神一下子如同吹熄的蠟燭一般黯淡了下來,大野智表面上只是呼呼呼地笑了幾聲,像個好前輩一樣拍拍他的肩膀,卻眨了眨眼,試圖掩蓋掉瞬閃而逝的、眼裡的寂寞。

  他已經不能再畫圖了。

  因為他喜歡上了櫻井翔--喜歡上這個沒有辦法喜歡上的人,所以再也畫不出來了。
  創作是一件為了自己想做而去做的事,這個想法伴隨了他那麼多年,卻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因為過多的情感而導致最後一切虛無的下場,這對任何一個創作者來說太過奢侈,對他也是。

  對你的喜歡已經滿溢到無法再用畫圖來寄託了。
  當自己一切的創作都有了你的影子--在他不知道第幾次混出了櫻花的粉色時,他開始擔心自己沒辦法掩飾住自己的情感。
  因為畫出來的所有都是與你有關的東西。
  然而卻不想讓你沾染上我的顏色,混濁的、無法看清的。
  所以才放棄了,就像玫瑰一樣,即使喜愛它凋零的模樣,卻怎麼樣也不想讓喜歡的你也變成那個樣子。

  「翔くん,記得我跟你說的嗎?就是……玫瑰的事情。」
  「嗯,怎麼了?」

  「其實是因為--」


  一陣刺耳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大野的話,他看著櫻井緊張地捉起手機,一邊接起的同時一邊和他比了個抱歉的手勢。
  「喂?」
  在櫻井跨出美術教室時,大野看著他的背影,下一刻卻不小心絆倒了放調色盤的椅子,巨大的聲響嚇得櫻井連忙回頭。

  「啊,妳在那邊等我就好了……嗯?我在練畫啊……等等。」
  他將手機拿遠,輕聲的問了一句:「智くん,還好嗎?」

  「……嗯,抱歉,沒事。」

  真是不真實啊。
  那溫柔的聲線,是在和他喜歡的女孩子說完話後才聽得到的。
  大野瞥向弄得滿地都是的顏料,暈染開來的黑色顏料像是一條條的毒蛇,侵略了脆弱的鮮紅,最後混成扭曲的深褐色。

  就跟枯萎的玫瑰一樣的顏色。
  --跟他的內心一樣的顏色。

×

  真是令人焦躁。

  在櫻井翔說著有事要先離開教室的時候,大野露出自認為溫柔的笑容說著「我再待一下就好,還得清理地板。」
  「那、智くん我明天再來找你喔。」大眼瞇起笑了一下,拎起書包走出教室門口。
  他不像以往停留在門外等著大野,不像以前坐在旁邊陪他,只是匆忙得離開。


  延綿整個地面的深褐如同乾竭的血灘似乎也散發出厭惡的氣味。
  剛剛一瞬間得忌妒和憤怒讓大野如同聞到血腥讓他作噁。
  即使我有和那女生同樣程度的愛又如何?女生的愛軟綿如同蜜糖,我那是帶刺腐爛的玫瑰。

  大野勾起無奈得嘴角,拿起染上過多顏色變得生鏽一般的抹布隨意擦著地板。他想著,如果地上的顏料吞飲下肚,他現在被影響的心情和不再單純、扭曲的創作動機是否會被消化掉。

  手指抹上顏料往心口粗魯得搓著。

  一直隱忍著,一直、一直……跪在地上抬起頭,看著自己位子上空白的畫布。

  現在的每一筆腦海裡總是浮現出他的身影,創作對大野來說是一種享受,現在卻不敢再動筆。

  起身坐到椅子上,想著這樣的情感該往哪宣洩,不自覺的拿起畫筆調顏色畫了起來。

  像是恍惚一樣,再度回過神,畫布上放大的櫻花數朵盛開在自己眼前。
  「真是糟糕……」
  把情感都畫在這幅畫上吧,在那之後就深埋在裡面不要去挖掘了。一切在這幅畫停止。

  落日的昏黃映照進室內給櫻花染上橘紅的色彩,如同褪色的艷紅玫瑰。
  無法壓抑的愛滿溢而出,逼迫自己的結果是過於激烈的反抗。

  嘆口氣繼續埋進繪畫的世界,即使腦袋裡都是櫻井翔又如何,從那之後,他不會再想起,如此催眠自己。

  昏暗的教室裡,微弱月光映出畫架和人拉長的影子,大野望著完成的櫻花畫,用白布蓋上,離去。

  寒冷的夜晚,大野手上拿著手機傳送著訊息,裡面是剛剛完成的櫻花畫照片,下面寫著
  『你看,這是,我心中的你喔-----
                    開玩笑的。』

  想著自己也要畢業了,不如先好好擔心自己的未來吧。
  沒有傳送訊息,把手機收了起來。

×

  曾經,他擁有一座盛開的玫瑰花園,帶給他這片燦爛的是櫻井翔。
  如今花園不再燦爛,全數的花朵枯萎腐敗,只留下了一支他捧在掌心中,那朵逐漸凋零的玫瑰。

  他對櫻井翔的愛戀就如同這朵玫瑰,失去了光彩但又無法割捨,所以全部的愛戀就被扭曲成現下殘缺的模樣。

  大野智看得出來今天處在畫室裡的櫻井翔心不在焉,對方捏著畫筆的力道時而緊時而鬆,平常做任何事情都會非常專注的櫻井,今天異常的狀況一下子就讓大野發現了。
  
  翔君總是這麼容易被察覺出心情呢。
  
  其實他大概也知道是怎樣的事情困擾對方,不過他假裝自己不知道,他將手上的水彩筆筆刷壓上畫布一隅,雙眼緊盯著自己正在著墨的光影處,開口問:「今天,怎麼了嗎?」
  
  櫻井往大野的方向看,後者並沒有將視線放在自己身上,其實他也明白那是大野對自己的溫柔,他不喜歡讓別人看見自己脆弱且負面的那面,所以大野智就不會看著他。
  
  「……昨天啊、被罵了啊。我不懂啊智君,交往就一定要黏在一起?」
  「女孩子容易沒有安全感的嘛……會希望男朋友陪很正常。」

  (就像我想要獨佔你這段時間一樣。)

  「可是每天都有講電話啊,這樣還不夠嗎?」
  「噗、每個人心中比例尺不一樣喔。」

  (就像我每天都想跟你講話,每天都想碰觸你是一樣的。)

  「雖然很喜歡她,但這樣還是喘不過氣啊……」

  喜歡這詞又深深地刺進大野智的內心,心底那層最柔軟的地方早已經遍佈短刺,再多一根其實也沒有差別。

  「哪像跟智君在一起,自在多了。」

  驀然間,大野智頓了頓,他將視線從畫布轉向身旁的櫻井翔,那個少年漾起一抹爽朗的笑容,就如同冬天中的暖陽一般--不刺眼,溫暖至極。

  大野智壓下了想要緊緊擁抱櫻井翔的衝動,輕輕地笑出聲音來,「這句話被女朋友聽到,我就會被討厭了喔。」
  「哈哈哈!什麼啊--」櫻井翔被大野智逗得哈哈大笑,原本鬱悶的情緒也一掃而空。

  櫻井繼續坐在大野的身旁,重新握好畫筆面對他眼前那張畫布,挑起眉毛問這到底要怎麼畫才好啊。

  大野智沒有回答,他歛下寂寥的眼眸,唇角微勾起一道苦澀。

  翔君,不要偽裝成希望來到我的面前啊,這不是很殘忍嗎?

×

  那一天,大野永遠不會忘。

  美術社本來就不是什麼熱門社團,除了社長的大野,其他四位社員都只是幽靈社員掛掛人頭,而大野對這一點也並無任何不滿,畫畫時大野多半喜歡一人享受在自己所創作的世界中。看了掛在牆上的日曆,今天是新社員招募的最後一天,大野對招新成員這件事本來就沒什麼興趣,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正收拾著油畫畫具時,教室門便緩慢打開,「すみません.....」。
  起初,大野對美術教室多了櫻井翔這個存在有點感到一些違和感。

  從同學口中常聽到關於櫻井的傳聞,長得帥會念書家世好,這些聽到耳朵都快長繭了,看著櫻井坐在畫板前直挺挺的腰,大野只覺得無奈,為何這個生活在光鮮世界的人要闖入自己不起眼的世界?

  「大野くん,你在畫什麼?」櫻井彎下腰靠近大野,兩人的距離近到連彼此的呼吸起伏都可以清楚知道,大野愣了一下,手停止了刷動畫筆的動作,櫻井皺著眉拍了一下大野的肩,大野像是被雷打到似的整個人跳開了椅子,畫具散落,調色盤中的顏料渲染了白色地板,櫻井微微張開了嘴,眼睛睜大,「沒事吧?抱歉在大野くん作畫時拍了你的肩膀。」櫻井蹲下拾起了畫筆,拿了條濕抹布將不同色彩所調配出的顏料擦拭,「我很喜歡大野くん的畫,寫實中能發現虛幻,就像是在這個現實生活裡仍不忘了做夢,每一筆的筆觸都相當的細膩,我常常看著看著就會把自己帶入到大野くん的心境,幻想著你是用什麼心情創作這幅畫,你又是用著什麼感覺畫下那一筆。」地板變回了純白,櫻井緩緩站起身子。

  背對著陽光,櫻井就像是虛假的夢境般。

  在櫻井與自己道別後,大野從書包中拿出了素描本,心臟強烈跳動的聲音在大野耳中嗡嗡作響,作畫時情緒那麼澎湃激動對於大野來說是少之又少的情況,線條不如平常般柔細精緻,粗魯簡略的勾勒出了最原始的本能,剛剛那個笑容在大野腦中及素描本不停蔓延。



  「大野くん能教我畫畫嗎?我的畫....不怎麼樣呢?」櫻井拿了一張號稱是龍貓的畫尷尬的笑了,大野在看過畫後放聲大笑,櫻井傻眼,「原來..大野くん會這樣笑。因為跟我相處時,大野くん總是鎖著眉頭,讓我有點緊張,不過在看到剛剛大野くん的笑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呢,看來畫畫技巧差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聽到了櫻井的一席話,大野察覺到了兩人間相處的詭異,難道是來自於自己?

  大野一天比一天更在乎櫻井,卻弄不清這感覺

  教櫻井新的技巧時,他的微笑,如撥弄琴弦般擾亂了大野平靜的思緒,每當與櫻井獨處在美術教室時,心臟像是在玩高空彈跳般不規律的跳動。櫻井的髮旋,大野在腦中不知道已描繪了多少遍,當為了握住畫筆而靠近櫻井時便能聞到櫻井身上帶點類似酒精的香味,令大野腦袋昏沈微暈。

  自己的改變令大野感到害怕,這是從使未有的感覺,心中有種不知名的感情正慢慢發酵,一天比一天更膨脹,好似要將大野的理智吞噬。


  「智くん,這裡要怎麼畫?」櫻井皺著眉,看著畫板翹著唇思考著,接收到了櫻井求救訊號的大野,靠近了畫板及櫻井,握住了櫻井的手,操控著畫筆的同時,大野感覺到了體內某個情感爆炸了,示範後,櫻井認真的想重現剛剛大野所展示的技巧,看著櫻井側臉的大野只覺得心裡不妙,事情該不會發生到了最壞的情況。


  在肥沃的土壤中長出了一朵鮮紅的玫瑰,在最美的同時,正慢慢凋零著。


目前是這樣,剩下的設定是另外三個還沒出場的風組↓↓↓

相葉雅紀:高二,櫻井翔的同班同學/親友,籃球隊
二宮和也:高一,相葉雅紀的竹馬,大野的親友,沒有社團
松本潤:高一,二宮的同學,因崇拜櫻井翔而進了美術社

然後因為不是只有我的故事所以排版跟我之前的文章也會有點不一樣XDD希望還看得習慣
如果能讓大家期待故事的後續就太好惹!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