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S/智翔][R18]物盡其用?

[OS/智翔]
03 /09 2014
※R18
※有道具play

就是為了想寫肉所以寫的東西<<
而且當自己終於到了可以正大光明寫R18的年紀之後..........
我才知道滿18歲的好處^_^
(雖然完全運用在不對的地方ry)

×※×※×

  直到聽見熟悉的開頭音樂響起,大野智才睜開犯睏的雙眼,朦朧之中看見那人西裝筆挺的向鏡頭鞠躬道晚安,明明是每週都會看見的模樣,他今天卻格外有種興奮感。

漂亮的食指磨蹭著手上可以調整強弱的遙控器,在對方坐下的時候惡趣味地按下開關--他沒錯過那原本還穩重地微笑著的、屬於他的主播,明顯是挺直了腰,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竟然沒有拿掉。大野腦中浮現他今早故意埋入櫻井體內的渾圓道具,此刻正一邊輕微震動然後被對方忍耐著絞緊的畫面,便覺得喉頭乾燥起來。

好乖呢。
果然是我的翔くん。

大野低下頭在手機螢幕上敲打了幾個字,然後勾起嘴角按出傳送。


--我正在看新聞喔,翔くん。



好不容易撐完今晚的新聞,櫻井翔從主播台準備站起身來還有些踉蹌,光是眼角不自然的泛紅就讓一旁的村尾關心他好幾次是不是不舒服,但敬業如他也只是眨了眨水光粼粼的雙眼,無力地笑說沒事。

但從新聞開始到現在開檢討會都在摩擦著內壁的圓形硬物卻不斷震動著,櫻井趁著其他人在說話時低下頭假裝是在看自己的資料,但其實是為了平穩自己紊亂的呼吸聲。

大野智該死的……你怎麼還沒有不舉啊你……
想到對方五分鐘前傳的簡訊竟然還是「我在車上等你」,櫻井翔心裡明明充斥著無數的髒字,卻怎樣也無法抹滅那竄升的期待。

全身都在期待著、渴望著。
渴望對方的灼熱能填滿自己,取代體內那冰冷卻又無法忽視掉存在感的道具。

「唔、呼嗯……咳、咳抱歉……」像是這個想法被對方知道似的,下一秒跳蛋突然激烈地震動起來,大野當初壞心地埋在櫻井最敏感的那點,讓他忍不住從喉頭哽出一聲黏膩的呻吟。
櫻井面色潮紅,雖然他知道無論是誰都不會責怪他今晚的些許失態,但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是因為抵抗不了如潮水般的快感而口誤,這才是讓人最羞恥的主因。

慶幸的是村尾似乎是真的覺得櫻井翔身體不舒服,決定早早結束今晚的檢討會,離新聞結束才不到一個鐘頭就決定讓大家收工回家。
櫻井翔趕緊將所有資料都塞進資料夾裡,向村尾投射一個感激的眼神,撐著桌子時雙腿還微微顫抖著。他心想幸好今晚的褲子比較鬆,不然隔天他大概會上頭條而且標題還是什麼「嵐偶像兼主播竟在夜間新聞起生理反應」。




一打開車門,一隻手就將櫻井翔整個人扯進車內,他都還沒反應過來,熟悉的溫度已經覆上自己的唇,在唇舌交纏之際,大野將遙控器的強度調到最大之後便把它扔到一旁,一掌扣上櫻井的後腦,另一隻手色情地揉捏被西裝褲包覆著的分身。

「哈、啊嗯……智……等唔、」突然增大的力道讓櫻井招架不住,發出一聲甜膩的吟哦。身上像是被點燃似的發燙,櫻井伸手想去抓那個被拋在一旁的遙控器,但下一秒大野便將他的手壓在玻璃上。「關掉……」

「翔くん今晚結巴了三次喔。」
「是、是誰害的啊……」

大野扳開櫻井的雙腿,讓他一腳抵著前座,手探進櫻井的底褲,惡質地拉扯露在外頭的那一截電線。「嗯,是我害的哦,可是翔くん明明可以拿掉的。」說完還無辜地扁嘴,好像他才是被欺負的那個。

他將食指探進對方濕軟的後穴,光是感受到道具在裏頭的震動就使他更加興奮,嘴裡不自覺地吐出調情的話語:「還是說翔くん就是想讓所有人看到你被跳蛋玩到勃起?翔くん好色……」

「才沒有……啊、把它拿--嗚!」原本以為大野拉著電線是要將那渾圓扯出,沒想到大野只是將它拉到穴口,下一秒又重重頂回原來的深處。櫻井弓起背,激烈地抖動掙扎,下意識咬住袖口,不想因為被道具挑逗而發出難耐的呻吟。
但大野卻湊近舔去他從旁流下的唾液,從下巴一路啃食到頸項,留下一排濕潤的水光。他看著櫻井全身顫抖起來,舔了舔嘴唇,大掌握上對方快要發洩的男根。「啊--放開、大野智……唔嗯、」

櫻井翔只覺得頭暈目眩,體內的跳蛋一刻不停地刺激著敏感點,前方勃發的情慾又被大野握住,還惡意地用指腹在頂端打轉。

但哪一個都只是溫吞卻緩慢的折磨。

想要被大野粗魯地侵犯。
從一開始就想著這件事,從他坐上主播台時就一直想著……

想著大野是用怎樣熾熱的眼神看著自己偽裝出的冷靜。
想著大野是如何在腦中欺負自己。
想著大野什麼時候才要拿出那該死的跳蛋,然後狠狠貫穿自己。

櫻井翔再也受不了,撫上大野同樣發脹的慾望,半瞇著眼,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唇,再誘惑十足地逕自扯出體內的情趣用品。
他大口大口喘息著,不耐煩地瞥了大野一眼,吐出來的嗓音是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的嘶啞。

「進來……快……」

大野智嚥下一口唾液,光是看見櫻井在主播台前一瞬的失神,他的分身就脹得生疼,更何況是眼前的男人不顧自尊的模樣。

可是還沒完喔。
東西不是應該物盡其用嗎?大野瞄了一眼櫻井的手錶,距離他剛才打給經紀人要他載兩人回家,已經過了半個鐘頭。

快來了吧……

於是大野忍著慾望,只是湊上前咬住櫻井的紅唇,然後加快手部的抽動。

「さ啊、等、哼嗯…要不行了……」櫻井已經沒有多餘的思緒去思考大野為何不進入,頭靠在大野肩上,對方帶著粗繭的手掌明明知道該怎樣才會讓自己哆嗦著射出,可是怎樣也不做,只是時輕時重的揉捏。「智、讓我去……啊、嗯……」

大野充耳不聞,舌尖在櫻井精緻的耳廓來回舔弄。「不行喔,翔くん……」低笑了幾聲,大野摸到那還在嗡嗡震動的圓形硬物,再一次用力塞進櫻井的後穴。

「嗚啊、你……嗯不行……」
櫻井驚愕地叫出聲,發紅的眼眶瞪得老大,隨地大野便脫下自己外套蓋在櫻井的下身,然後像方才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坐回原位。
下一秒車門就被大野的經紀人拉開,說是剛才因為有事拖延了一下,現在可以送他們回家。

大野面無表情的點頭,等到經紀人坐上駕駛座開車之後,才把手又深進自己蓋在櫻井腿上的外套,輕輕搓揉對方因緊張而有些疲軟的分身。
眼角餘光瞄到櫻井抹去眼角的生理淚水,渾身發顫,泛起漂亮的粉紅色,還不時發出隱忍的低吟,大野勾起嘴角,湊到櫻井耳旁,咬了一口對方敏感的耳垂。


「回家再繼續,現在先用這個滿足你喔……我的好翔くん。」


經紀人好困擾耶,早知道下次就我去當司機啊哭哭←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好久沒更新結果一寫就寫那麼重口味的......

超快樂啊。(幹

會想寫肉最一開始的原因是這張圖害的:
esqlIOBh.jpg
我跟阿布一致認為這個傢伙的腿實在是太開了吧明明是個肌肉僵硬的傢伙!!!!(正大光明的嘲笑)
於是我們就決定好好懲罰一下他,讓他沒辦法再恣意擺出這樣的姿勢←

(´・ω・`)偶像真難當啊 (還不是遇到你們這種飯

結果沒想到聊開了
後來就聊到道具PLAY.................

慾 望 大 爆 發
(不用說出來)

…………….嗯沒有錯!於是我們就各自寫了!ლ(╹◡╹ლ)(幹

BTW阿布的ㄐㄅㄐㄅ更是好吃,請大家一定要去看嗚嗚嗚。・゚・(ノД`)・゚・。
有超好吃的吉本老師啊。・゚・(ノД`)・゚・。
不過.........

全部都排在我後面
我先舔一百遍再說(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