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LL翔]櫻井翔完全攻略系列04:隨便換電池算不算性騷擾?

[ALL翔]
08 /14 2014
※這篇是二翔
※這篇又多了一個奇妙的換電池設定
※↑會有這個設定是因為我覺得不能讓這五個人縱慾過度ry(幹

×※×※×

  今天是一個美好的休息日--對身為國民天團團員之一的二宮和也來講,休息日不是什麼一直出去吃飯、接著又換一套衣服去看朋友的音樂會這種充實的日子。
而是神聖的意味著:他可以窩在家--而且他不但可以窩在家,還可以打電動打上一整天。
啊啊,光是可以爆睡到自然醒再起來打電動,這樣的人生他就已經覺得很滿足了,真的。

但是事情往往沒有他想的那麼愉快。

「那個、不好意思,翔さん你是按錯門鈴了?」

誰來告訴他,怎麼會一開門就看到櫻井翔如此有朝氣的向他道早安?還用著這宛如吉本荒野欠揍到極點的笑容,他可以關門嗎?
他連「對不起我沒有要買報紙因為上面偶爾會出現我的臉」的理由都已經準備好第一個嘴型了,這隻倉鼠來攪甚麼局!

可惜心裡話的缺點是沒有空氣作為介質,於是對二宮的怨念渾然不知的櫻井先是一陣錯愕(在二宮看來更像是「你這問題很沒腦」的表情),然後有點尷尬的把二宮用來裝充電器的袋子原封不動地塞回二宮手裡。

「今天我要住你這,你忘了?」




他是忘了。
不,與其說是忘了,不如說是他不想記起來。自從這台心肝寶貝不屬於二宮之後,二宮連滑個手機遊戲都心不在焉(遊戲紀錄還被大野智超過),時不時還會晃到這台電動旁試圖把它變回原來的介面,最後只得到一旁的櫻井翔板著一張臉叫自己住手。

什麼呀,這是我的東西吧。二宮不愉快地放下電視遊樂器的手把,惡作劇似的伸手彈了下擺在自己旁邊卻不屬於自己的電動。

「痛、你在做什麼?」幾乎是同時,櫻井翔拿低報紙,本來就坐在沙發上讓他此時顯得有點居高臨下的模樣讓二宮看了就一肚子火。

「沒有,我對我的電動做什麼都可以吧。」二宮面無表情的回,好像他真的不是兇手。
「騙人,你才不會彈你的電動。」

「……」呀呀雖然是被說中了,但櫻井翔你這是什麼得瑟的臉啊。二宮和也心中的小惡魔不自覺又浮現於表面,貓嘴微勾,瞥了眼遊戲介面,又看回櫻井翔困惑的臉。「……翔さん,你之所以要拜託我們照顧你,是因為充電的緣故對吧?」

被二宮這樣說,櫻井得意的嘴角垮了一半,沉默好幾秒後才支支吾吾地回:「對啊,怎麼了?你怎麼知道?」

「J跟我說的呢。」其實是他自己猜的。二宮心想大魚上鉤了,還故作毫不在意的回過頭來繼續面對他的電視螢幕,演技要說多自然就多自然。「嘛不過翔さん的想法我們也都很清楚唷,因為翔さん本來也不是會想做這種事的人嘛……」

其實他根本就不知道櫻井翔是為什麼要拜託他們。
其實他也完全沒有問過松本潤。
其實他連自己到底在瞎掰一些什麼也不知道,反正遊戲常常發生這種超展開,隨口說說就好了吧。

但是從小就乖乖學習也不會沒事想到這種奇怪展開、又不像二宮和也是個電動狂的櫻井翔就不是這樣想了,他先是咬牙切齒的在腦中把松本潤痛揍了一遍,再開始苦思自己要怎麼跟二宮說明才好--因為那本來就不是一般男人會有的事情啊。

充電就發情,什麼玩意。
櫻井翔你是兔子吧只有兔子才會四季都發情好不好……

「……嗯,其實我也很困擾啊,我也不想沒電就發情好不好。」
「啊?發情?」

啊不小心太驚訝就說出來了--二宮震驚的臉孔對上櫻井無辜的神情,二宮愣了幾秒,隨即釐清一切的來龍去脈,趕緊演技大爆發的轉換臉部神情,還煞有其事地點點頭。「哦對,發情……很嚴重呢,你現在又只剩下50%了,昨晚沒充電對吧?」

因為昨晚應該是大野智的,但他們五人一起喝酒喝到太晚,櫻井理所當然不會強迫大野收留他,回到家也肯定是連插插頭都懶,躺到床上就沒了意識。(因為他自己也是這樣。)
怪不得對方一大早就來叨擾自己……二宮抹抹臉,總算是想到了原因。

原本想抬頭說一句「幹嘛一定要充電」的,但二宮忽然想到了更好的點子,決定把話憋著不說,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
順便整整這隻一早就吵他打遊戲的溜肩倉鼠。

櫻井紅著臉,無可奈何地搖頭。「不行,這樣真的太糟糕了,我一定要想辦法解決--ニノ?」

二宮趁著他邊說話時已經關了電視,站在他面前,淡淡的笑著不發一語。櫻井起初還覺得他這樣不說話有點好笑,但久了也心裡發毛,摺好報紙擺放在一旁,圓圓的雙眸自下而上困惑地凝望二宮始終如一的笑臉。

「……ニノ,有話就說,你這樣很怪。」
「翔さん。」
「是?」

二宮帶點琥珀色的雙瞳此時顯得有點落寞。「翔さん,你都讓J做了卻不想讓我幫你充電,是不是討厭我?」

聽到討厭兩字,櫻井趕緊揮揮手否認:「怎麼可能!啊,不是……我不是說充電,我是說我不會討厭你。」

柴犬二宮和也的神情更是楚楚可憐起來,垂眼看著自己的漢堡手,原本還在的笑顏此時也垮下來,嘴角垂垂,含糊地道:「所以不是討厭我?是喜歡我?」

「嗯,喜歡啊。」嘴上這樣回答,櫻井心裡不自覺開始思考對方怎麼突然問這樣的問題,剛才還和自己鬥嘴的,現在就一副小媳婦受人欺壓的模樣,怎麼說也太奇怪了。

雖然櫻井的狐疑是正確的,可是為時已晚,二宮一邊賣弄無辜一邊捉住他的肩膀,將他深陷在沙發中動彈不得之後,幾秒鐘前好像要掉淚的眼睛馬上充斥著得趁的笑意。
二宮湊向前輕啄了一下櫻井的額頭,悄聲開口:


「--那我來幫你充電吧,翔ちゃん。」
說完還順手拿了不知道何時已經先將一頭插在電動上的電線,一個側傾就毫無阻礙地塞進沙發旁邊的插座中。

「什麼?等……」
突如其來的感覺湧上大腦,櫻井打了個哆嗦,隨地又再一次全身發熱起來,他想趁著自己還有力氣時拔掉插頭,但當他翻過身要伸手時已經被二宮壓在沙發上。「翔ちゃん,不充電的話沒有體力的呢,你想做什麼?」

上頭傳來二宮的問話,對方短短的手指摸上櫻井粗白的頸子,在不太明顯的喉結處用指腹摩擦;另一隻手則是利用食指和中指慢慢爬到胸前,隔著衣物在敏感的那點打轉。

「翔ちゃん自己也很興奮嘛。」笑著說完還用膝蓋往對方的胯間頂,引來下頭人兒一聲壓抑的嗚咽。

--才不是興奮!是充電的關係!誰一大清早的就那麼興奮啊!
心中有太多太多的話想對壓在他身上為所欲為的男人大罵特罵,但再熟悉不過的感覺在體內亂竄,讓櫻井翔只能不滿的死盯著天花板喘氣。

二宮見狀,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湊下身在對方的眼角、臉頰都留下瑣碎的吻,最後停留在泛著水光的豐唇,像小狗撒嬌似的又是輕啃又是伸舌試探、舔吻,惹得櫻井覺得全身都發癢,不禁按住二宮的頭,選擇自己咬上二宮的嘴唇。

「唔、翔ちゃん……其實你也很想做吧?」在唇齒短暫分離時,二宮啞著嗓音,唇角還帶著調侃的笑。「充電只是藉口也沒關係唷,因為是翔ちゃん所以我會原諒你的。」

「才不是藉口……」櫻井將生理淚水硬是擠出眼眶外,動情的雙眸眨了好幾下,讓在上方的二宮看了又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在他的眼瞼親了幾口。「你們這群縱慾過度的人……誰想一大早就做啊我真的是因為充電……」

像是櫻井總算提到重點似的,二宮收回他方才還繾綣的吻,一下子撐起身子。
櫻井翔滿臉困惑,對方總不會現在跟他說「抱歉我突然要打魔王」吧?他肯定把對方壓在身下揍!


「翔ちゃん,你之後要是沒有好好感謝我,我一定讓你明天下不了床。」
「哈啊?」

二宮聽著櫻井的困惑也完全不作解釋,逕自伸長手臂去拔掉插頭,還把櫻井原本都已經撩到上方的衣服又拉回原位,托起一旁的電動,熟練地拿起擺在桌上的螺絲起子開始轉開每一個小螺絲釘。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四顆螺絲釘就安穩地擺放在桌上,櫻井翔原本還想著自己該不會也要感受那種被轉開的感覺,沒想到意外的平靜,他還能坐起來看二宮到底在做什麼。

轉開之後,二宮從一旁的電視櫃裡翻出一顆電池。「翔ちゃん,你知道嗎?東西是可以換電池的。」

「這我當然知道。」
「那你還白白讓J上了你那麼多次?啊該不會是翔ちゃん只喜歡他?太打擊了我都要吃醋了呢……」
「什麼我又不是自願--」

聰明如櫻井翔,瞬間理解二宮和也這番話的意思。

啪地一聲,二宮已經換好電池,滿意地看見螢幕顯示滿格的電力,還得意的在櫻井驚愕無比的面前拿著電動揮啊揮的,好像他手上拿的是鈔票似的。「不用充電,不用發情,電池只要花錢買就有了。」

在櫻井翔還尚未消化這麼震撼的消息前,贏家二宮和也拉開櫻井的手,把電動好好交還至他手中,再湊到他耳旁輕輕地說:


「現在我要打電動所以沒空,晚上好好地感謝我,知道嗎?櫻、井、翔、くん。」

×

松本潤很不滿。
沒錯,他極度的不滿--記得前幾天他還是人生勝利組的,現在誰可以來跟他解釋一下為什麼那個成天窩在那邊打電動的二宮和也會超前他?
雖然和自己的好朋友為了這種事情而爭執真的很無聊,松本潤也是這樣覺得的,但若是干涉到戀愛的話是不是就可以被合理化--他還最小呢!讓他一下會死嗎!這個從小打電動就從來不手下留情的二宮和也到底要怎樣!

重點是問了也不說,還用下巴示意他去問電動本人櫻井翔!

對喜歡的人說話要輕聲細語而且不可以亂生氣,秉持著這點的松本可憐兮兮地像隻被遺棄的小狗,為了拍戲而染成的栗色短髮此時完全沒有光澤,湊到櫻井翔旁邊,指指那台電動上顯示的、對他而言完全不合理的愛心條,沉默許久,還是決定開口:「翔さん,那個愛心……」

「怎麼了?」櫻井翔心情愉悅地回,連寫在記事本上的字跡都看得出他心情有多好。
「ニノ對你做了什麼?」結果松本還是憋不住滿腔的酸澀,質問的語氣簡直像個怨婦。

櫻井翔沒回話,但微微上仰的嘴角已經透露了一切。


隔天他馬上就叫經紀人去幫他買了十來顆電池跟三台電池的充電器,隨時輪流充電,雖然經紀人一臉古怪還問說「是不是二宮さん要的」,但他因為心情太好所以還不小心說出是他要的,導致經紀人遞給他一整袋的電池時還惶恐的看著他。

至於那個抽籤住誰家的順序還是維持著--二宮和也在那天晚上特別交代他不准把電池這件事情說出口,櫻井翔心想大概又是不想讓下一個順序的那個人煩透二宮,所以二宮才這樣說吧。

打發掉全身都散發著怨氣的松本潤,櫻井翔最後瞥了眼那台隨時都是滿格的電動螢幕,心裡又默唸了好幾次「ニノ謝謝你解救了我」。

對恩人的好感當然是大大高於其他人的啊,這對於從小就接受良好禮儀教育的櫻井翔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二宮和也馬上超出其他人變成五顆什麼的……


「J,我覺得是翔さん本來就比較喜歡我唷。」
「……別說了。」

本來就是應該的吧?
看著松本潤精緻的臉孔蒙上一層憂鬱的灰,二宮和也偷偷把遊戲勝利的音量調到最大,還惹來末子一句煩躁無比的「關小聲一點我在背台詞!」。


不小心讓二宮和也變成傷害弟弟玻璃心的壞人XDDDDDDDDDD
為什麼我筆下的二宮大大都那麼壞心啊

我也想要寫一個溫柔的二宮和也啊!(哪有可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