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JS/潤翔]午夜報時的鐘

[JS/潤翔]
07 /30 2015
標題名稱謝謝小馬跟踢踢!

×※×※×

  「到家了嗎?」

伴隨著手機裡那人獨一無二的鼻音以及溫柔得能揉出水似的問話,櫻井翔輕輕地應了一聲,關上家門時習慣性的瞥了一眼手錶,十一點三十。

做他們這行,錄影什麼的弄到深夜是常有之事,電話另一頭的松本潤今天是久違的休假,而他一如往常行程爆滿,今晚能趕在隔天來臨之前到家幾乎算得上是奇蹟。
只是松本竟能抓在他剛好上車時打電話給他,是預料之外的事情了。

「那……我先掛電話好了,你得先洗澡吧?」
「是沒錯……」櫻井將手機抵在肩上,先是看了看浴室,躊躇了一會兒,他最終還是決定先犒賞犒賞自己一整天的辛勞,走向冰箱,從裏頭拿出兩罐啤酒跟小菜。「……松潤,陪我喝喝酒吧,如果你不睏的話。」

電話那頭的松本沒有回話,貌似是有點訝異他會說出這句話來。
櫻井自動將對方的反應視為默認,說實話,他自己也挺詫異自己會突然提出這種請求。
對他而言,深夜一個人坐在客廳喝點小酒、滑滑手機加上看看電視,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但今晚從踏上歸途的那一刻,耳旁就多了一個聲音,或許也因為這樣才讓他意外的不想一人面對這段時間。

「……我啊,最近買了一個新的時鐘。」
「嗯?」
「指針走到十二的時候,它就會有鳥跑出來叫的那種。」
「你會買這種還真意外。」

「對,你知道嗎?我買回來之後根本一次也沒聽過它的鳥叫聲!」櫻井自己說完都忍不住笑了好幾聲,時鐘設定是在中午跟晚上都會各叫一次的,但他這陣子無論是正午十二點或是午夜十二點都不在家,於是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那到底是怎麼樣的聲音。

松本潤的笑聲聽上去有點遠,周遭似乎變得有點吵了。

「你在外面?」
「嗯……去便利商店。」
「噗哧、一邊跟我講電話?」
「對,怎麼了?」
「沒有沒有……」

怎麼遮也會被認出來的嵐成員松本潤,跟站在雷門前頭拍照都還沒被認出來的櫻井翔正在一邊通電話,一邊出門呢。
櫻井腦中晃過幾個無聊的念頭,口中還含著一口啤酒,讓他只能抿著唇發出幾聲低沉的哼笑。

「松潤,你今天怎麼突然打給我?」

已經很久沒有在半夜和成員通電話了,通常也只會在通訊軟體上聊天,如果不是什麼要緊事,幾乎不會打來。但松本跟他從電視台一路聊到現在,全是一些雞毛蒜皮的生活近況,明明一週有很多見面的機會,像這樣跟對方告知自己家裡多了一個新鐘的小事還是第一次講。

然而松本沉默了許久,時間長得讓櫻井能將對方那頭的背景音聽得一清二楚,包括關上車門的聲音。「……我想只是因為我們很久沒有聊聊了吧?」

「啊--的確。」小時候還曾有凌晨四點被松本打來的電話吵醒的經驗呢。「還是其實是你有什麼煩惱想跟我說的?醞釀那麼久也該說了。」
原本只是想隨口提提,沒想到似乎是正中了松本的目的。其實光是聽見松本稍稍屏息就能知道他說對了,櫻井翔暗暗自詡著能一語道破松本心事的除了他們四個之外也沒幾個人(連松本的家人都沒他們厲害),更不要說是從小就特別照顧松本的自己。

「我有一件……從很久以前就想跟你說的事情。」
「哦?那你之前怎麼不說?」
「我說過了。」
「……嗯?」

「我說過了。」松本潤此時的語氣少了在鏡頭前的修飾,多了幾份強勢。「……沒關係,翔さん你肯定不記得了。」

「……抱歉,我真的是怎麼想都想不到有什麼是你從以前就很想跟我說,而且說過了,我竟然還忘掉的……」
「沒關係,我也不是那麼在意啦。」

--那為什麼不說啊。
櫻井翔滿心困惑地開了第二罐啤酒,他方才那種話題引導不就是想讓松本自然而然地把那件事情說出來嗎?
但又想到或許松本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要知道他們家末子的螢幕形象雖然是有話直說的類型,事實上有許多真心話都還是要猶豫很久的。
於是主動擔當起一個好二哥的身份,櫻井決定乖乖喝自己的酒,等松本什麼時候想講了再說。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新時鐘,已經是十一點五十分。

「松潤,我再十分鐘就可以聽到了!」
「什麼?」松本似乎正專心在某件事上,聲音有些飄忽。
「時鐘的小鳥表演。」

聽見這個消息,松本變得急躁起來,櫻井模模糊糊的能聽見電話另一端好像有車子加速的聲音。「……你家的便利商店要開車才到啊?」

松本又給予他再一次的沉默,櫻井甚至要開始懷疑自己該不會是喝醉了,其實松本根本就好好地待在自己家,一切的背景音都來自自己醉醺醺的大腦而已。
但事實證明不是這樣,因為過了沒幾分鐘,櫻井確定自己聽見的是松本那頭把車子熄火的聲音。

「翔さん,我覺得我還是把這件事情跟你說比較好。」
「嗯,你說剛剛那件事?」
「很久以前跟你說過,大概是二OOO年的事情了吧,你一直把它當成是玩笑,所以我也想著要當玩笑的……」
「但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講比較好。」

--你還真是想了很久啊,竟然想了十五年。
櫻井的大腦又沒忍住的吐嘈,就在他想問出到底是什麼之際,忽然有人按了門鈴。他詫異地瞥向門口,這都什麼時間了,怎麼還會有人按他門鈴?
如果是按錯的,開門看到竟然是櫻井翔本人,那他不就得開始考慮搬家了?

「松、松潤,有人按我門鈴,等等。」櫻井小心翼翼地走到玄關,而就在此時,門鈴又被按了一次,大聲得讓他非得將手機拿遠耳邊。

等等,拿遠耳邊是怎麼個道理啊?
響的是門鈴又不是手機--

櫻井翔聰明的腦袋瞬間釐清了一切,他狐疑地看了看手機螢幕,上頭還顯示著『松潤』兩個大字,頓時變得有點不真實。
他慢慢壓下門把,推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正是穿著一身時髦,戴著帽子口罩以及墨鏡,一手還拿著手機的松本潤。

「你怎麼--」

話都還沒說完,客廳便傳來一聲接著一聲響亮的鳥叫聲以及水晶音樂,嚇得櫻井趕緊回頭看往客廳的方向。「啊、是時鐘……」

松本掛了手機,兩個國民天團的成員就這樣站在門口,把一連串的時鐘音樂給聽完。看著櫻井既納悶又因為聽見報時聲而喜悅的側顏,松本眼底流轉著些許憧憬的情緒,也摻雜著一絲渴望,差點沒能忍住的湊上前,吻上櫻井的臉頰。
但他最終還是停在原地,靠在櫻井翔家的大門,埋怨地嘟囔了一句:

「……比起看我還寧願聽報時,投資報酬率也太低了吧。」

「啊,停了……嗯?松潤你剛剛說什麼?」
「沒事,你還有酒嗎?」
「有啊,等等、你為了喝酒開車來找我也太不值得了!」
「我還為了聽你的新時鐘報時啊。」
「哈哈哈哈最好是!」

若老實的說出是為了想見你。
若老實的說出是因為喜歡你。

算了。松本沒好氣地把講到發燙的手機壓上櫻井的後頸。
--這個男人肯定只會笑得比剛才更大聲吧?
不意外地看見對方反射性地抖了一下,接著是理所當然的又一陣笑罵。

而松本潤也掬起平常的笑容,跟著鬧了回去。


「……對了松潤,所以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等你又有機會聽到那個鐘報時,再來問我怎麼樣?」
「哈啊?那要多久之後啊!」


其實原本是三個人都要拿這個標題來寫一篇文章的
結果到現在寫好的都還是只有我一個(rofl)

松本潤這個閉俗快親下去告白啊,是ㄅ是男人啊!(失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