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JS][R18]欺負

[JS/潤翔]
09 /15 2013
※R18慎入

半夜不睡覺在那邊寫肉,我一定是真的太飢渴了。←
然後昨天的喜阿嘎咧(??????)生放送.........嵐Live的白西裝啊櫻井翔啊畫面回顧啊櫻井翔啊還有Endless Game啊和櫻井翔ryyyyy
回過神來已經滿滿的都是櫻井翔惹

沒辦法
誰叫他唱歌不唱歌跳舞不跳舞,偏偏要在那邊用眼神殺人!!!!!!!!!!!
昨晚的我死了很多次!於是我想好好的欺負他,就有了這篇!
那麼不介意的就點進去ㄅ,ㄏㄏ(←故意合理化)

×※×※×

  等待枕邊人睡醒的這段時間是松本潤覺得最漫長但是又最不希望結束的時刻。
此時他坐在床邊,日光將他的男人從棉被中露出的光裸肩頭曬得發暖,往上延伸能看見頸部上自己昨晚不小心留下(還被對方惡狠狠地抱怨了一頓)的吻痕,再往上就是那個偶爾會跑出兩個的,有點圓潤的下巴,最後他老是停留在那令眾粉絲發狂的紅唇--每次都是這樣,情不自禁地。

或許是真的太累了,竟然能連熟睡時都一副肅殺的模樣,究竟昨晚被自己壓在身下難耐的樣子去哪了?松本不禁想著,用拇指輕輕舒展對方不自覺皺起的眉頭。
但該起床還是得起床,現在可是他們少有的共同休假,即使不用趕著出門,也不能縱容他睡得太久。

這樣想著,松本湊到他耳邊,先是繾綣地親吻他的耳廓,才低低的、溫柔的開口:

「翔くん,起床了。」

櫻井翔明顯是不吃他這一套的柔情,大少爺的眉頭蹙得更深,還發出一聲長長的低吟以表示自己被打擾的不滿。松本似乎也習慣他這樣的舉動,心想這個人難道真有那麼喜歡被虐,軟的不吃偏偏喜歡吃硬的,抓住他的肩膀就是一扳,好看的唇辦在本來就有的那抹淺青色上磨啊蹭的,接著就用力一吮。

「嗯……」雖然下意識地顫抖了下,櫻井翔仍然沒有想醒過來的意思。

這樣也不醒嗎?松本開始有些埋怨了,手不安分地探入被窩裡,沿著脊椎往下滑,在櫻井還沒來得及伸手去阻止時便探入他的底褲,在對方的臀部重重捏了一下作為暗示之後,細長的手指就直接往股間伸。
他佔有對方還是五個小時前的事情,於是櫻井的體內自然是柔軟又溼潤的,完全沒有阻礙的手指在裡頭惡質地抽動又曲起,松本看向櫻井還不願意投降而緊閉的雙眼,但變得急促的喘息卻已經透露了戰敗的徵兆。

「一大早的你別……啊!別、別頂那裡……」
一陣強烈的快感逼得櫻井翔不得不弓起身體喘息,他深知自己的敏感點松本潤早已瞭若指掌,尤其是聽見自己求饒一般的呻吟還讓松本潤特別得意,在被對方使壞的又往柔軟的深處按壓了好幾下之後,櫻井才沒輒的決定張開眼睛,因動情而水光粼粼的雙眼讓松本難以忍耐的嚥下一口口水,又往穴口擠進一隻食指,惹得身下那人哼出一聲挑逗的鼻音。

舔了舔乾澀的下唇,松本潤頓時覺得自己的喉頭熱得像被烈火燃燒似的,覆在櫻井上方,見對方一早起床有些意識朦朧卻還是沉溺在自己給予的情慾之中,一個小小的、富含欺負意味的念頭竄上心頭。
安撫似的親了親櫻井紅潤的唇,另一隻手故意在對方敏感的腹部廝磨,不論如何就是不願意往下,趁著櫻井不自覺地扭腰時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啊啊嗯……慢點,太、快……」
「明明昨晚也做過了,翔你還是好緊呢。」
「別說、別……啊、潤、くん……」

明白櫻井最受不了自己總是壞心的言語挑逗,從忍不住收縮的柔軟內壁就能知道櫻井確實是受到了刺激,原來還咬著嘴唇現在也沒辦法克制住的呻吟,松本暗自慶幸櫻井還蓋著棉被看不見下頭自己情色的動作,否則連他自己也有點受不了了櫻井扭著腰誘惑的模樣。
隨著櫻井漸漸拔高的聲音,還有變得短促的喘息,知道櫻井已經快不行的松本低頭啃吻他的喉結,指尖使力頂弄櫻井最敏感的那點,還不忘補上一句:「前面我碰都沒有碰,翔くん就要射了嗎?」

「你哪那麼多……啊、啊唔……哪那麼多話……等等--唔!」
一陣無法克制的痙攣,櫻井倏地眼前發白,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積在眼眶的淚水也滑下臉頰,在枕頭上留下濕潤的一點,一起床就被挑逗至動情的他完全不明白松本潤到底是哪裡來的精力旺盛毛孩子,五個小時前兩人才激烈的做上一回,現在又被用這樣的形式吃抹了一次。
同時也忍不住心想自己究竟有多容易被挑撥,正如松本所說,他竟然只靠後面就……櫻井懊惱地揪緊棉被,不想承認自己剛才的失態。

松本倒是心曠神怡,甜滋滋地又往櫻井唇上親了好幾口,在抽出手指時櫻井還不適應地唔了聲,拿了一張衛生紙將濕潤的手指擦拭乾淨之後,將那個陷入自我低潮中的戀人連同棉被一起擁入懷裡。
撒嬌似的用鼻頭蹭蹭櫻井的後頸,松本嘴角明明就帶著勝利的笑容,卻硬是故作無辜地開口說道:「誰叫你不起床的?我只好用這種方法了,翔くん。」

「少來這套,下次你沒睡醒我是不是也可以就直接捅你啊?」櫻井無可奈何的伸手揉亂松本剪短後蓬鬆的褐髮,雖然有點生氣自己被這樣玩弄了一番,可是偏偏對象又是自家末子加上交往對象,怎樣也無法對他生氣。然而面對戀人埋怨的語句,松本潤幾乎是充耳不聞,又在櫻井的肩膀上留下了幾個連綿的吻。

「你是怎麼了?一大清早就像個小女朋友一樣,好噁心。」
「剛剛在那裡像個女人一樣嬌喘的人好像不是我。」
「--松本潤!」

被櫻井又羞又惱的直呼全名的松本潤絲毫不受任何影響,又收緊了手臂,感受懷裡的溫度讓他覺得很踏實。

「沒什麼,我愛你不行嗎?」

--只是突然有點想欺負你而已。
只有面對我才能變得那樣狂亂,只能因為我發出那樣誘人的聲音。
只能是松本潤一個人的。

在櫻井翔又像隻大倉鼠一樣蹭向自己胸口時,松本潤這樣默默地想他果然最喜歡對方剛睡醒的模樣了。


其實也為了順便彌補一下沒有更新的DAY7........(敢講#

偷偷說,在寫這篇的開頭我的BGM是ENEver.的Alice(?)所以才會寫出那麼日常平凡的開頭,後來不小心換成威風堂々之後一切都變惹..........
我是說真的啦,我原本想寫的是那種暖暖的日常啦!!!!QQQQ


只是聽了威風堂々就很想寫點這樣的東西嘛!!!!都是被音樂影響的!!!!(狡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好好吃。(一言以蔽之)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