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潤翔] 喜歡與愛–1

[JS/潤翔]
08 /11 2013
松潤生賀!
一開始是想說一篇就完結的,但是沒想到已經爆字數爆到快一萬了(爆
事實上如果時間跟體力允許,我是想要一次就把他全部結束的,可是現在已經兩點了呢ry
而且鋪得有點太長了ryyyyyy
所以就當作是短篇中的長篇ㄅ~大概會有個五、六章左右吧~


可能有一點點虐(雖然我自己看真的無感)
不過是好結局,我怎麼會在末子好不容易要奔三的時候讓他難過!(是嗎

雖然有一點點相櫻,不過這是名副其實的潤翔唷~
那麼文章就下收囉!

×※×※×

  視線從劇本上移往那兩個笑鬧的男人,其中一個親暱地掛在另外一個身上嚷著最喜歡嵐啦,而平常會笑著阻止的男人此時卻也玩得開心。
他盯視了幾秒,又默默低下頭凝視密麻的台詞,卻一個字也唸不進去,偏偏這次又是純愛劇讓他不由得心生煩躁,因為自己就算劇中有多深情浪漫,現實中的自己不過也就只是一個對愛情束手無措的男人而已。

他甚至都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和那個人再更近一點。
即使只是一點點也好。
從以前還喃著「他是不能讓給妳們的」的少年,到現在已經是個高過對方一些些的男人,但是即使是如此,距離彷彿從來沒有拉近似的。


「這樣的距離就可以緊緊的握住妳的手了吧……」
松本潤不自覺地將台詞唸出聲,不禁望向那個已經玩累的人,突然覺得自己總是戴著又大又亮的戒指的右手有些空虛了起來。

×

「翔さん、」
「翔ちゃん!待會一起去吃飯?」

同時被呼喚的櫻井不知該回應松本還是後來的相葉,停下收拾東西的手,眼神不知所措起來。松本見狀,又開口說:「沒關係,我的事情也不是很重要啦。」

看見櫻井點點頭沒那麼在意之後,松本才對他微笑了下又回過頭刻意迴避掉兩人的對話,那股難以揮散的煩躁感又油然而生,但下一秒又在心中警惕著這樣是不行的,明明大家都是成員啊。

但是真的只是成員愛嗎?
最近相葉跟櫻井膩在一起的時間變得愈來愈長,就連工作人員都要忍不住數落他們兩個是不是乾脆在一起算了,每當聽到這個話題,他總會忍不住退得遠遠的,不是裝作在背劇本,就是選擇戴上耳機當沒聽見。

然而每次櫻井笑得一臉尷尬卻又夾帶著些許羞澀的模樣令他胸口刺痛的難以忽視。

「松潤。」
「……」
「松潤!」
「呃、翔さん?」

因為自己坐在沙發上,而櫻井是站著的,那隻沒有自己來得白皙且骨節分明的左手映入眼簾,松本愣了愣之後往上看,櫻井已經背上包包,一副準備要離開的樣子。

「你想跟我說什麼?抱歉雅紀他剛才還打斷你……」

--你喊他雅紀啊。
一下子有些喘不過氣來了。松本想。

「沒事沒事,翔さん不是要跟他去吃飯嗎?快去吧。」回以他一個能讓他安心的笑容,松本伸手拍拍櫻井的左手。「不然他待會肯定會在外面等到不耐煩的。」
「真的沒事?」櫻井有些擔心地望著自家末子,畢竟每次有事,對方還是會說沒事。「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飯?」

「……不用啦,我待會跟旬約好了。」撒了個謊,小栗旬大爺現在可是比他還忙,哪有那個時間抽空跟他一起吃飯呢。

但他喜歡櫻井在擔心他的時候露出的表情。
就如同十幾年前一樣,一副把自己當成親生弟弟一樣緊張的樣子,問話的語氣也會隨之放輕,像是在對愛人說話似的。

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感受到自己和你的距離,近得就像方才你站在自己身邊,舉起手就能摸到你的手。
松本感覺到剛才觸碰到對方手指的那塊肌膚還有些微熱。



「你說松潤最近是不是有點怪?」
櫻井說完便將杯裡的酒一飲而盡,對面的相葉沒說話,又大口地塞了一塊肉。「我剛剛還問他有沒有事,可是他老是說沒事。」

那是因為翔ちゃん你太遲鈍啦……相葉看著明明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可以繼續塞食物的櫻井,免不俗又想到半個鐘頭前自己不小心打斷松本的話時,松本瞬閃而逝的不耐。
再怎麼說都已經相處十幾年了,就算不用開口,大家也能從對方一些小動作及反應來感覺到對方是怎樣的情緒,偏偏眼前這個大倉鼠就是怎樣都感覺不到,明明有一頭慶應的好腦袋,但是對感情的部份是不是短路了啊?

「松潤最喜歡翔ちゃん了嘛。」相葉決定要幫好友一個忙,於是開口說道。「而且,只要是跟交往對象或是結婚對象有關的採訪,他不是都說想選你嗎?」
「這跟他怪不怪沒關係吧?」
「有啊,像我最近跟翔ちゃん湊那麼近,松潤一定很不好受。」

櫻井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眼前的男人就是那種會說出「自己就是罪魁禍首」的發言又一點也沒發現的人,但自己又喜歡相葉這個少根筋的個性。「幹嘛不好受?他有那麼喜歡我啊?」

「有喔。」相葉邊嚼邊說,可眼神又是那麼的認真。「翔ちゃん,松潤對我們的喜歡跟對你的喜歡是完全不一樣的喔?不管你有沒有發現啦。」
「順便問一句好了!翔ちゃん喜歡我嗎?」

「呃?喜歡啊。」
聞言,相葉瞇起眼微笑,隨即又問:「想跟我做愛的那種?」

「哈啊?」
櫻井被這麼一問差點讓食物從鼻孔噴出來,相葉忍不住哈哈笑著說翔ちゃん好噁心,櫻井趕緊喝了好幾口酒才把食物給嚥下去,緩緩氣息之後,不可置信的看著相葉。「這怎麼可能……不對!應該說我們五個人之間沒有誰對誰是這種感情吧!」

相葉舔舔唇,用筷子戳起一塊炸雞塊。

「有啊,松潤對你就是這種。」
「什麼、唔!」

然後馬上用炸雞塊堵住櫻井的嘴,相葉看著櫻井又想開口講話卻又被逼迫得咬住食物的窘迫模樣,再次哈哈大笑。

--只能幫你到這裡了!松潤,加油!

×

  想和我……做?
櫻井顯得有點坐立難安,自己身旁坐的正是那個已經有一週都沒有在私下說過話的末子,又想起之前相葉對他說的那些話。
這樣子果然很怪吧,他跟松本認識都已經有十幾年了,對方也從以前那個只會跟在自己屁股後面跑的小包子臉長成只要眨眼就會殺死一卡車少女的男人,再怎麼樣,對象都不應該是自己啊。

雖然這麼想也讓人有點沮喪……不對!他沮喪什麼啊!松本潤變成一個迷死無數少女的男人這不是很好嗎?
啊,可是果然還是有點提不起勁……

「翔さん,你在碎碎唸什麼?」
「沒事--等等,剛剛是你在跟我說話?」

松本微微蹙起眉頭,難道自己的聲音有那麼難辨認嗎,櫻井竟然還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不然呢?還是你覺得是相葉さん?」」

「這倒沒有……」還不是你自己一週都沒有跟我說話所以我才會嚇一跳的啊!

松本深嘆了一口氣,自己再怎麼擅長社交,對上這個櫻井翔他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如果自己也能像相葉一樣在那裡嬉鬧逗他笑的話就好了,或是能像二宮一樣乾脆窩在那裡打電動,讓自己根本就不要那麼在意也好。
可他一個也做不到,即使沒辦法跟對方搭上任何一個話題,卻也做不到從這個座位離開的舉動。

光是想到當自己離開,就會有另外一個人馬上遞補自己的位子,竟讓松本又難受起來。

不想要明明就坐在你的身旁,卻恍若隔了一整個宇宙。
明明就是伸手就能觸碰你的距離啊,為什麼自己卻連伸手去握住你的手的勇氣都沒有?

吶,翔さん。
要怎麼樣……才能和你更近一點?
要怎麼樣才能讓你知道,以前那句「愛與喜歡又不一樣了」的發言其實只是想隱藏自己真正的情感?

「松潤。」
「嗯?」
櫻井喊松本的聲音放得很輕,少了平時唸rap的有力,剩下的是讓松本難以閃避掉的溫柔,但卻不是對戀人的那種,只是一種不想讓別人聽見的音量。

「我那天和雅紀去吃飯的時候,」

--又是講他的事情嗎?

「雅紀問我說……」

--就連對方問的問題都記得那麼牢嗎?


「我喜歡他嗎?」

櫻井這句話嗡地一聲松本在耳邊炸開。
他哽住呼吸,感覺自己的心跳聲佔據了整個空間,肺葉疼痛得像是被利刃劃過,偏偏剎那間他又想起自己那部新戲裡頭的某句台詞,是對那個被自己拒絕的女配角說的。

妳把心交給我,妳也得不到任何東西。

「然後我就說……喜歡啊。」
「結果雅紀竟然問我說,是不是想跟他做的那種……」

「所以你就跟他說是,然後晚上就直接做了嗎?」松本焦躁地開口,櫻井錯愕的神情讓他知道自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松本別開視線,怕下一秒看見的是櫻井害羞的視線漂移的模樣。
自己說話的聲音也嗡嗡作響,松本見櫻井沒打算再繼續說下去,或許是被自己的話給怔的什麼也說不上來了,他便抬頭又看向櫻井,對方的視線已經不停留在自己身上,側顏十年如一的好看,甚至比自己的濃顏還好看。

「翔さん。」松本覺得喉嚨沙啞的有些疼痛。櫻井輕輕的應了一聲,模樣看起來有點緊張。


「……你今晚要不要和我去吃晚飯?」


停在這邊大概是兩千多字
剛剛自己再看了一遍之後覺得好混亂喔..........真希望後面可以拉回來
更希望自己想表達的有好好傳達到orz

但還是很謝謝收看到這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