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智翔]約會

[OS/智翔]
08 /15 2013
很少寫智翔呢~
哩打的個性很難抓,可是寫他還蠻好玩的
這種話少卻又可以表達情意的男人真是可愛 (嗯?
不過這次真的是心血來潮嘿嘿,只是因為不小心得到了很多的TAG,無法忍耐心中的萌感就寫了(!)

其實還有其他三個人的,找一天來把它都寫一寫~
至於J的生賀就等到星期六晚上好了~搞不好也等不到ㄏㄏ

×※×※×

  今天是他跟大野約好要一起去買衣服的日子。平時他們家リーダー可是不怎麼買衣服的,但是卻在前幾天在節目進廣告的途中,坐在櫻井身旁的大野突然湊過身來,平淡的問:

「翔くん,要不要陪我去買衣服?」

一向是個好奇寶寶的他對於自家隊長這番發言實在是太有興趣,於是就一口答應了。
櫻井又抬起手看了第三次時間,心裡不禁想著這該不會其實根本就是節目整人,還是大野又睡著所以直到現在都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還看不見那個黝黑的身影。

其實硬要說的話,後面那個理由的可信度還真是高得讓他覺得有點沮喪……櫻井又請服務生幫他加了一次咖啡,心裡一半擔心一半埋怨。

「翔くん。」
「…… 智くん?」
約略又過了三分鐘,他甚至快要沉浸在咖啡廳舒適的音樂中昏昏欲睡,才聽見熟悉的嗓音竟是從身後傳來。「你也太慢了!我可是等了半個多小時都快睡著了啊!」

然而大野那抹帶著一絲歉意的笑容又浮現在臉上,開口說話的聲音還軟綿綿的。「抱歉,我原本想說要早點出門……結果在門口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果然是在睡覺嗎?櫻井沒好氣地想著,可大野的語氣卻又是那樣理所當然的讓他無法生氣,正當櫻井想開口說「那我們走吧」的時候,大野突然傾身給他了一個擁抱。

「翔くん,溫暖嗎?」
「溫暖是溫暖……但是這邊不是做這種事情的場合!我們會被認出來的!」
「不會的。」
「哪有說不會就真的不會的!」到底哪裡來的自信……令人無法反駁的氣場始終是他不敵大野的主因,櫻井靠在大野的肩膀上,被對方禁錮在溫暖的懷抱中讓他感到有點害羞。

大野趁著櫻井一邊碎唸著讓我等那麼久之類的話,悄悄地將自己特地在家等待,甚至還讓他不小心遲到的禮物戴在櫻井粗白的頸子上,動作謹慎地不讓櫻井發現。

「好了。」總算是將鏈釦扣上,大野牽起櫻井的手,看著對方一臉困惑而且還真的沒發現自己脖子上多了點什麼,於是滿意的勾起微笑。

「翔くん……」
「嗯?」

「有個地方稍微有點想去,陪我好嗎?」

××

--這肯定是節目整人秀,肯定是!

「那個……大野さん……」
「嗯?」
一字一句帶著難以忽略的畏懼,櫻井捏著自己衣服的手都沁出汗來,眼神直直盯著前方不敢再亂看其他地方,簡直就像是個靜止畫面似的。

「……稍微想去的地方是這裡?」
大野點了點頭,隨即開口:「很美吧?從這邊可以看到整片大海呢。」

大海在櫻井的印象中本來就應該是一片無止盡的湛藍色,一個美得會令人窒息的地方,但是再怎麼樣美麗的畫面,要他站在二十層樓高的地方往下看根本就是做夢!
他可是害怕得連腿都麻了啊!

起初大野帶他來到一個他從沒去過的高樓大廈,櫻井不能否認他是有點期待的,但是才一踏入電梯就看見大野直接按了二十的按鈕,他便開始惴惴不安起來。
心裡想著他們好歹也認識那麼久了,就連歌迷都知道自己懼高,大野再怎麼樣也不會是那個想看到他害怕的人(除非是被二宮指使),抱持著一分恐懼和一分信任的他還是什麼話也沒問……卻沒想到最後就這樣進了虎穴!

什麼叫做『僅限兩人進入,不得隨意移動』啊!那句『若因動作劇烈而使包廂不幸鬆脫,請自行負責』又是什麼話!他現在只想按下求救鈕請人來把他扶出去啦!
櫻井皺著細細的眉,眼神不安地左右瞄了一眼,只有地板不是玻璃的包廂真的讓他覺得乾脆在這邊嚇昏還好受一點。

「對了翔くん,你要不要低頭--」
「不要!」
「看看……」
「不--要--」
「你脖子上的……」
「大野さん你就別這樣整……欸?我脖子上的?」

大野隨便一句話又這樣百分百勾起了他對什麼都很好奇的心理,但是只要一低頭就得承受這二十層樓高的恐懼感,櫻井緩緩移動著有些顫抖的手,直到摸到金屬的冰涼感,才發現自己脖子上竟然多了一條項鍊。「……項鍊?」

「是喔。」大野柔柔的回著,也伸出手撫上櫻井的。「你要不要低頭看看?不然我幫你拿起來給你看好了--」
語畢,大野便毫不猶豫的起身,整個包廂就隨著他的動作而開始左右搖晃著。「唔、智!不、不要動……」

明明是因為害怕才脫口而出的句子,但是那顫抖的語氣和因緊張而夾帶的喘息聲聽在大野耳中卻多了一份色情,尤其是這句話他還常常在與對方的情事中聽見,而對方被自己壓在身下虛脫無力的模樣又猝不及防地竄入大野腦中,讓他一陣激靈,忍不住伸手摸上櫻井那衣料沒有蓋住的鎖骨。

「別怕。」
低沉且穩重的嗓音加上溫暖的大掌讓櫻井稍微有點安心下來,但下一秒又因為大野的手往衣領探進去而亂了手腳。「喂!不要亂摸……等、」
看見平常總是冷靜的戀人現在卻因為自己的舉動而雙頰泛紅,以及那毫無自覺地舔下唇的動作,大野按耐不住地想低下頭用力吻住櫻井紅潤的下唇,卻沒料到包廂只因自己彎腰的動作就再次搖晃起來,櫻井全身顫抖了一下,像隻受驚的松鼠,倒抽了一口氣之後伸手抱緊大野的腰。

「……吶、智,我們能不能下去了……」
和自己想像中一樣虛弱無力的聲音,卻是因為已經嚇得虛脫而變成這個樣子,大野頓時覺得內心的罪惡感勝過了慾望,有點心疼地揉揉櫻井茶色的頭髮。

雖然這是二宮給他的點子,可是果然還是太超過了吧?大野按下1F的按鈕時忍不住這樣想著。


「翔くん,對不起……」
「嗯,沒事啦。」
櫻井小口小口地啜著咖啡,對於方才的事件還是有點驚魂未定,看見坐在自己對面的大野一臉歉意,他也就不怎麼想和大野計較了。
這下他總算是可以好好的看看自己脖子上的項鍊到底是什麼東西,櫻井拿起項鍊,才驚覺這是他猶豫了很久卻又遲遲沒有買的款式,瞪大圓潤的眼睛,看了看確認的確是那個款式之後,又抬頭驚訝地望向大野。

他可是沒跟任何一個團員說過他想買這個啊,為什麼大野會知道的?
然而大野那副「我什麼都知道哦」的模樣又讓櫻井沒辦法將心中的疑問問出口,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有點難為情地低下頭。

「我真的能收下嗎?這很貴的……」
「沒關係的,本來就是要買來送翔くん的啊。」
「那、謝謝……」

看見櫻井像個有糖吃的孩子似的一直滿足地望著那條項鍊,喜悅的心情躍於臉上,連原本就水潤的圓眼都閃閃發亮著,大野摸摸鼻頭,不禁也滿足地笑了起來。



「那翔くん,待會還能陪我去一個地方--」
「才不要!除了買衣服之外的地方我都不去了!」



其實就只是突然很想寫山組~
這種老夫老妻一樣的生活方式真的好萌哇
原本想說從九點寫到九點半就要趕快收尾的,結果不小心又寫了一個半小時(爆

其實原本的TAG是
①3分鐘②波瀾萬丈的初次約會③無心之過
↑我可是都有偷偷的悄悄的不經意的(????????)在文章中提到哦!!!!
用各種形式!(?)
有閒情的話可以來玩玩找碴遊戲ry(不要#

原本沒有要寫什麼阿翔看起來很好吃ry之類的
可是寫一寫就覺得........這邊只能這樣發展了吧!!

於是就這樣發展了呢。(非常隨性)

那麼就先這樣><我要趕緊去睡覺了,十二點又要起來了.....
大家晚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