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S/二翔] 遠距離戀愛–4

[NS/二翔]
09 /11 2014
差點忘記要發文
我庫存真的快沒了,嗚嗚
希望週休有力氣跟靈感可以多寫一點,開學好麻煩啊~~~~~~(少抱怨了

×※×※×

  『感謝您搭乘OO航空公司班機,希望下次還有機會為您服務--』

二宮再一次睜開疲倦的雙眼,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的事情,機內的廣播已經響起即將到達的公告,原本應該要是他最期待的一句話(沒辦法他實在太討厭坐飛機),但卻無法忽略心中那抹明顯的遺憾。

「二宮さん,請問您有舒服一點嗎?」

回過神,櫻井已經站在他身旁詢問,他揉了揉酸澀的眼睛,點頭答覆:「嗯,託你的福呢,真是謝謝你了。」
櫻井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垮下原來緊繃的肩膀,對二宮笑了笑。「那就太好了,這是您的外套,請稍等,讓我幫您拿行李。」

二宮一直凝視著櫻井的一舉一動,包括和其他乘客對話、打開上方收納行李的門、搬出行李時用力的手筋,甚至是將行李放到地面上時那聲細微的吐息--簡直就像是小時候老師規定要觀察昆蟲似的,他也把那隻鍬形蟲當成自己的最愛,連爬了幾步到達樹枝頂端都記的一清二楚。

「二宮さん,這是您的行李對嗎?」
「嗯,謝謝。」
「不會,為您服務是、」櫻井側過身體讓後頭的乘客往前走,卻強迫了對話的終止,接著又為了讓他身旁的乘客起身,再次站回走道,他蹙起眉,看上去有點手足無措。

「你站過來吧,反正我這裡沒人。」二宮將行李抬到自己的座位上,把櫻井一把拉了過來。


身上也很香,眼睛總是那樣水潤真誠的樣子,從側面看才發現他的嘴唇雖然較一般人厚,但是又因為偏翹而不會難看。
二宮免不俗地沮喪起來,如果以後再也沒有出差的機會,大概就不會再碰到這個人,那麼他現在這樣近乎是暗戀一般的心情也得被迫深藏到心裡。

已經沒辦法再見面了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也不過和櫻井是乘客與服務人員的關係,對方說不定對他也都只是對乘客的態度,然後就像相葉說的一樣,是個很好的空服人員,所以比較細心罷了。

「那、那個……二宮さん,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省略的敬語讓二宮倏地有些不習慣,但他得承認他湧上心頭的高興是因為櫻井似乎不再和他那麼疏遠。
只見櫻井低下頭,一副很躊躇的模樣,最後還是期期艾艾地開口:「嗯……剛才其實相葉さん沒跟我說,很抱歉我自己擅自主張,因為你看起來不太舒服,所以--」

「我知道唷,相葉氏剛剛跟我說過他根本沒跟你講。」
「欸?什麼!」

原來跟相葉不太熟,那麼那個笨蛋怎麼還翔ちゃん、翔ちゃん的叫啊?
二宮沒好氣地又在心裡忍不住罵了一下他竹馬一貫的自來熟,搔搔臉頰,和他眼前那個似乎覺得自己被出賣的櫻井說道:「是我去套的話呢,那個笨蛋如果是沒發生過的事情,一下就會講出來的……但還是謝謝你,你對我那麼好該不會是因為電視螢幕吧?」

「呃,不是,是因為……」或許是問到重點,櫻井明明比他高大,此刻的氣場卻弱的不得了,圓潤的大眼不時還瞥了他好幾次,舌尖在乾燥的唇瓣上舔了又舔,看上去很猶豫到底該不該說。

能讓他有所期待嗎?
他們兩個真的曾經在過去有一面之緣,甚至是告訴他「我其實是你大學同學」都沒關係。
二宮眨著深褐色的眸子,直直盯視著櫻井,對方輕咬下唇的猶豫動作讓人難以別開視線。

但是等了又等,櫻井翔除了猶豫之外還是猶豫。


「……櫻井さん--」
「翔ちゃん!水野ちゃん跟我說機長找你!」

在二宮總算等不下去而想開口的同時,相葉從飛機的前方對著櫻井吶喊,拉走了櫻井的注意力,讓二宮原本想說的話只能吞回肚子裡。
等到哪天相葉休假的時候非要好好花他一筆不可。二宮不耐煩地瞪了相葉一眼,但相葉也僅能用唇語跟他說了句抱歉。

「……不好意思,那麼我先離開了。」櫻井將制服拉平,回頭時不忘對二宮再次露出專業的笑容。


「很高興為您服務,二宮さん,祝您旅途順利。」

×

出差總是煩悶又無聊的。不外乎就是開會、跟同事吃飯、然後再開會、再跟長官吃飯--「無聊死了……啊、死了。」

手上的主角似乎死因也是「無聊死」一樣,才剛換了一個畫面就被魔王一拳KO,二宮和也將遊戲按了暫停之後就扔到床邊,再把床頭櫃上的手機拿起來看看公司的多人群組又聊了哪些不重要的事情。

『ニノ!今天可能不能跟你去吃飯了因為我得和同事聚餐,對不起啦(>◇<;;)』

前幾個小時點開的、和相葉的聊天視窗之後得知這個殘念的消息,因為他的英文也不是很流利,這幾天不是跟一大群人一同吃飯、就是仰賴停留在同一個國家(好像是機長感冒發燒所以連同空服人員一起被扣留在原地了)的相葉雅紀那日本腔特別重卻還算得上可以的英文,現在對方沒空,他也就懶散的待在飯店裡沒有出去覓食。

但是肚子果然好餓啊,他可不想下了班之後還找同事出去吃消夜。二宮摸摸鼻子,只好換上室外鞋,自己從飯店附近找一家看起來還可以的餐廳。

說實話,他吃不慣東南亞的食物,不是偏辣就是偏重口味,儘管色香味十全,二宮還是比較懷念母親的漢堡排--可是現在眼前最清淡的只有河粉,二宮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半,沒想到這種店家竟然開到那麼晚。

--叫做PHO24的原因是因為二十四小時營業嗎?

「……Uhh……this one.」盡量避免過多的英文對話,二宮指著菜單上的圖案,然後又要了一杯水,待服務生離去後便從小背包裡拿出他的電動。
然而正準備要開啟遊戲時,身後傳來熟悉的嗓音。


「No coriander, thank you.」


登登登登~~~~~~~~~~~~~(怎樣啦
我其實超喜歡吃香菜的,所以登場的人不是我哦>////<(廢話大王

最近因為受傷的關係變得更疲累啦
如果英文文法上有錯誤麻煩在底下留言告訴我,謝謝!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