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JS/潤翔][R18]30→31

[JS/潤翔]
08 /31 2014
※R18慎入

首先我要道歉,篇名取的那麼爛對不起!遲到了對不起!
不過篇名還真是妥妥的對上了我的遲到呢,的確是從三十號寫到三十一號ㄎㄎ(倒是好好道歉

然後.......然後.........

好啦,松本潤生日快樂m(_ _)m (幹
×※×※×

  「吶翔くん,我曾經……有想過在你出演太陽老師的時候,在幼稚園對你做亂七八糟的事。」
「……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櫻井翔心情複雜地蓋上看完的報紙。「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背對著他在刷推特的松本潤沒說話,只是沉默的把手機遞給他,櫻井看了手機裡那則推特的內容,心情更是五味雜陳的比他做出的料理還難形容。

內容大概是粉絲說覺得澤田慎和鈴木太陽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慎那時候對太陽的態度簡直就像是在搭訕,最後還被太陽的笑容給迷住了。
櫻井翔瞥了眼趴在沙發邊,不知為何看起來像隻獵犬的松本潤,忍不住伸手去拍拍他蓬鬆的褐髮。「所以?你該不會對幼稚園老師有遐想吧?」

一想到他當年還純情可愛的松本潤現在變成這樣如狼似虎的男人,真不知道該說是打開的方式不對,還是都是他的縱容。櫻井翔覺得有點心碎,原來對方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有不乾淨的想法。

松本沒什麼意思的搖搖頭,捉住櫻井揉亂他頭髮的手,在手心留下一個又一個溫熱的吻。
通常有這種舉動,就表示今晚他不會太好過。畢竟他怎麼樣也難以拒絕末子對自己的軟磨硬泡,於是最後都還是半推半就的就做了--再加上明天就是對方三十一歲的生日……

唉,但是明天還有錄影啊。
櫻井抽回自己的手,隔著一份報紙,有點彆扭地開口:「……まっちゃん,明天就是你生日不是嗎?」

「是啊。」
「那明天不行嗎?」
「可以,只是明天會喝酒吧。」

櫻井困惑地從報紙後面探出頭,「又怎樣?後天放假。」

見狀,松本勾起不以為意的嘴角,繼續看他的推特,故意毫不在意地說:「我以為你知道我喝了酒……會比較停不住。」

唰地一聲,櫻井把報紙砸回桌上,惱羞地走進房間,還不忘丟下一句「早點睡啊松本さん,三十一歲了體力會開始大降哦。」




「唔、」

一聲青澀又隱忍的呻吟闖入他的腦中。松本潤睜開眼睛,詫異地發現被壓在身下的不是熟悉的黑髮男人,而是睡前還在推特上看見很多次的、炫目的金髮。
但還是不失性感,他想著,然後瞇起眼睛看清楚身下那個男人的模樣。對方看起來十分緊張,汗水如雨,凌亂的金絲貼在頸項,剪短的瀏海也被汗水浸濕而黏在前額。
松本潤輕輕咬上對方低喘而微啟的紅唇,憐惜地吻著,手按照熟悉的步調,往下撫摸對方繃緊的身子,意外地觸摸到一個冰冷的金屬物。

「啊,臍環……還戴著呢,翔くん。」
回憶著好幾年前挑逗的方式,松本用指尖摳弄那冰冷的環,惹來對方難耐的扭動及綿長的低吟。
沒戴耳環是因為太陽老師的拍攝期嗎?松本突然驚覺他根本就是在實踐睡前和三十二歲的櫻井所說的話,他現在不就正在對這個天真單純的鈴木太陽做奇怪的事嗎。

被快感弄得渾身麻癢的太陽憋不住嘴邊洩出的聲音,只能斷斷續續地開口:「まっちゃん、不行……那裡、嗚!」被早已對性事拿手又摸透戀人所有敏感帶的松本握住脹紅的莖身,才二十一歲的身體用力地顫抖,好像已經是發洩的預兆。

但一向喜歡看櫻井在自己身下難耐的松本哪有可能就放過他,既然是夢、又是自己年少時的性幻想對象,哪裡有不欺負的道理。
「太陽老師……你不是好孩子的夥伴嗎?」
「啊、嗯……是沒錯……」

「我難道不是好孩子嗎?」邊說邊緊握住對方的分身上下擼動,青澀的破碎呻吟流洩在耳邊,是和年長的櫻井不一樣的音色,可仍能從其中聽見相似的聲音,彷彿重疊的聲線讓松本忍不住加快了手部的動作。

「嗚、まっちゃん……まっちゃん是好孩子……啊、要去--唔!」在發洩的前一刻被揪緊的難受讓太陽渾圓可愛的雙眸滿是淚水,下腹止不住的抽搐。

「那太陽老師也幫我……好不好?」松本拉過太陽的手,撫上自己勃發的慾望,看著對方一邊喘息一邊不知所措的神情,讓松本潤一瞬間有股犯罪的感覺。
以往都是相較之下年少的他滿足年長的櫻井翔,現在也該是反過來的時候了吧。

太陽舔了舔乾燥的唇,握住松本的柱身,開始按照方才松本對自己所做的,或輕或重地愛撫,不熟練的動作依舊帶給松本窒息的快感。
因為是你。松本舔濕自己的手指,溫柔地在穴口邊逡巡,卻意外地發現對方的入口竟然是那樣濕潤柔軟,雖然能理解大概是夢境的緣故,大腦還是不禁往對方是自己先弄過的方向想去,心頭一滯,一下子便塞進三隻手指。

「哈啊、好痛、」金髮少年疼得縮緊了掌心,牽動到松本的分身,讓他蹙起眉頭,忍不住進犯的節奏,不顧少年的喊疼,指尖曲向熟悉的點之後施力按壓。「啊--啊、まっちゃん……唔嗯、不、」
少年帶著變聲期剛結束的沙啞泣音隨著松本的動作益發急促,連手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只能無助地胡亂抓著松本握住發脹分身的手,求饒一般地喃喃:

「潤、潤、讓我射……」



然後松本張開眼睛,醒在一旁還有小小的呼聲的現實。

難以忍受的、下腹的衝動,松本正想起身自己去廁所解決時,旁邊本來睡像就不佳的戀人捉住了自己的手,嘴裡還不時發出曖昧的聲音。
……雖然交往了十年有,但是一起做春夢什麼的有點蠢吧。想是這樣想,但色欲薰心使然,松本挪回原來的位子,果不其然聽見櫻井的呼吸變得斷續且不穩。

「呼、嗯……」柔軟的鼻音勾引著松本潤早就僅存不多的理智,他甚至有點吃醋地想著夢中是哪個人可以讓對方一下子就鬆懈。

「嗯、等等……唔嗯、」

對方蹙起的劍眉及愈顯難受的嗓音,看來是在發洩的前一刻,松本嚥下一口唾液,覺得自己彷彿年少時在偷看色情片似的,另一隻沒被束縛住的手探入棉被,撫上對方和自己相同的、半勃的慾望。

「まっちゃん、等……嗚!」


櫻井翔倏地睜開雙眼,原先在夢中怎麼樣就是不讓自己釋放的松本潤正躺在他側邊,有點嚇到的看著他。櫻井呆愣了一會兒,眨了眨濕潤的雙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醒了還是仍在夢中。
但很快的,他便被松本在棉被下的動作給拉回神。

「喂!手在摸哪!」紅著臉制止松本想更進一步探入褲頭的手,自己做這種夢已經夠羞恥了,戀人的動作又讓他不得不回想起夢中色情的畫面,這叫人往哪躲啊。

「……翔くん,夢到我了?」
「不重要吧!」
「當然重要,你做春夢如果對象不是我,那能是誰。」
「誰做春夢啊!」

「……」
「……」
「……好吧,我有說夢話?」

看見松本老實的點頭,櫻井差點沒丟臉到直接把自己埋進枕頭悶死。他知道自己睡眠習慣一直不好,磨牙啊打呼啊都是從小到大怎麼改也改不掉的惡習,現在竟然連說夢話都來了……而且好死不死,還剛好做這種夢!
若是以前只是被大野不小心聽見,那還能呼攏過去--面對眼前這個不認真就會死的松本潤,加上證據確鑿(看看他的棉褲),櫻井翔尷尬地用棉被蒙著頭,從棉被裡發出悶悶的問句:「……我沒發出很丟臉的聲音吧?」

「嗯……」松本潤用手撐起上半身,心底想著究竟該溫柔以對還是惡質作弄。

「沒有,就平常那樣。」
「……那就是很丟臉好嗎。」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後者。松本笑了幾聲,隔著棉被揉揉櫻井的頭,說出他其實也做了差不多的夢,而且對象還是年少時的對方--說完之後理所當然被櫻井翔又罵了幾句「這種事情不要告訴我」等等惱羞成怒的話語,他沒當一回事,只是一直注視著從棉被裡露出一顆頭,從頭到尾都背對著他的櫻井。

久久,櫻井才又賭氣似的說:「好了,我要睡了,晚安。」

松本潤絲毫沒有任何反應,跟著躺好,卻沒有閉上眼睛準備睡覺,而是直直盯著天花板,好像上頭有什麼值得注目的東西。

過了半晌,他發覺自己體內蠢蠢欲動的情慾一點也沒有消退,閉上眼想到的不是夢裡年少纖細的腰桿,就是對方剛才在做夢時的輕吟。
松本微微側過頭,發現櫻井的呼吸也不像睡著時那麼緩慢。

「翔くん,已經兩點半了。」
「……所以呢?」
「八月三十號的兩點半。」
「我知道。」

他故意用著小時候撒嬌的語氣,伸手去勾住櫻井的手指。「做嗎?」
然而櫻井翔似乎是不怎麼吃這一套,捏了捏松本的手,又縮回去。「不做,不是說了晚上嗎。」

「做嘛,現在也是晚上啊。」再試著勾勾對方的手。
「不做。」
「……真的不做?翔くん你不難受?」
「唔……你好煩啊,說了不做!」


松本潤饒有趣味地翻身到櫻井的背後,在對方不知是害臊還是惱怒而發紅的耳根旁,低聲開口:「那……好歹跟我說聲生日快樂吧,翔くん。」

抵不過對方在自己耳邊低沉如魅惑般的言語,櫻井翔最終還是無奈地回過頭。「生日快、」話都尚未說完,松本潤便用力地欺身吻了上來。







「唔……痛、輕點……」

埋在體內的男根聽見那聲吃痛,似乎又脹大了一些。櫻井將頭側枕在柔軟的枕頭上,如擱淺的魚一般,大口大口的喘息。
即使已經看過無數次,松本潤還是對於自己每一次挺進時,櫻井總是會不自覺繃緊的肩胛愛不釋手,彎下身來親吻對方多年練舞而肌理分明的背肌,嵌住他的腰,將分身緩慢地抽出,再重重地頂了進去。

是夢境的緣故嗎?松本潤輕喘著,從尾椎攀爬至大腦的快感讓他無法減弱頂弄的力道,直到身下的男人難受地伸過手捉住他撐在兩旁的手。

「翔くん……告訴我哪邊舒服?」刻意不去摩擦對方體內最敏感的突起,松本在對方低啞的呻吟間問出壞心的問句,卻差點因為內壁突然的收縮而洩了。「說了就會給你的……」

「再、深一點……啊、唔嗯、就是那裡……」早已被體內流竄的快感淹沒理智的櫻井蹙著眉頭,無意識地抬高臀部,配合松本的進出,難耐地動著腰。「まっちゃん、那裡……很舒服……」

此刻的櫻井有多熟練地挑逗著他的理智,松本潤就更是硬生生回想到夢中的少年有多麼生澀,被他弄得舒服到說不出話來的模樣可愛到了極點,想著想著便又加快了頂弄的速度,引出身下男人再也忍不住的呻吟。

「嗯……翔くん、轉過來好嗎?」
稍稍停下動作,讓櫻井能將身體轉回面對面,松本低下身子去親吻對方的眼角,下身一改原本的力道,反而緩慢地摩擦起來。「翔くん……我夢到的你……很可愛。」

看見對方瞬間錯愕的神情,松本潤沒想得太多,只是覺得他應該要把自己的心情說出來。「你……像第一次做一樣,很生疏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真是抱歉我現在那麼淫亂。」
「嗯?」

莫名其妙地感受到身下那人似乎是有些不高興,松本潤從情慾中抽身,趕緊安撫似地吻了吻對方滿是薄汗的臉頰,無辜地問:「翔くん……怎麼了?」

「……沒事,你不繼續做?」
「你不說之前我是不會動的。」

櫻井翔煩躁地試圖自己退開,但雙手卻被松本緊緊扣住,原本退出一半的分身也打樁似的用力撞回體內,櫻井抿住下唇,好不容易熬過了下腹強烈的射精感,瞥了滿臉問號的松本潤一眼,最後他的硬脾氣還是融化在松本擔憂自己是不是被討厭的眼神當中。

「まっちゃん,如果你覺得以前的那個我比較好,也已經回不去了喔?」櫻井抹去自己下顎的汗水,對方的粗大還停留在他體內,因為沒有動作的關係,他都覺得自己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血管的跳動。「我即使做了……嗯,春夢,也是夢到現在的你啊。」

「所以……所以……我不會說啦,反正不要在跟我做的時候提到別人……唔、」感覺體內的凶器又脹大了幾分,櫻井伸手攬住松本的頸項,為了遮掩自己說這種話的羞赧,只好蜻蜓點水般地吻過對方的嘴唇。「就算你說的對象是我也不行……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你還要不要做?」

松本看著尷尬得不知道該把視線往哪擺的櫻井,心底的激昂讓他差點在這個明明該是情色的時刻哭了出來,但他很快就被挑釁一般收縮著內穴的櫻井給拉回意識,重重地喘了一聲,毫不客氣的狠狠頂向對方體內柔軟的敏感點,看見櫻井原本還明亮的大眼被自己這樣一撞給一下子又泛出了生理淚水,松本溫柔地吻去他眼眶承載不住而滑下的液體,開始一刻不停地抽送。

松本攬住櫻井的腰間,將他抱起來坐在自己身上。突然改變的體位加上強烈的快感讓櫻井拔高了音調,抱住松本的肩膀顫抖著射在對方的腹部。松本潤感受到相連的部位變得更加緊緻,扣住櫻井的腰,隨著向上的頂弄,把他往下一拉。

「唔、不--」高潮過後過分敏感的身體承受不住突如其來的力道,疲軟的分身只能吐出透明的液體,櫻井宛如一個溺水者,而松本潤是他唯一的浮木,死死抓住松本的背,在上頭留下如貓抓痕一般的痕跡。「不行、まっちゃん……啊、啊……」

內壁的抽搐讓松本停不住侵犯的速度,在他覺得自己快到極限、想抽出來射在外面的同時,櫻井翔扣住他的後腦,迷濛的圓潤眼神裡滿是情欲,開口嘶啞地說道:「射在裡面……」

最後松本潤還是沒忍住的裡外都占滿了他的戀人。






等櫻井翔洗去全身的黏答,從浴室裡走出來時,已經是清晨五點的事情。他透過鏡子看向自己眼睛下方厚重的黑眼圈,心想這樣的自己到底還算不算得上是偶像。
小心翼翼地爬上床,但還是吵醒了睡著的松本潤,他慵懶的任由松本把自己抱個滿懷,經過剛才那麼激烈的運動,他三十二歲的身體實在是已經不太想再動。
松本潤閉著眼睛,說話時還帶點沒睡飽的惺忪。「……翔くん。」

「嗯?」
「……為什麼、呃,讓我在裡面……」
「……笨蛋,你就不能當作是生日禮物收下嗎。」

松本的唇邊帶著靜謐的笑意,收緊手臂,在櫻井的後髮落下一個吻。

「以後再對我多吃醋一點也可以的,翔くん。」
「少囉嗦,我才沒吃醋。」
「你知道嗎?你真的很不擅長說謊。」
「……」


「對了,まっちゃん,生日快樂。」
「嗯,謝謝,生日禮物……我今晚還能再收一次嗎?」
「廢話,當然不行,你要累死我嗎!」


幹我最後還是沒趕上啊~~~~~~~~~~~~~~
(因為太殘念所以要放很大)
我原本還想著要很用心地打很多生日祝福給潤潤,但是現在都已經來不及了,我只好隨便來一個了!

那麼,松本潤,三十一歲~~~~~~~~~~
H!B!D! (幹還抄襲

我都寫出這種讓松本潤不但可以吃到21歲的櫻井翔,最後連32歲都吃到的文章了,我也算是很有誠意的吧>.<(?
寫這篇我真是耗盡腦力,原本還想寫個純情潤翔,結果後來越寫越覺得「你們這兩個混蛋到底再磨蹭什麼啊竟然花我五千字還不交往!!!!!!!!
所以...........一氣之下就決定重寫,ㄏㄏ。←
結果剛剛去測字數,發現我竟然還是寫了五千字。
(根本只是暴露自己寫得有多慢)

寫完的當下真的有太多想寫的後記,包括感謝一下這幾天一直被我吵鬧的冰野&今天一邊趕稿一邊跟我討論的阿怪,但是我想真正要感謝的還是松本潤的父母吧~
能夠生下這樣善良的小天使真的是太感謝了,嗚嗚嗚!
……原本我真的是很想要寫超多的,還好好記錄了今年松本潤到底做了哪些事情,但是真的太多了,謝不完,就讓我們謝天吧↗(誠意呢

好!那麼廢話不多縮!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在最後的最後還是要說一聲

松本潤
三十一歲HBD~~~~~~~~~~~(就不能有點誠意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