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團愛] If I am a shiba……

[團愛]
05 /25 2014
※二宮中心
※第一人稱

二宮如果被我寫的很怪,那就先對不起了! (誠意在哪

×※×※×

  我時常夢見我是翔ちゃん養的一條柴犬。

擁有一身在陽光下會被曬成發亮的紅色的毛,就好像我那時候為了拍戲把整頭染成金色一樣耀眼,啊,我照鏡子的時候還看到我的耳朵精神抖擻地豎立在我毛茸茸的腦袋上,而我的手掌--應該說狗掌,也很殘念的跟是人類時沒什麼不同,都小小圓圓的。

我在鏡子前來回走了好幾趟,像是走台步似的,最後覺得我果然是個Good-looking guy,連變成柴犬都那麼神氣、那麼帥,這下我可是一條Good-looking dog了!

但很遺憾的是,夢中的這條柴犬--也就是我--老是覺得尾巴緊貼的那個部分疼痛得讓人想死。不就是老毛病發作了嗎?變成狗還更慘呢,我連想揉揉它都不行,只能虛弱地趴在地板,看著翔ちゃん忙進忙出,等到晚上他再來幫我按摩。

夢中的翔ちゃん跟現實中沒什麼不同,星期一還是去錄了Zero,我還得自己跳到桌子上才能拿到遙控器,然後像現實一樣準時收看他的新聞;接下來該收錄的番組還是照常收錄。
真不知道夢中的世界少了二宮和也的嵐是什麼模樣,我想肯定還是很厲害吧?

我在夢中看著土曜日的交嵐,看著夢境裡只有四個人的嵐,趴在地上抬頭到脖子都發疼了--老實說真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
就是有點想衝到電視台,對著他們怒吠「別鬧了啊!你們第五個團員可是變成一條狗了!」的感覺吧?但我腰疼得連爬起來都懶,也不想給翔ちゃん添麻煩,想想還是算了。

翔ちゃん回到家之後會和我打招呼,接著給我倒飯、裝水,嘛、總之就是一些主人養狗的日常事項,都弄完後他會拍拍沙發,示意我跳上去陪他一起做事,而我身為一隻他養的柴犬,寄人籬下總得聽話一點,所以我也乖乖照辦。

然後他就會一邊喝酒,一邊幫我按摩痛處。

跟現實中的翔ちゃん不同,夢中的翔ちゃん的按摩技術好得讓我詫異,他會不時跟我聊一些生活上的小事,就像在樂屋那樣,分享很多無聊的小事,像是相葉氏又打翻果汁、大叔收錄到一半竟然又打瞌睡之類的……我便會晃著我那捲成一顆球的蓬鬆尾巴,表示我有在聽。

偶爾我也會假裝生氣,用爪子抓抓翔ちゃん的手,但他沒有一次生氣,有時候還會以為是不是他按痛我--

但不是的,我只是覺得有點寂寞了。
儘管從你的口中說出來的每一件事明明都是嵐的事情。
儘管我依舊參與在你們的生活中,你也老是和他們分享我的故事。
儘管他們三個時常來你家喝酒聚會,尤其是相葉氏每次都把我的毛揉得亂七八糟,再由J幫我順得整整齊齊,最後還得充當大叔的靠枕--

儘管如此,但因為我不是嵐,我不屬於嵐,所以我還是難以抑制地覺得寂寞得想哭。
這個時候我就會開始祈禱鬧鐘響了,最好讓我早一點、再早一點,能回到那個打開樂屋會看見其他四個人和我打招呼胡鬧的現實裡。

但不是每一次都那麼如我願,我時常在夢中被翔ちゃん趕到自己的窩裡,聽他和我說一聲晚安之後,獨自待在熄了燈之後分外冷清的客廳裡。


尾椎還是很疼,少了翔ちゃん的按摩變得更疼了。
我趴在有馬力歐圖案的窩,其實心裡再清楚不過,比起腰部的疼痛,更令我難受的是無法在睡前從多人群組裡看見你們的每一句「別打太多電動了晚安」。






最終我還是會從夢境中醒來。
我的寶貝電動還被我抓在手裡,但我很難得地沒有立刻起床,我老是在做這種夢的隔天早上選擇打開電動再繼續打個兩局,等到經紀人打電話來說他們都已經到了,催促著我趕快出門時我才願意出門。


因為這樣才能當最後一個嘛。
這樣才能在打開門的時候,聽見你們這群摯友的早安。


而我想,那時的我臉上一定是最柔軟的表情吧。




突然想寫寫二宮和也..........
第一人稱好難啊~~~希望他的個性還抓得穩
最近的我真的太不穩了(爆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