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潤翔][R18]飛機禁止事項

[JS/潤翔]
01 /28 2014
※R18慎入

坐飛機的時候突然想到,我真的覺得萌爆了,對不起(你也知道要道歉
這根本就已經是公然猥褻了!(ry

×※×※×


  櫻井翔難得坐到了靠窗的位子。先是拿相機往窗外拍了好幾張照片,然後又因為飛機起飛之後的高度而有點心驚,但最後又在那裡跟他讚歎說雲海有多美--坐在一旁的松本潤看見了一切,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坐在櫻井旁邊,但卻是兩個人交往之後的第一次。

總覺得有種像是在約會的感覺。
未滿二十歲的松本潤滿心充斥的是和喜歡出遊的對方不同的興奮感,再加上他們倆的位置是最後一排,帶著一絲隱密的氣氛讓松本不知為何增添了一些緊張。

「松潤。」
「呃、嗯?」
「……沒什麼。」

櫻井瞥了一眼看起來坐立難安的末子,他其實也很清楚對方是為什麼會那麼不安。畢竟自己的交往對象就和自己一起擠在這個小小的座位上,互相交換著體溫,連轉個頭說話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吐息。
才這麼想,松本就越過他將窗簾拉了下來。

一旁的人都搖搖晃晃地睡著了,目的地還有半個小時才會到達,空服人員也沒有經過--松本嚥了口口水,湊近櫻井耳旁,小聲地開口:

「……翔くん,我……」
沒有漏掉櫻井因為自己過於靠近的呼吸而瑟縮的動作,他頓時覺得喉頭乾燥起來,連櫻井有些顫抖的那聲「怎麼了」都使松本動搖。


不行了。
好想、好想聽見他因為自己而絮亂的呼吸。
好想觸碰他。


松本拉起原本蓋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將它蓋在櫻井腿上,隨即便把手探入毯子內,光是感覺到對方的大腿根部輕微的顫動就讓他難以言喻的興奮起來。

「等、你在做什麼--唔、」
細碎地親吻櫻井閃爍的耳釘,松本俐落地解開牛仔褲的釦子,迅速拉下拉鍊,手就這樣探進對方的底褲,動作快得讓櫻井都來不及阻止,但在飛機上又無法大聲遏止,只能抓住松本要亂摸的手,小聲地斥責:「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我知道,但我……我想做。」撒嬌似的鼻音跟泛紅的雙頰讓櫻井剎那間差點要以為對方是在和自己索求一個溫暖的擁抱,但事實上松本的手已經不安分地握住自己的分身,還緩慢摩擦起來。

「不行……哈、啊……會被、」
「不會被看到的。」

你憑什麼這麼有保證的說出這種話!丟臉的又不是你!
櫻井忿忿不平地在心裡抱怨,但偏偏生理反應又無法騙人,被戀人這樣愛撫,他怎麼可能還沒有反應,況且這還是在正在飛行的飛機上!

心裡想著不知道隔壁那一排的人會不會突然醒來,以及空服人員要是從後面走過來就有可能看見他們兩個正在做不該做的事情,櫻井就全身都敏感起來,把松本的手抓得死緊,卻無法讓對方的動作停下。

「停、停……松潤、嗯……」

松本看著已經渾身無力,只能靠在自己肩膀上低聲喘息的人,不是別人,就是那個一直以來都像個大哥哥一樣,總是不向任何人露出軟弱的櫻井翔。

只對他一個人示弱。
只對他一個人,露出這樣讓人按耐不住的表情、吐出這樣顫抖的嘆息。
就連此刻抓住自己的手都微微顫抖著--也是因為他。

「啊、啊唔……」
「翔くん。」
「嗯……松、松潤?」

低頭輕輕吻上櫻井因情慾而溼潤的雙眼,明明還是個少年的松本潤卻露出了惡魔一般的笑容。


「小聲點,不然別人會醒來的。」
「呃!」

說完還惡質地加快了抽動的速度,櫻井咬住自己艷紅的唇,低頭逼迫自己只能用鼻子換氣,一個才二十歲的少年哪有可能抵得住這樣洶湧的快感,破碎的呻吟還是不時從喉頭溢出。

「松潤、松潤……我、我快、……啊、」
帶著一絲哭腔及愈加急促的低喘,松本知道櫻井已經到了極限,但下一刻他馬上握緊對方的分身,惹來一陣更難耐的鼻音。
櫻井蹙著劍眉,略帶惱怒地瞪向松本,滿是生理淚水的眼睛卻只讓松本覺得對方可愛得不得了,忍不住情慾薰心地開口:「翔くん……好可愛。」

「可愛個頭……嗯、快、……」
「翔くん親我一下就讓你去。」
「松本潤……你別鬧了、啊、啊不要……」

還故作懲罰似地用指尖輕摳正不斷溢出乳白色液體的頂端,想解放卻又被緊握住的感覺讓櫻井真的快要哭了出來,看向同樣興奮的松本,眼神盡是對自己的渴求,就令櫻井更是無法忍耐。不管三七二十一,櫻井扯住松本的領口,用力吻住對方的唇。

松本食髓知味地探出紅舌輕舔櫻井的下唇,緩慢而依戀,和對方接吻的感覺美好得讓他不想離開櫻井,但對方可不這麼想,一下子就推開他,泛著水光的唇蠕動著懇求:「……讓我、去……潤くん……」

連只有和對方撒嬌時才會喊的叫法都這樣帶著嘶啞,松本又急切地吻上對方的唇,然後加快手部的動作。

「嗯唔!潤、潤……唔--」

在櫻井第二次推開松本的肩膀,然後無法忍耐的顫抖著呻吟出聲時,飛機內正好響起了起即將到目的地的空服人員廣播。




「松本潤你是白痴嗎!」
櫻井通紅著臉在機場對著松本怒斥,旁邊三個團員一頭霧水地看向被罵完竟然還一臉開心的松本潤。

「翔ちゃん怎麼了?」相葉困惑地凝望櫻井氣呼呼走掉的背影,那頭金色的頭髮現在看起來都已經氣得快要冒煙了。「你剛剛吃了他的飛機餐?」

「沒有,我也不知道。」


腦海又不自覺浮現櫻井在最後虛脫無力地靠在自己肩上喘氣的模樣,松本潤笑得春心蕩漾,徒留一旁的團員相葉雅紀還在那裡困惑地說翔ちゃん是不是沒吃飽啊。



松本潤倒是吃的很飽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