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S/二翔]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01

[NS/二翔]
08 /01 2015
因為太想寫這個系列,終於寫了!!!!
名稱感謝二宮家和也君的歌名,但劇情跟歌沒有任何關係就是了XD(因為我是聽著另一首歌寫的←)

※PAD CM世界的超級我流設定,整篇寫完會把完整設定也寫出來(?

×※×※×

  在某個任務完成的前一晚,他躡手躡腳地摸進了那人工作的研究室。
男人還在工作,微微駝著背,短小的手指意外靈活地在觸控式鍵盤上敲打,下一秒又捉起一個檔案往垃圾桶丟去,再從背後拉了一個新的資料出來。

那個男人也是他們的一份子。
只是知道的比他們要來得多太多了,所以他老喜歡看對方工作的樣子,多麼熟練,看上去簡直就像是--
就像是人類似的。
每一個手勢、每一個動作,都充滿著人性。

他看得出神,不小心踩入對方的警戒範圍,所有漂浮在空中的資料咻地一聲收回一顆小小的球裡,開始發出極大的警告通知聲。

工作中的男人這時才回過頭,扯下耳機,眼神充斥著無奈。「你怎麼又來啦。」

「抱歉,出任務的前一晚想來看看你。」
「我明天也會跟你一起的喔?」
「我知道,只是……」

男人勾起如同貓科動物一般的嘴角,朝他勾勾手,說道:「你,過來讓我看看吧?」


--對方從來不喊他的名字。
正確來說,他不是那麼明確地知道那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名字,這有點像是被分配好的事物,從他一出生就被決定是這個身份,而他也沒有疑惑過。
是這個男人讓他有了這個疑問,因為對方從來沒有叫過他的名字,只是一直喊著「你」,有時候會是「喂」。
但他從未覺得失禮,這或許是那人最厲害的地方吧?他想。





「你還不過來?」

他眨眨圓潤的大眼,發覺自己還站在原地,意識卻飛到了很遠的地方。小聲地道了歉,他走到對方的研究台邊,任由對方輕輕解開自己的衣釦,開始了例行的檢查。
「ニノ,我剛剛的意識好像有很短暫的空白啊。」
他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明明就過度抽離自己的思緒,回過神來,胸口卻發脹得讓人難受--令他感到陌生,這不是他應該要有的感受。
然而對方在聽到這句話時,倏地停下了原本的動作,沒過幾秒的時間,又繼續手邊的事,只是比起平常,幾乎是不說話了。

男人沉默了很久很久(或者說對他而言已經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了),深褐色的雙眸流轉著他所看不透的情緒,他知道對方正在思考著一些什麼,那是對方不想告訴自己的事。
就像這個世界,隱瞞著他們太多事情。
而男人也是,可他不想去懷疑他,若對方不願意說,那一定是很不好的事情吧。

說真的,他甚至連自己究竟為何會如此信任這個男人的理由都不知道。
但這份信任讓他安心,光是理解到這點,就已足夠。

最後,男人將溫熱的掌心(這點也和他們不同)貼在他全身上下唯一也有著溫度的胸口。
他稍稍垂下頭,想看清男人的表情,而對方卻彷彿不想讓他看見似的,快速抬起頭給予他一個輕柔的吻。

--他很喜歡這個。
他模模糊糊地想著,對方的嘴唇很柔軟,帶著一絲薄荷的味道,以及淡得必須要足夠接近才能聞到的、檀木的香味。

「ニノ,我……」

對方退開時,貓唇弧度勾的很是溫柔。「沒事的。」
接著又像是要安撫他似的,壓低嗓音再度說了一次。

「沒事的。」
「……好了,去休息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