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S/智翔][R18]wild.

[OS/智翔]
03 /28 2014
※R18慎入
※有流血
※↑我是說真的喔(幹


原本是0314的情人節賀文
可是不小心被我拖太久XDDDDDDDDDDDDDDDDDDDDDDD(幹還敢笑

那麼裡面就是滿滿的肉了
希望大家不要介意m(_ _)m

×※×※×

  「智くん,待會不管廚房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進來。」


--他記得他是這麼和大野智說的。
但是櫻井翔現在卻被壓在皮膚黝黑的男人身下,最敏感的器官還被對方溫暖的手掌握住套弄,面對著流理台低喘著。

原本不應該是這樣的,他只是想趁著情人節來下廚做飯給兩個人吃而已!
沒想到櫻井還在跟難搞的紅蘿蔔奮鬥時,大野智就扁著嘴一副沒睡飽的樣子闖進來。

翔くん……我餓了。
呃?你等等,我正在做了。
……情人節想吃特別的……

老子親自做飯給你吃還不夠特別嗎?其實當下被怎樣切都切不好的食材惹毛的櫻井翔十分想這樣怒斥大野,可是正在他要開口時卻又聽到大野的肚子傳來一聲又長又響的,飢餓的證明。
一下子甚麼氣也沒有了,櫻井翔垂下肩膀,重新拉好滑下來的圍裙肩帶,苦笑地指了指自己弄了一個多小時才切好的食材,想想大野會肚子餓也沒辦法,畢竟自己做菜的經驗少之又少啊。

一邊對大野聊說今天想做哪幾道菜(特別去網路上查來的),一邊將菜刀洗好擱在一旁的碗上,櫻井在廚房手忙腳亂只差沒有拆了整個流理台,反觀大野半點反應都沒有,只是站在那裏注視他,偶爾才點頭表示他有在聽。

駝著背看起來神色呆滯的大野智就站在廚房門口,一動也不動,惹得怕鬼的櫻井最後也發毛起來,別過頭想叫大野去外頭等,卻在對上他的眼神時啞口無言。

櫻井翔霎時間會意過來,下一秒又尷尬地把視線移回砧板。

--他知道大野智想做什麼。
肚子餓、想吃特別的、今天是情人節--他的慾望赤裸裸地表現在眼神裡,灼熱得像是能把櫻井翔燒出一個洞。

可是不管怎樣,辦事前總是得吃飯吧?吃貨櫻井翔默默地將食材丟進鍋子裡,明明沒有開火的廚房卻已經讓他的背脊沁出一層薄汗。

被大野直勾勾地盯著,櫻井翔連伸手去開火都做不到,最後他只能像隻倉鼠一樣用他圓潤的雙眼,無辜地瞥向大野智。

「……さと--」「翔くん。」

難得被對方毫不留情打斷的櫻井翔顯得有點狼狽,紅唇半啟,「呃?」
而大野智沒有挪開視線,再一次開口時,嗓音沙啞夾帶著一絲渴求。

「我等不及,我想開動了。」




「翔くん不專心……」

大野略帶埋怨的語氣跟頸部隨之而來的濕潤感拉回櫻井翔的意識,感覺到自己的慾望被大野帶著懲罰意味的勒緊,櫻井翔四肢無力地又往流理台靠得更近,後穴無意識地絞緊時,大野粗重的喘息吐在他的耳旁。「翔くん、也肚子餓了吧……」

「沒頭沒尾的問什麼啊……啊嗯、」對方刻意緩慢地抽出,在一下子重重頂入,櫻井難以忍耐地呻吟出聲,雙腿發軟。
然而大野軟綿綿的嗓音和下半身愈加狠戾的力道完全不像是同個人。「因為翔くん把我咬得很緊嘛……唔、你看你又咬更緊了……」

接著大野智帶著喘息輕輕地笑了幾聲,湊向前一手撐住流理台,另一手色情地揉捏身下那人不比女性遜色的渾圓臀瓣,進出的速度變得更急促,卻一下一下都撞在讓對方顫慄的點上。「翔くん的裡面好舒服……翔くん、翔くん舒服嗎?」
帶著一絲讚嘆的語氣讓櫻井翔尷尬地脹紅了身子,「平常也沒、唔、看你那麼多話……啊、啊、慢點……」

隨著大野越來越重且快的速度,擺在流理台上的廚具也跟著微微震動著,櫻井翔耳邊不斷傳來廚具碰撞的鏗鏘聲,讓他難堪地想伸手去把廚具推到一旁,手胡亂的往旁一撥,卻不小心把什麼給揮了下來,聲音卻沒有意料之中的響亮,反而是體內撒野的慾望突然停了下來。

櫻井大口地調整呼吸,不解地睜開眼睛想回頭看看大野的瞬間,他差點連呼吸都停了。


--大野撐在流理台上的手明顯是被什麼給劃傷(絕對是掉在一旁的那把菜刀),腥紅還因為大野的施力而在手背上滲了開來,血腥味在櫻井的鼻腔繚繞。


可是受傷的本人呆愣了兩秒左右的時間,下一秒卻猶如嗅到鐵銹味而興奮起來的吸血鬼一般,呼吸隨之紊亂起來,趴俯在櫻井背後,一口咬上櫻井的耳垂,開始大力地抽動。

「哈啊、智くん等等--你流血了得先……啊、唔啊……」大野猝不及防的動作惹得櫻井全身酥軟,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好,被對方激烈的動作逼迫得只能靠在流理台上顫抖著喊叫出放蕩的單音。

看著還在流血的傷口,櫻井大腦一片混亂,心裡既是緊張,卻又被身後的快感給攪亂了思緒。

--不論怎樣,得止血才行。

腦中僅剩這個想法,櫻井舔了舔乾燥的下唇,下一刻便宛如鬼迷心竅一般,將豐唇湊上大野手背上的鮮紅。

「唔、翔くん……?」

大野被傷口上既濕熱又刺痛的觸感給拉回意識,卻看見櫻井翔趴在流理台上舔吻自己手背的畫面。
櫻井蹙著眉頭,微瞇著雙眼輕舔自己傷口的模樣實在太過煽情,讓埋在對方體內的柱體腫脹的發疼。大野智粗喘了聲,著魔似地扣住櫻井的腰部一刻不停地頂弄。

「嗚……さと、智、啊啊……哈、太深了……啊、唔呃……」
「翔くん體內現在也有我的血了……好開心……」
「啊嗯、閉嘴……等、不行、要去--」

身下人兒弓成一條漂亮的線條,後穴的緊緻讓大野低吟了一聲也發洩在對方體內,兩人的低喘不規律地迴盪在廚房裡。
大野智沉默地抽出自己的分身,在櫻井忍不住嗚咽時,沒受傷的那隻手扳開對方的臀瓣,另一隻手則粗魯地戳進還在收縮的穴口。

「大野智你……」櫻井翔原本想站起來,卻被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又癱軟在流理台上,大野修長的手指在柔軟的內壁裡按壓,不時劃過敏感的前列腺。「啊、……你混蛋、你給我先去包紮之後要做再做……」

真不愧是他的翔くん呢,被自己弄得亂七八糟之後卻還是一樣大腦清晰。
但要是乖乖聽話的話他還是大野智嗎?他這樣想著,向前握住櫻井被自己挑逗得又再次半勃的慾望緩慢地套弄起來。

才剛達到高潮的身體還提不起力氣去反抗老是一時興起這種惡趣味的男人,櫻井翔很快又在大野智的撫弄下射了出來。把頭埋在自己的手臂裡,櫻井一邊喘息著一邊虛弱地開口:

「……幫我把體內的東西清乾淨。」
「嗯,已經清乾淨了。」
「那褲子給我--啊算了不用,我直接去洗澡……」

大野沒有回應,過了幾秒後他有點粗暴地抓住櫻井的肩膀。

「痛、怎--」

櫻井翔愣在那裡,看著大野漂亮的手指上不知道是誰的精液,正慢慢地從他漂亮的手指往下滑,最後和已經有點乾掉的血液混在一起。


大野沒有說話,舔了一口那詭異的深粉紅色液體,沾著異樣顏色的舌尖又舔上自己的虎牙。
櫻井翔支吾了聲,此刻眼前這個男人的氣場強得讓他無法拒絕。

大野智的眼中閃爍著飢渴,將慾望表露無遺。

「……可是翔くん,我還沒吃飽哦?」

TBC…?

大野智是哪裡來的禽獸啊~~~~~~~~~~
(寫完的瞬間就只有這句感想)


大家好,久久沒更新了,那時候的314不小心給我熊熊拖了十四天變成328才完成,實在是很對不起嗚嗚,不過大野智還真的是餓了很久啦對不起啊大野智,沒吃飽我不怪你(幹
讓野智的手被菜刀砍到(???)是我跟阿布之前聊到的XDDDDDDDDDDDDDDDDDD
但是我找不到紀錄然後我又忘記大概是怎樣,最後只記得要讓他被刀砍到←

我覺得寫完這篇.......學到的一個就是
以後千萬 千萬 千萬 千千萬萬

要先把菜刀拿開才能辦事啊。(學這什麼屁

其實我覺得這已經不算是情人節賀文所以就當一般的文章吧XDDDDDDDDDD而且只有最前面是情人節相關(ry
最後用TBC...是我自己想營造一點..............耐人尋味之感^_^ (無聊
所以不會有後續了,反正再寫也不過是繼續看大野智用餐而已,哼!與其這樣還不如我直接上......沒事(上什麼蛤你說啊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希望這樣有點像是喝醉又變態的大野智可以被接受。(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