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S/二翔]明天我們都能坦率地說出愛

[NS/二翔]
07 /29 2015
副標題是『每個人都會做蘇夢』(幹

×※×※×

  他最近有一個不想醒來的夢境。
一個老是在最重要的地方驚醒,像是連續劇的未完待續般讓人焦躁、卻依舊令他著迷的夢境。

夢中他和他喜歡的人在一起。聽上去很無趣,對其他人而言或許是這個樣子,但是對他來說卻是在現實中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
遺憾的是,每當對方要說出最關鍵的話語的前一秒(沒理由的,他就是知道那是最關鍵的一句),自己就會被迫拉回意識,醒在一片漆黑的現實中。

因為無論如何都太想回到夢境中,於是當他醒來,他就開始期待隔天,抱持著說不定明晚就能夠聽到了的心態--但永遠都沒有成真的一次,唯一得到的只有一張因睡眠不足而水腫的臉。

這就是最近的他了。
最近的,職業是偶像的,感情狀態是單戀中的,櫻井翔。

「翔さん,黑眼圈都要跑到下巴了。」

被單戀對象察覺自己的失態,櫻井翔尷尬的努努嘴,用誇張的力道眨眨眼睛,最後那雙帶著些微血絲的水潤大眼只能無奈地盯向他的單戀對象。

還不都是你嗎?
每天在我的夢裡瞎攪和,現在還扯上大野さん在旁邊使勁地笑我。

櫻井索性把臉埋到自己的外套裡,悶悶地說:「……睡不夠啊。」

「睡不夠?」
「對啊,每天都被惡夢嚇醒。」其實是個好夢來著,而且他還超想繼續做下去,但本人就在眼前實在說不出這種話。
沒想到對方挑了挑眉,被勾起了興趣,卻沒有一如往常地詢問,僅是慵懶地離開了原本的位子,晃到櫻井身旁,伸手捏捏他的後頸。

肌膚所碰觸到的溫暖如此真實,不像在夢中那樣的虛幻,但櫻井翔竟有那麼一瞬間寧願回到夢境裡,他可以遠離許多東西,不用在意自己是誰、自己是什麼身份的,跟這個人在一起。
那人將手掌擱在他的後頸沒離開,低低的說了一句:「怎麼可以把夢見我說成是惡夢呢?」

「……欸?」
「想不想聽聽看真正的我會怎麼說?」
「說……說什麼?」

櫻井頓時覺得自己是一隻被逮住的獵物,下一秒就有可能會被擰斷脖子,無處可逃。他緊張得心跳加速,埋在外套裡也令他愈來愈難以呼吸。明明那個夢他誰也沒告訴,為什麼對方卻一下就看出了自己的真心?
他有表現的那麼明顯,明顯到對方一看就知道的地步嗎?

然而對方勾了勾漂亮的貓唇,湊到櫻井的耳邊,說出足以讓櫻井尷尬萬分的真相。「……下次不要在樂屋睡得太熟比較好喔,翔ちゃん。」

「現在……我可是要開口了。」

他總算鬆開了對櫻井的束縛,看著櫻井從外套中只敢露出的一雙大眼,光是從那對眸子中看見的期待就讓他難以克制自己上仰的嘴角。
卻不是因為兩情相悅的喜悅,而是因自己的惡作劇又再一次得逞。


「--我說啊,去跟現實的我告白比較實際好不?」
身後竄出的惡魔尾巴徹底說明了這一切皆是虛幻。


下一秒,櫻井翔睜開雙眼,看著自家再熟悉不過的天花板,以及周遭漆黑一片的臥室,內心複雜的宛如抽自己演唱會抽不到的那群粉絲。



「……翔さん?那麼晚打來--」
「二宮和也你混蛋。」
「……哈啊?」
「明天我有話要跟你說,晚安。」
「什麼話不能現在說……喂?喂?搞什麼啊……」

二宮和也趴在床上,錯愕地被櫻井掛了電話,一手還握著自己來不及按暫停的遊戲機,上頭已經顯示著角色死亡的訊息。
虧他剛才一看見是那個人打電話來,還手忙腳亂的趕緊接起來--

能讓我拋下最喜歡的電動不管,最好是明天就來告訴我說「我喜歡你」,不然櫻井翔這傢伙肯定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不過也只是想想罷了,怎麼可能嘛。

二宮五味雜陳地把電動放回床頭櫃,窩進棉被時,心裡依舊泛起了一絲奢侈的期盼。
對於隔天。


沒有綽!
就算是國民天團的偶像櫻井翔,也是會做蘇夢的!!!(好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