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LL翔]短篇集③

[ALL翔]
09 /01 2014
靈感全部都來自於MAGO嵐的學中文篇
學中文敲~口~哀~
老師特別喜歡櫻井翔導致整個大偏心也好好笑(rofl)明明他唸的跟其他人差不多!

為了要營造他們講中文的感覺,裡面有一些錯字,就是按照他們唸出來的音直接照打的
雖然不多,但是說真的我在修稿時覺得還蠻好笑的,有點破壞氣氛的感覺(幹
總而言之,有錯字的地方就是他們講中文的地方!希望不要介意XDDDD

因為我覺得CP感也不是說非常強烈XD所以沒有特別標示
不過順序是智翔>潤翔>二翔哦~
(沒有AS對不起啊(ry)

×※×※×

  「翔くん,你要吃嗎?」

收錄結束後,大野走到沒有饅頭吃的櫻井旁邊,遞上他剛才只吃了一半的魚翅饅頭。「真的、很好吃哦。」

落到第四名還能吃東西讓櫻井有些良心不安,但吃貨心態讓他的視線怎麼樣就是離不開那顆還冒著熱氣的饅頭,嚥了一口口水,他還是怯怯地問:「……可以嗎?」

大野露出軟軟的笑容,把饅頭剝了一小塊塞進他嘴裡。

「--好吃!」
「翔くん、用北京話講講看吧。」

嚼到一半突然被下了這樣的指令,原本還以為可以從北京話地獄脫出的櫻井僵住身子,嘴裡的食物都還沒嚥下去,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含糊地說:「好……吃。」

「ふふ……」大野把饅頭整個遞給了櫻井。「翔くん好可愛,好像倉鼠。」

「哪有啊。」
「有哦,而且翔くん把我的吃完了我要怎麼辦。」
「是你給我的吧!我可沒辦法吐出來還你喔?」

雖然是這樣說,但櫻井還是有點抱歉地看向大野,「不然你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

「那……」大野若有所思地注視著工作人員尚未收起來的中文教學字版,要不是櫻井還湊在他身旁一臉困惑,他看上去就只是宛如平常發呆一樣。「那,我想……」

「翔くん……」
「嗯?」

「我想雌翔くん,好雌、真的好雌。」
大野智轉過頭來,正經萬分地說出了匪夷所思的北京話。


然後櫻井翔只給他吃了一記白眼。
--你學北京話到底是為了什麼啊大野智!



  松本潤對於那個女老師有道不盡的不滿。
沒錯,他非常不滿--但並不是因為「櫻井翔哪有比我帥怎麼可以排我前面」之類的原因,而是那個女老師在每次聽完櫻井的北京話之後都會不停的誇獎、最後還能得到櫻井的擁抱。

什麼啊。
他怎麼說也是世界第一的翔飯,為什麼那個雞蛋裡挑骨頭的老師可以有這種待遇--松本都覺得自己有點像是深閨怨婦了,但他就是不能忍受櫻井每一次這樣敬業的節目效果。

「翔くん。」坐在櫻井斜後方,松本用手指點了點櫻井的肩膀。「你幹嘛對她那麼好?」

啊啊一開口就更像吃醋的男朋友了。松本潤在心底暗罵自己的語氣怎麼那麼糟糕,然而櫻井只是困惑地挑眉,回道:「對誰?啊、你是說老師?」

然後櫻井愣了一會,恍然大悟地瞪大眼睛。「……你連這樣都能吃醋?」

被一語中的的松本潤尷尬地別過視線,面對那人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就是沒辦法生氣,只能小聲地嘟囔道:「不行嗎?」



「……起。」
「嗯?翔くん你說什麼?」

櫻井翔抹了抹臉,換個位子坐到原本該是相葉雅紀的位置,在松本潤耳旁悄聲重複一次:「……堆、堆不起。」
嗓音因為說的是不熟練的語言而軟綿綿的,飄進松本耳裡讓他差點沒忍住就在這裡直接吻上對方的唇。「……翔くん。」

對方還正因為方才的害臊而趕緊喝水裝沒事,只能發出嗯的單音表示他有聽到。

「我愛你。」

聞言,櫻井翔噗哧一聲把水吐到剛好上廁所回來的相葉雅紀身上。

「唔哇翔ちゃん!你好噁心!」
「咳、咳……把這句話留著、去跟粉絲們說!」
「啊?翔ちゃん你說什麼?」
「我在跟松潤講話啦!咳咳……」



  從錄影一開始,櫻井翔就注意到在自己後方的二宮和也那幾乎是整個人縮在座位上的坐姿。雖然表面上平淡無奇,還可以精準的吐槽每個人,但是一到了練習時間,二宮便二話不說馬上躺下,在看見攝影機拍過來時才假裝自己是在偷懶,拍打相葉說著「來玩啊」。

然後到二宮的部分時,按摩師傅明明是指教了他的膝蓋,可他起身時卻扶著腰,一拐一拐地回座時還說:「他是要殺了我嗎!」

在錄影結束後,櫻井馬上起身將二宮和也拉回保母車上,二宮被他抓著手走在後面時半句話也不說,好像也明白櫻井的用意。

「翔さん,走慢點。」
「啊、抱歉。」

二宮嘴角帶著笑,伸出食指勾住櫻井的小指。「翔さん,我沒那麼痛的。」

「少來了,一有空檔就躺下不是嗎?」櫻井白了他一眼,讓二宮躺在有調整過椅背的座位上。「早知道就讓師傅幫你按按腰的,跟工作人員講一聲啊,我跟你交換不就好了。」

「這樣對錄影不公平呢。」二宮翻過身趴在椅背上,捉過櫻井的手撫在自己的腰部。「你看,不怎麼痛喔。」

總是這樣。櫻井皺起眉頭。二宮和也這個人總是這樣,不讓任何人隨意踏入他的世界,也不會隨意把私下的模樣表達出來。
但他就是最討厭看見二宮這樣子逞強著、偽裝成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說白了,他不希望二宮連對他們都是排除在外的態度。

「翔さん,請幫我按、」二宮用生澀的、剛學會的北京話開口請求。他把臉埋在臂彎裡,使得說話時的聲音像是穿過了不一樣的介質似的。「……那怎麼說?要?窯?」

「腰。」櫻井笑了幾聲,用拇指稍稍施力推在二宮的腰部。

「輕一點。」
「啊、好,抱歉。」

「……翔さん。」二宮把頭轉過來,看著櫻井的眼神參雜了一些摸不透的情緒,沉默了良久,他才緩緩地喃道:

「……只有你一個人而已唷。」

能踏進我的世界、能觸碰我的脆弱的人。


「嗯?」
「沒事,啊、增的好疼!好疼!」
「哈哈哈哈突然講什麼北京話啊--」


嗨!大家好~久不見!
開學的各位辛苦了,我很快也要收假了想著想著總覺得有點感傷(?????

看他們學中文學到吃東西的部分,一開始還覺得他們學的是"我想ㄘ"不是"我想吃" 超不標準←
但是我越看越覺得
這不就是我現在的說話方式嗎!!!!!!!!
好想ㄘ雞排!!!!!!!!!!!!!!!!!!之類的XDDDDDDDDDDDDDDDD他們真是走在時代的巔峰啊(才沒有

對了,寫完之後才想到
我的短篇集寫到10篇的話好像都可以出一本薄本ㄌ,來試試看我究竟能不能做到吧(rofl)(毫無意義

這個星期日要做一件跟ARS有相關但又不是那麼有關(??)的事情,希望可以一切都順利!
敬請期待!(沒有想知道的意思

那麼最近狀況就是這樣啦,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