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智翔/OS][R15]雖然是日本人但也想過教師節嘛

[OS/智翔]
09 /28 2013

因為日本好像沒有教師節這種節日
他們好像覺得教師是很神聖的職業所以沒有的樣子?(查wiki查到的)

可是我覺得.........


嗯!教師節快樂ლ(╹◡╹ლ)
(牛頭不對馬嘴)


有一點點R15請小心享用唷甘溫~

×※×※×

  「智く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原本還盯著筆電的櫻井翔突然有些興高采烈地跑到沙發旁邊,呼喚的人卻邊滑著手機邊有點打起瞌睡。「智くん,醒醒。」

「……翔くん?」還想著是誰打擾了自己捕魚的美夢,但映入眼簾的是那隻倉鼠君,就算了吧。

「猜猜今天是什麼日子?」

還在想說怎麼現在的櫻井翔情緒高得給他一種相葉雅紀在眼前的錯覺,大野智也不知道自己的大腦有沒有在運作,最後還是開口:「垃圾可燃日?」

「才不是呢哈哈哈--」
「嗯……你妹妹的生日?」
「也不對,小舞才不是今天生日。」

九月二十八日……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吧。大野怎麼想就是沒辦法把這一天和任何一個人事物連上關連,只好摸摸鼻子:「……那不知道了呢。」
「想不到?」「嗯。」
「真的真的想不到?」「想不到。」

還在想為什麼櫻井翔要那樣對自己勾起嘴角笑,下一秒已經被對方硬壓倒在沙發上,大野智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他都尚未從想睡的大腦中清醒過來,而且沙發太過柔軟讓他深陷於其中,根本沒辦法掙扎(不過他也沒有想掙扎的意思就是了)。

「翔くん……?」
「哼嗯--いいねぇ。」

嗯?
大野智緩慢的思考著那句熟悉的台詞究竟是從對方的哪一部劇中出現的,最後得出的答案理所當然是那個瘋狂的狂妄的調皮的--


「那,」
「就讓老師我來身體力行吧,My リーダー。」


吉本荒野。






原本他是想緩慢且溫柔的進入對方體內的,但殊不知對方正演上癮的沉浸在吉本荒野這個角色之中,竟然把自己第二次推倒在沙發上,自己就坐了上來。

似乎是很滿意大野智在自己主動坐下之後發出的歎息聲,櫻井翔--此刻該說是吉本荒野--瞇起眼睛笑得天真可愛,彷彿現在根本就不是在做什麼淫靡的事,舔了舔紅豔欲滴的唇,伏到大野身上,用來彈鋼琴的漂亮手指還不安定地在大野胸前游移。「智くん……智くん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直到這個時候還是執意要問出答案,大野智神情淡定的看著吉本荒野在問完話之後便自己扭著腰動作起來的模樣,不可否認的是對方微瞇著眼睛低低喘息的樣子的確讓他興奮起來,還有時不時絞緊自己的濕熱也令人難耐,可是不知怎地大野就是想看看這個「吉本荒野」到底能做到甚麼程度。

「不知道、呢唔……」果然不是吉本要的答案,如同懲罰答錯似的用力咬上大野的唇,但退開時他依舊笑得像惡作劇成功的孩子。「吉本老師,告訴我吧。」

「呼嗯--才不要呢。」在大野黝黑的頸部落下好幾個親吻,吉本荒野在回答時的尾音還往上勾的很俏皮。「什麼都不做就想得到答案嗎?真是貪心的孩子。」

接著他輕輕咬住大野的頸動脈,「我們來玩個遊戲怎麼樣?智くん……讓我舒服的話就告訴你吧?」

方才的停頓是一下子轉換回櫻井翔而猶豫了嗎,還是只是吉本荒野式的引導問法,大野智想著不管哪個都好,對自己的戀人勾起溫和的笑容道:「可以唷,不過說出這種話,吉本老師不要後悔哦?」

「才不會後--呃啊、」
話才說到一半,大野便狠狠將對方壓回沙發上,明明知道對方的身體本來就僵硬的禁不起折,卻還是硬生生地扶住他的腿往胸前壓,讓小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果不其然聽見對方發出一聲吃痛的驚呼。

「好痛……」不知道是吉本還是櫻井,又或許是兩個人都難以承受這樣的疼痛,淚水一下子在眼眶中打轉,還大口大口喘息著想分散一點疼痛。「智、智くん……」最後只能發出求饒一樣的呼喚,但最初那個溫和的男人這時卻面無表情的讓他不寒而慄起來。

完全沒理會身下人兒帶著一絲哭腔的言語,大野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便深深埋進對方體內,伴隨著低喘然後快速抽動起來。

痛感和快感在身體中不停交錯讓他幾乎是無法抑制的從喉頭發出愈發高亢的呻吟,全身不知是因為太過疼痛還是太過舒服而繃緊顫抖著,但在大腦逐漸變得一團混亂之際他卻突然又想起自己現在可不是櫻井翔,不能就這樣沉溺在對方給予的情慾之中,於是他又艱難地壓下大野智的頭和他交換親吻。

「智くん、智……呃!」
永遠都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總是能知道自己將要發洩的前一刻,對於被大野智突然握緊的欲望,「吉本荒野」蹙起眉,吐出難耐的喘息。「唔嗯放、開我……」

「你在喊誰?吉本。」

--又是那股不寒而慄的感覺。吉本荒野睜開滿是淚水的眼睛,卻對上對方冷凜的眼神,一陣酥麻又倏地竄上尾椎,但幾乎是一瞬間他就認出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經不是一開始任自己擺佈的大野智,而是--

吉本荒野在最後勾起一抹挑釁意味十足的邪魅笑容,吻上那人的嘴角。


果然打不過呢。

「成瀨くん……」


如同惡魔一樣的家庭教師最終還是敵不過他的魔王。

××

「翔くん,所以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
在激烈的情事過後的大野智難得沒有睡著,湊到躺在一旁看上去有點虛脫的櫻井翔旁邊,軟綿綿的嗓音一點也沒有剛才的魔王氣場。

「……我的腰Maximum痛……」甚至不惜用上自己的老梗,櫻井翔默默的想著以後再也不玩甚麼角色扮演遊戲了。
因為後來仔細想想,大野智飾演的角色幾乎都不是他能掌控的傢伙嘛!櫻井忿忿不平地看向一臉無害的大野,可是一開始說要下這個賭注的也是自己(雖然是吉本Mode),願賭就得服輸。

「就是,我剛才在Google首頁看到的,教師節。」
「欸?」
「教師節啊,今天好像是台灣的教師節呢。」

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櫻井都能從大野困惑的臉上看到他就是想問這一句,嘟起嘴唇一副得意的樣子:「日本沒有這種節日吧?可是果然還是好想過啊--教師節什麼的。」


然後他撐起痠痛的上半身,飛快地親了一下大野的臉頰,接著又把自己的臉埋回抱枕中,只露出那對充滿笑意的眼睛。


「吉本老師我也很寂寞的唷?我的魔王くん。」



吉 本 荒 野 好 萌
我只是想寫這個。(不是教師節嗎!

昨天晚上不知怎地很想聽一下優西摸脫(誰#)的喘息聲(??????)就把整部又重新回味了一下,結果可能因為之前被劇情吸引所以看得太認真,所以都沒有發現......

吉本老師各種萌啊.......................ASDA (這是誇獎的意思)
各種欠上哇那個眼神啊嘴角啊動作啊裸上身........胚囉胚囉^q^(亞咩囉

然後正想說要用甚麼場合來寫寫吉本老師的時候,突然發現今天是教師節(?)

這不是正好嘛!!!!!!!!(給我跟全台灣老師道歉!!)

而且我還因為太猶豫要寫哪個CP而做了籤呢。
結果一抽就是OS,就決定讓魔王來制裁一下這個小調皮鬼(<ゝω・)~★
籤在此↓
C360_2013-09-28-14-22-46.jpg
(完全不必要 對不起←)

說實話,我一開始真的沒有想讓魔王出現的,我原本就是想讓吉本荒野看看大野智的厲害←
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發展成那樣了..........

沒關係啦
可能我也被魔王瞪了(誰瞪你

××
聊一下自己的事情(不想聽
最近我的臉發生了一個大悲劇,就是我的鼻頭被刮掉一整塊皮...........

看起來醜爆了=.= (什麼臉
我是怎麼被刮一層皮的呢?這真的是一個好問題,請聽我娓娓道來ry
洗澡的時候我就拿著我的毛巾(乾)要來洗臉,因為我是習慣全部洗完最後再來洗臉的人,那天我特別想睡覺所以我就.........

直接拿毛巾(乾)擦了臉。

好痛嗚喔喔喔喔喔喔!!!!!!!!
(´;ω;`)一陣劇烈疼痛.........從鼻頭........蔓延到心頭(少文青
然後就留下了不能抹滅的傷痛←

於是也搞得我隔天一整天都要戴口罩上學,因為太醜我自己不敢見人,結果沒想到發生了這個事件:

「妳怎麼了!妳感冒嗎?」「诶(;゚д゚)」
「妳還好嗎!!妳感冒了嗎!!」「诶(;゚д゚)我(;゚д゚)」
「妳怎麼戴口罩了??妳還好嗎??」

「(;゚д゚)我、唔呃、我(;゚д゚)」


「(´・ω・`)嗯我感冒了……」(嗯?
真相太過羞恥我根本就說不出口,Right,我感冒了ლ(╹◡╹ლ)←

經歷過這樣的悲慘之後我終於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

971321_499890763423991_586116904_n.jpg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喜歡這樣的山組or吉本老師(?)的歡迎來跟我聊聊!
不准笑我的鼻頭 他真的好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