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S/智翔][R18]悪い子は誰?

[OS/智翔]
12 /20 2014
太想寫肉
太想寫簡訊
就變這樣惹。←

×※×※×
[大野智的場合]

  「我去洗澡了,智くん乖乖在外面等喔,不要當壞孩子哦。」
櫻井翔落下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活像個幼稚園老師似的),從大野智的背後晃進浴室裡。大野正專注在他的手機遊戲上,只是含糊地應了聲。
腦中原本還專注地思索著該怎麼玩才不會導致下一局我方慘敗,耳邊突然響起浴室裡頭傳來的花灑聲,反而讓大野突然不能專心了。

--剛剛翔くん說什麼來著……
啊啊,洗澡,說的也是,不然浴室怎麼會有水聲。
……不要當壞孩子是什麼意思?

腦中的轉珠路線一下子被浴室裡頭那個男人漂亮的腰線給取代,一個恍神,他的隊伍已經被敵人給殺得亂七八糟。

「啊、輸了……」他的表情有點惋惜,但心底卻沒有任何不甘心的感覺,反倒是腦海裡對那個人的妄想愈演愈烈。
對方的肌膚在水氣氤氳之下會泛起山櫻花般的嫣紅,前幾天的吻痕仍色情的留在他頸邊(為了遮掩還用了遮瑕膏),再往下一點就是蜜色的胸膛,每每輕咬上對方胸前的櫻紅時對方總會不自覺地顫動,光想到就讓人興奮起來。
還有手感極好的臀部,即使連平常有褲裝包覆都看得出的緊翹--更不要說現在對方正全身赤裸地在隔著一扇門的另一邊洗澡。

大野智盯視著浴室門,感覺像是在歡迎他去打開一樣。

……乖乖的在外面等……
太難了啦,翔くん。



「唔喔你進來幹嘛!」
「一起洗吧。」
「可以是可以啦……等等,你怎麼起反應了啊你!你剛剛在看什麼?」

看著櫻井上遮下遮,眼神又老是尷尬地飄到自己重要部位的窘困神情,大野腦中唯一想做的只有把對方壓在洗手台上好好肆虐一頓。「我剛剛一直都想著翔くん喔。」
聽到這番話,櫻井更是驚覺不妙地往浴室角落退。

大野只包著一條單薄的毛巾在下身,往櫻井逼近的模樣像極了性騷擾別人的怪叔叔,最後終於把櫻井逼到了距離洗手台最近的馬桶上。
由下而上的視線一點警告作用也沒有,櫻井自知這場仗是打不贏了,要死,好歹裝備也要穿好一點。於是他死不認輸的抽出一條大浴巾,連忙把自己的下半身也圍起來。

--被熱水燙紅的肌膚果然好色情啊。
大野模模糊糊地想,手掌卻已經攬上櫻井的後頸,伸出靈舌細細舔吻對方紅潤的雙唇。

「唔……」洗澡洗得熱烘烘的腦袋根本沒辦法思考,櫻井索性閉上眼睛,張開嘴回應大野的吻。既然躲不掉,那乾脆就栽進去吧。
大野的另外一隻手熟練地揉弄對方的胸前敏感,如同他方才在外頭想像的那樣,櫻井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繃緊了身子。他溫柔地結束兩個人的親吻,卻伸起一條腿略為粗暴地頂上櫻井的兩腿間,聽見對方參雜著低吟跟吃痛的嗓音,讓大野按耐不住地渴望聽見更多。

「翔くん身上好香……」大野又吻又咬地在櫻井身上留下或輕或重的咬痕,整室的水蒸氣讓櫻井腦部有點暈眩,加上電流般的酥麻從大野撫過的每個地方竄流到他的全身,早已沒了回話的餘力,只能低低的喘息著。

「呼呼……形狀、很明顯哦。」
「少囉嗦……啊、不要、等、不要咬……」

對方跪下,隔著毛巾輕嚙著因挑逗而早已挺立的昂熱,漂亮的手指已經探進毛巾下,直接的觸碰令櫻井雙腿發麻,多了一層布料的舔咬仍然舒服得讓他完全忍不住聲音,在不大的浴室裡迴盪著比平時聲線還要更低的呻吟聲,對櫻井而言簡直就是另外一種層面上的刺激。
感覺到櫻井抵著自己肩膀的手愈按愈緊,大野便直接扯開對方的毛巾,舌尖不安分地舔弄著小口,引出那人益加難耐的嗓音。

「哈啊、嗯……智くん、快……唔!」

即使繃緊了身體依舊無法分散襲來的快感,櫻井在發洩過後只能靠在水箱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明明才洗完澡,現在又全身都是汗了,他害臊地瞇眼看著大野把濁白液體吐在手上,作為潤滑,等到意識到的時候大野已經探入了一根手指。
櫻井攬過大野的脖子,雙腿在纏上對方的腰部時還順勢扯掉了毛巾,惹來大野更火熱的喘息。

「洗澡前還特別告訴你不要當壞孩子的……」櫻井蹙起眉頭,在大野把硬挺給推進去時,像是懲罰對方沒聽話似的,一口咬上對方的耳垂。「智くん根本沒聽到吧……嗯、」

「我、有聽到哦。」大野舔舔唇,伸手護住了櫻井的後腦。「……翔くん的壞孩子是指……」話都還沒說完,大野便故意地頂向前列腺的位置。
「啊、唔嗯、慢……你想說什麼……」

但大野接下來就沒再說話,抽送變得失速不受控,大野幾乎是對櫻井最敏感的部分瞭若指掌,每一次的頂入都在櫻井即使咬著唇也無法忍住聲音的位置,難以招架的酥麻讓櫻井渾身無力的只能掛在大野身上,任由他恣意入侵。
最後在彼此的慾望都解放之後,大野撐著櫻井一起坐進放滿熱水的浴缸裡,櫻井虛脫地靠在大野的肩膀,又再一次想到了方才對方沒說完的話。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
「嗯?」
「你剛才沒說完就繼續做了,壞孩子什麼的。」

大野智只是柔柔地笑了幾聲。


「就是、想像著你的身體,然後就開門進來把翔くん給吃了的……」
「是不是就是翔くん所謂的壞孩子呀?」
說出來的話卻帶著十足的調戲意味。

櫻井翔脹紅了臉,神情五味雜陳。

「……我不該問的,對不起。」
「呼呼,翔くん好可愛。」
「不要拿可愛形容男人啦……」

×
[櫻井翔的場合]

  經過上星期自己忘了鎖門,讓大野不小心闖入他浴室的教訓之後,櫻井翔不知為何一直很想找個機會「報仇」。
說是報仇好像有點太義憤填膺了,他其實只是想讓大野智也感受一下何謂被壓在馬桶上動彈不得的感覺而已。
但是年末不管是演唱會還是紅白都讓人忙得不可開交,更不要說他還身兼主播的工作--於是復仇的計畫就一拖再拖,三拖四延--直到今天,他們兩個終於有了同時待在家的機會。
大野智因為太累而先進浴室洗澡去了(平常都是他先洗的),櫻井翔站在浴室門口,面臨這個報仇的大好機會,他竟然開始猶豫起來。

--你在幹嘛啊!快進去啊!
再不快點,他就要洗好了喔櫻井翔!
櫻井雙手抱著胸,其中一隻手都快要做出榎本徑的思考動作,但他自己明明就應該是吉本荒野,怎麼還這樣龜毛啊?

「……翔くん?你要洗嗎?」
「呃!」

眼前的大野智似乎才剛洗好頭而已,濡濕的頭髮軟軟地塌在前額,看上去就像一隻溫和的小動物。櫻井被這個負離子滿載的畫面唬得一愣一愣,差點要忘記上次把他壓在馬桶上做到他聲音都啞掉的人就是這個傢伙,怎麼可以被騙。

「不、不用了,你先洗吧。」沒錯,對方這樣邀請他,最後他一定又是被上到哭的那個。櫻井在心中覺得自己真是學聰明了,把大野又推回浴室裡。「我等你洗好再洗。」

只見大野又再次探出頭,嗓音軟綿綿地說了一句擊退櫻井翔理智的話:


「……可是翔くん,你不確認一下嗎,浴室裡面、有沒有壞蛋?」

×

他終於成功了。
大野智總算是被他壓在馬桶上了吧!所以說有志者事竟成,他櫻井翔只要想做,沒什麼事做不到的--

「唔啊、你做什麼,太、深了……」
「翔くん分心……」

……嗯,不好意思,前言撤回。
櫻井試圖用喘息來分散他的不適,大野的粗熱像是一根木樁似的牢牢打入他的體內,腦中竟然還能亂七八糟的想著為什麼自己又是被上的那一個,明明一開始不是這樣的啊。
他都已經模仿了大野上次的行為,一進浴室之後就開始逼近大野,主動調情,甚至奪回自己的主導權,也成功地讓大野坐在馬桶上了……

……最後為什麼自己還是坐到他腿上?
櫻井腦中的為什麼已經多到連十萬個為什麼都沒辦法替他解答,他面色潮紅,緊蹙著眉頭看向大野,而對方只是沉默地給了自己一個安撫的吻。

這個人是不是該列為他一輩子都打不贏的一個人啊,他已經不想再打了。櫻井翔只差沒有落淚哭哭,卻在大野又一次的向上頂弄時落下生理淚水。
櫻井嚥下一口口水,等到尾椎慢慢有股酸麻蔓延上來之後,他才開始難耐的前後扭動著腰。然而淺淺的抽送根本沒辦法滿足大野的慾望,他托住櫻井的腰,在櫻井坐下時用力上頂,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櫻井沒來得及忍住聲音,那聲軟膩的呻吟連他自己都尷尬地燒紅了臉。

「不要突然……啊嗯、大野智你又、」
「我還想聽哦……翔くん的、聲音。」大野輕輕吮住櫻井胸前的敏感,最後吻上對方穿過臍環的小孔,埋在對方體內的火熱開始緩慢抽送著。
在櫻井解放的前一刻,大野突然握緊了他的分身,強烈的射精感逼出了櫻井的淚水,讓他只能嘶啞著嗓音求饒:「放開、智くん……唔嗯……拜託……」

「不行哦翔くん,你還沒有檢查呢……」
「……什麼啊、痛、」

大野收緊了掌心,另外一隻手還刻意探到兩人的交合處,摩娑著正收縮著容納他硬挺的入口,不一會兒,又放入一隻手指。櫻井被這樣一弄,舒服地說不出話來,染上春色的神情讓大野看了很是心動,彷彿是給予獎勵一般又來回套弄了幾下,但還是卡在臨界點。「翔くん,浴室裡有沒有壞蛋呢……」

「這種時候不要問、嗯嗚……讓我射、」
「不行喔,翔くん說了才讓你射。」

櫻井睜開水霧滿佈的雙眸,直勾勾地盯著大野,嘴裡還不時吐出按耐不住的呻吟。就算這樣無辜圓潤的眼睛讓大野差點沒把持住,他還是執意得連動一下都不肯,似乎是一定要聽到答案才肯繼續動作。

「智くん……闖入浴室的壞蛋、就是我……」櫻井翔最終還是投降於無法發洩的痛苦,在說完之後,大野滿意的低笑了幾聲,壓下櫻井的後腦和他交換親吻。

「翔くん真乖,給你獎勵哦……」
「欸?等等、不行--嗯、嗚……」
語畢,他將櫻井抱起來,壓到牆上時還先伸手攬住櫻井的後背,讓他不至於完全貼在牆面,大野鬆開束縛住對方分身的手,開始一刻不停地抽插,櫻井眼前一白,顫抖著射在大野的腹部,被對方突然收縮的緊窄給刺激到的大野低喘了一聲,也跟著達到了巔峰。

整間浴室只剩下兩個人此起彼落的喘息聲,櫻井累得將腦袋咚地一聲靠到大野的肩上,開口時嗓音還沙啞的很:「……下次再也不跟你一起進浴室……」
大野拍拍櫻井的背作為安撫。「不然、我幫翔くん刷背當賠罪好了。」

「真的?」
「嗯。」
「算了,到時候又被你抓到機會。」
「诶……翔くん都不相信我。」

櫻井翔沒有再回話,逕自扭開了水龍頭決定好好洗一次澡,心裡卻想著:因為你才是真正的壞蛋啊,可惡。


超級浴室play。(你也知道
我已經寫到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
反正就是為了肉而肉!為了想寫小壞蛋梗而寫的一篇文章!←

那時候看到他們傳簡訊的內容覺得又蘇又萌啊,好可怕啊(靠
大野智的根本就是痴漢嘛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好想看松本潤會傳什麼哦,可惡,仗著自己是主持人就不用傳實在是犯規!(你管人家

來偷聊天一下吧(?
CWT結束了呢,謝謝大家的領本,希望本子帶回去之後沒有讓你們失望~
看完之後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幫我填填這個→心得募集 (※會開新視窗)
即使是一句話也好,你的回文就是我寫作的動力>////< (老梗王
也請通販的再稍等一下哦,一定會趕在跨年前(???)讓你們收到的!!!真的!!!(喔

然後也因為本子的關係好像多了一些新朋友,在這邊說聲哈囉~我的噗平常都很無聊的,如果覺得很無聊的話儘管取消追蹤沒關係XDDDDDDDDD(爆
幾乎是每天都會發一噗,因為我受不了沒有地方說話(?????)儘管進來噗裡聊天沒關係~我不介意歪噗,除非是我在講很重要的事情啦(?
不過不管是對我還是對我的朋友們都要有基本的尊重包容友善喔~~(抄襲麥O貝

那麼最近大概就是這樣!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Re: yan

他平常都還蠻殘念的......但這則訊息真是打死人了TTTTT

我覺得翔桑的信息壞心卻透露出認真。

Re: yan

他真的.........惦惦吃三碗公><(用錯了吧
其實我覺得櫻井翔的也蠻厲害的,平常那麼殘念的人傳簡訊好攻擊性啊wwwwwwwwww

在五人當中,果然leader是最厲害,想著你的身體><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