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S/二翔] Days of our Lives–4(完)

[NS/二翔]
08 /13 2014
跟這篇磨了好久才寫出來orz
一直想要寫出『可以讓讀者聯想到前幾篇』的長篇,所以為此我幾乎是快要把前面三篇都背起來的地步,一直一直在反覆看著,希望可以從中得到一些東西,然後寫進這篇來。

如果能讓看的人有這種感覺就好了!

×※×※×

  期待了三個禮拜的電影。櫻井翔心想,劇情好像是在講有一個機密從美國洩漏出去了,然後又有什麼人想要找到洩漏機密的那個主角,於是就先把嫌疑犯都抓去審問之後再殺掉……
不,老實說,他也不是很記得內容了。
他必須承認他現在很難把專注力放在電影上,在幾個鐘頭前他才和他的朋友接了兩次吻,對方唇上有些乾裂的皮刺在他嘴唇上的觸感他現在都還回憶的起來,還有對方那句輕描淡寫的話更是讓他無法用心看電影的主犯。

距離上一次有這種感情波動是什麼時候呢,大概已經是在和二宮和也認識之前了--櫻井逕自思索起來,他自從和二宮成為朋友後,有女孩子來試圖跟他搭話時二宮就會把他拉走,用著「陪我去買飲料」的理由;或者是體育課踢足球時旁邊女孩子在幫自己加油,二宮最後也會莫名其妙的擋在她們面前。

跟異性接觸的時間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二宮和也。
但他不討厭--更確切的來說是蠻喜歡的,不用再刻意做出一個樣子去討好那些心臟如蜻蜓薄翼般脆弱的女孩子,也不用再逼自己要給師長一個既定的「好孩子」的印象。

在二宮面前的他,就是現在這個染著一頭張狂的金髮、偶爾會罵些難聽的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櫻井翔。


這樣想想,二宮和也在自己開始產生好感的更早更早之前,就已經偷偷地喜歡上自己也說不定。
櫻井瞥向正伸手去抓自己懷中抱著的爆米花的二宮和也,唇瓣上還留了一點食物殘屑,又讓他想起了那兩個吻。


「翔ちゃん。」


在大家都靜默無聲、只有外語台詞的電影院裡,二宮和也比平時小聲的日文顯得特別突出(又或許是他特別在意對方才有這種錯覺)。「電影錢是你出的,你不看電影一直看我要做什麼?」

「……你發現了啊。」櫻井悄聲的回,習慣性的將食指抵在鼻尖,以掩飾他的尷尬。「……怎麼可能不在意,笨蛋,你到底記不記得你剛剛說什麼去了。」

二宮抿著唇笑了。



「抱歉吶翔ちゃん,我本來沒有要講的……誰叫你又回親了我?」
「你自己是先親人的那個吧?」
「是呢,因為我喜歡你啊--你幹嘛這樣看我?啊啊,你又逼我講第二次了。」

傻子啊,不要在我每次鼓起勇氣說了喜歡你之後.還露出那樣如同小鹿一樣濕漉漉的眼神看我。
從未想過能在現實中看到的,只有夢裡才會有這種眼神的你--還在這樣一片漆黑的電影院裡面,電影的聲音都比我們還大聲,我要是對你做了什麼不是很糟糕嗎?
二宮趕緊伸手再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他嘴裡,這下連櫻井因掙扎而發出的唔唔聲都讓他臉頰發燙。


接下來他們再也沒有交談,直到電影結束之後,整個電影院亮了燈,二宮和也才有點高興地發現櫻井翔的耳根一直很紅--而且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們沒有半句對話,卻有默契的一起坐上電影院外的椅子,誰也沒有看誰,宛若兩個從未認識的陌生人。

二宮垂下頭直直盯著鞋頭看,彷彿對鞋子的花紋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在心中組織了好久的句子到這一刻突然像是被什麼怪獸給吃掉了,只留下支離破碎的語句:「我以為……翔ちゃん你不會當真,對這種事。」

這下換櫻井矇了,他蹙起眉看向二宮,語氣飽含對二宮這句話的疑問。「我對什麼事情都很認真,我以為你知道。」

二宮沒有選擇看櫻井說話的表情,他其實多少是有點恐懼。包括這樣的他會不會被櫻井翔覺得噁心不能接受,包括他自己認為的、他所帶給櫻井的壓力--因為畢竟這不是電影啊,又不像剛才電影的男女主角,只是一起戰鬥了兩個半鐘頭,最後就可以抱在一起接吻。

他用拇指抹去鞋頭上的髒污。「那麼……翔ちゃん你希望我回答你什麼呢?」


「……跟我告白的是你吧!」
「在我告白之前親我的人是你喔。」
「那也是你先--不對,我不想跟你爭執這個……」櫻井驚覺自己的話題正漸漸被對方巧妙的帶走,趕緊拉回原題。「ニノ你……很久以前就喜歡我了?」


連別人的告白都想要一一確認嗎?到底是多謹慎的一個人啊櫻井翔。
二宮呼呼呼地笑了出來,難以置信的是他連櫻井翔個性的這一部份都喜歡著,甚至有點期待,確認的話就代表在乎對吧?那麼他就一個一個回答好了。

他早就已經甘願成為像這樣的對象了啊,猶如電影中被審問的那個對象。
如果是你的話,審問完就把我殺掉也沒問題。二宮在心底模糊的這樣想著。


「ニノ?」
「啊?啊,嗯,很久之前。」
「多久了?」
「大概……蠻久的了吧,國中的時候,不知道呢。」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啊……你難道都不覺得奇怪嗎?」
「什麼奇怪?」

「就是……」櫻井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就是……你看,先不論性別好了,我也不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對象吧?雖然這樣講很抱歉,但是我可沒有特別對你做出什麼會讓你喜歡上我的事情--」

「翔ちゃん。」

突然被打斷的話讓櫻井看上去更是狼狽,二宮總算是側過身子看向他,捉住櫻井習慣性撫上鼻頭的手。「翔ちゃん,我想說一句比你剛剛那句還要更抱歉的話。」

「那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喜歡上你。」二宮的眼神難得袒露著嚴肅,但下一刻他又鬆開手,一副不相信任何人的樣子,再一次縮回原來駝背低頭的模樣。「……所以很抱歉,如果你是想問我為什麼喜歡你的話,這種問題我也不知道。」

櫻井沉默了許久,最後淡淡地應了一句是嗎,長嘆了一口氣又倒回椅背上。然後又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二宮才從喉頭裡擠出一句悶悶的話:「翔ちゃん,別討厭我。」

「我不會的。」
「……那可以喜歡上我嗎?」
「……」
「翔ちゃん?我這句只是開玩笑的--」



「我……討厭沒有答案的題目,笨蛋,你忘記我都寫無解的嗎?」



這樣好像在開玩笑一樣的話語讓二宮猛地抬起頭,看向櫻井翔時對方正摀著臉,好像覺得自己剛才的發言很丟臉似的。夕陽的橙光反射著他身旁的懸浮微粒,又折射到他的金髮,讓櫻井整個人看上去閃閃發亮的。

啊啊,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模一樣。

絕對會是模稜兩可的答案的--二宮忍不住伸手揉亂櫻井後腦勺閃爍的金髮,惹來對方一句惱怒的「不要像摸小狗一樣摸我!」。


「翔ちゃん才是笨蛋,如果有女孩子跟你告白,你還這樣回的話肯定是零分。」
「不會有女孩子跟我告白的,而且你不是我的看門狗嗎?」
「是呢,你可要小心別被我反咬了哦?」
「呃……唔喂!不准真的咬我!」

但是,沒有想像來的失落呢。

「好了,我們也該回家了吧?」
「唔,嗯。」

這樣就好了吧,二宮一邊和櫻井打鬧著踏上歸途,一邊想著。



這樣就可以了,只要你知道「我喜歡你」的這個事實之後卻沒有遠離我。
那麼在未來的日子裡,總有一天會聽見的吧?


--那個關於櫻井翔也喜歡二宮和也的事實。

Fin.

最後選擇做了一個沒有抉擇的結尾XDDD因為我覺得櫻井翔不是那種別人對他說了喜歡,他就可以因為是相處久的人就答應的人(?
即使他可能心底也有一點好感,可是要膨脹成「戀愛」還是需要一段時間吧

這篇大概就到這裡做一個段落,會不會寫番外呢...........我自己是蠻想寫寫親吻到底會不會融化的小番外(rofl)(幹

決定寫這篇的時候剛好對寫作陷入了一個很深很深的瓶頸期,看了一些喜歡的作者的作品之後都會自己開始想:我是不是也能寫出像這樣的、讓人看完之後可以一再回想的文章呢
即使是同人(而且還是J禁),我也想做到這樣的進步XD
所以這篇算是一個練習吧,正好我也想寫寫架空就寫了(幹

這幾天聽到了一些朋友說覺得我的文章很值得讓人等待,我聽了真的很開心>_<(所以現在還像個寫日記的人一樣特別寫出來)
也好謝謝喜歡這個系列的人,如果哪天我有出無料本我大概會把他收進去(rofl)

那麼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下次見面大概就是電動翔了!(少亂做預告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Re: 路人甲

我以後有機會就來寫一篇互咬的故事XDDDDDDDDD謝謝期待T////T

剛剛重看了這個系列,覺得nino和翔醬好可愛>///<

期待翔醬被看門犬咬XD

Re: 路人甲

你好你好!!!!!
能被喜歡真的很開心~~~~~謝謝你喜歡這個系列>u<!!!!

不會寫……

好學生Nino跟不良少年櫻井翔都好可愛 >w<
大大筆下的兩人都好生動 :)
期待大大下次的作品 ^v^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