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瑪莉蘇文堆

About EE
12 /21 2013
超級發洩區
不要管我T.T 心情越糟的話更新次數越多(幹

隨便更新,看我想更什麼就是什麼(?
但是都是超級蘇文,ㄎㄎ

×※×※×
說了都是蘇文妳還點進來幹嘛!(靠
被雷到的我可不管喔!!!!

















都幫你做那麼長一條防爆線了,我不管了。←

×※×※×
Day 1 相擁入眠

「翔くん,好冷喔今天。」
「……對啊。」

「……床就那麼大!不要把鯊魚抱上來啦!」
「我想跟鯊魚一起睡啦嗚嗚嗚他抱起來超暖的!」

--我那麼大一個人在妳旁邊妳就不能抱我嗎!
櫻井翔哀怨地看著被夾在正中央的鯊魚玩偶,心想他當初到底幹嘛要買給對方,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跟鯊魚抱在一起睡是甚麼慘狀啊。

Day 2 一同外出購物

眼尖的妳發現他正站在藥妝區動也不動,雖然眼睛被瀏海給遮住了,還戴著口罩--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專注。

「翔くん……你想買哪個?」原來是護唇膏嗎?妳納悶地看著一排護唇膏,從來不用護唇膏的妳對這些牌子完全沒概念。
「嗯。」櫻井翔從左邊拿了兩個,又在下面那排拿了一個。「妳覺得哪個好?這個是我平常在用的,可是我想換一個……」

「我怎麼知道啊,我不用護唇膏的。」
只見他略帶震驚的瞥了妳一眼。

「全買啊,你是有錢的偶像大大耶。」
「只有我在用是要用到什麼時候啊?怎麼會有女孩子不用護唇膏!」

妳蹙起眉頭,從他手中搶過其中一個。

「護唇膏做草莓口味的是怎樣啊,塗在嘴巴上的是草莓味道的不就是叫人家吃嗎--櫻井翔你笑屁笑哦!我要走了!回家我就馬上寫一篇潤翔然後是松本潤舔光你嘴巴上的護唇膏啦!」

Day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妳光是看著那個DVD的封面就覺得害怕,抬頭看看櫻井翔的臉,對方竟然也是一臉不太想看的樣子。

什麼于蘭神功啊,一看就知道是鬼片了好不好。妳心想怎麼會有人那麼笨,都知道自己猜拳很爛了還硬要跟團員猜。「……這部很恐怖耶,翔くん你是笨蛋嗎?」

「沒辦法,猜輸了就是要看……」
「……那我要去睡覺了。」
「等等!不要走!拜託!」

櫻井求助無援的無辜眼神讓妳沒辦法置之不理,妳沒好氣地走回來,按了播放鍵之後,趕緊橋好一個隨時可以遮住臉不要看的姿勢。
只見櫻井也縮到妳的旁邊,伴隨著鬼片異樣的音效,他垂著眉頭,低聲說了一句:

「會怕的話,就把我的手抓去遮吧。」



「……比起抓你的手,我們不如不要看啦笨蛋啊你……」

Day 4 一方的起床氣

~想不到~

Day 5 做飯

原本你是想要有一個很會做菜的女朋友的--但是生活怎麼可能事事順利,你最終還是交了一個不太會燒菜的另一半。
其實你並不知道她究竟會不會,但是她從來沒有幫你做飯過啊,即使知道你是個大吃貨。

--好吧,沒關係,做飯有什麼難的,你櫻井翔都已經拍過大廚了嘛!

「翔くん,你、你的肉要焦掉了啦!」
「欸?啊啊啊真的!」

女友比你的動作還快,原本還站在門口嚷嚷,下一秒已經衝到爐子前面幫忙把肉翻面,你震驚地連菜刀都沒放下,愣愣地問:「小緆,妳其實會做菜?」

「當然啊,這是基本技能好嗎。」她拿過你手中的菜刀,一邊碎唸著怎麼有人把肉切那麼醜,一邊切起上砧板上被你切得亂七八糟的蔥。

「那……那妳為什麼不做啊?」身為粉絲都應該知道他最想吃到女友的料理了吧?

對方停下切菜的動作,理所當然地說:「我哪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做不對胃口怎麼辦?」

「馬鈴薯燉肉。」
「你叫外賣比較快。」
「什麼嘛……」

只見她看了可憐兮兮的你一眼,最後默默地開口:「……去買馬鈴薯啦。」

Day 6 大掃除

「翔くん,我們來大掃除吧?」
「好。」

(兩個小時後)

「……翔くん,打電話給松潤你覺得怎麼樣?」
「……Good,我現在就打。」

松本潤來到櫻井翔家之後看到被兩個人越整理越亂的慘劇之後,差點沒直接說「你們乾脆搬家比較快」。

Day 7 瀏覽過去的相片

「你看!03年的你!」
櫻井翔愣愣地看著女友手中的相片本,對方還興高采烈地翻下一面,竟然是更多更多的、小時候的照片。

「妳從哪裡買來的啊?這好久之前的了。」
「周邊店呀,還有這張你看--金髮好萌哦,好喜歡金髮的翔くん喔嗚嗚!」

--怎麼平常誇他都沒那麼直接,照片裡面的那個金髮小鬼頭明明也是他,怎麼就是有種女友變心的感覺?
櫻井圓潤的大眼都快要眨出一罈醋了,心中頓時有股說不出的挫敗感。

「喏、翔くん。」女友突然又靠回自己肩上,給自己看的是今年這場演唱會的限定照,櫻井納悶地看了她一眼,表達他的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現在胖了。」
「喂!」
「但我還是會每一張都買的,櫻井さん請繼續那麼萌哦。」
「什麼啊,到底是誇我還是罵我啦……」

Day 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櫻井翔滿意地拿出今天剛買回來的香薰蠟燭,還像是沉默的炫耀一般,直接在女友面前點燃它,等待香味慢慢散開來之後,他更是心滿意足地點點頭。

他指了指蠟燭,「怎麼樣?」
然而女友明顯是不明白地看了他一眼,又困惑滿點的看了看蠟燭。


「呃,蠟燭翔?」
「不是、我是說香味怎麼樣啦!」

Day 9 相隔兩地的電話

妳在看完直播的新聞之後,迫不及待地用LINE傳了一個「今晚也好專業」的訊息給對方,過沒多久,手機便震動起來。

「喂?」
『喂?小緆?』
「越洋電話超貴的,臭有錢人,我要掛電話了。」
『等等、我只想親口跟妳說聲……謝謝妳在台灣還是有看我的新聞。』

『對了,妳寒假是什麼時候放?』
「啊啊對喔忘記講,一月十九,嗯、會去找你……」

妳不得不承認,比起從電腦裡面傳來的報導的聲音,還是從手機裡面聽到的要溫柔多了。

「嗯,翔くん晚安。」
『晚安。』

--畢竟是只對妳一個人的嘛。

Day 10 早安吻

「二宮和也翻過身,扣住櫻井翔的後腦柔柔地吻上他的唇……然後二宮和也笑著說:『翔ちゃん,早安吻可是男人的浪漫唷。』……」

櫻井翔一字一句地把女友寫的同人文唸出來給另外一個主角二宮和也聽,而對方抬起頭時,噁心兩個大字已經完全寫在臉上。

「櫻井翔,你,不要靠近我。」
「不是!是小緆寫的!」
聽到對方女友的名字,二宮難得地挑了挑眉。
--敢把我寫得那麼肉麻,不整整妳怎麼行啊?二宮放下手上的遊戲機,拍拍櫻井的肩膀。「吶、翔さん。」
「嗯?」

「告訴你一個讓她不會再寫下去的方法吧。」




「翔さん,怎麼樣?」
「……ニノ,你說的真的是對的。」

二宮和也勾起唇角。「沒錯吧?就跟你說了你直接給她一個早安吻,她就會覺得很噁心--」

「不是,我說她文中的你說的那句,真的是對的。」
「……哈啊?」

櫻井翔只是盯著他的報紙沒再說話,腦中卻盡是今早對方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滿臉通紅的模樣。

Day 11 替對方挑衣服

妳一直記得曾經有人說過櫻井翔私下的穿著太路人,反正偶像怎麼樣都還是個人,私底下樸素一點哪有關係?
但是……

「翔くん……你明明怎麼穿都……」
「……怎麼了?不適合?」

妳瞪著眼睛摀住口鼻,搖搖頭說沒事,又拿了一套西裝把他趕進去叫他換,接著馬上拿出手機傳了張剛剛拍的照片給朋友。

「櫻井翔怎麼穿都好帥嗚嗚嗚傑尼斯就是傑尼斯帶他來挑衣服真是對了!!!!(附圖)」

然而在更衣室裡面的櫻井翔還多心地想著他的品味該不會連女朋友都受不了。

Day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和女友逛街經過寵物店,結果女友竟然看著某種動物說「哇好可愛好像你喔」,如果是你們會怎麼辦?』

只見聊天群組很快地就給了櫻井翔最佳解答:

「哈哈哈一定是倉鼠對不對!」
「跟她說『所以養我這隻倉鼠就可以了吧』把她拉走啊,翔さん你沒這樣做?」
「翔くん真的跟倉鼠蠻像的,吃相更像」
「翔くん,養魚比較好,不要養倉鼠」

櫻井翔的心中好像有什麼碎掉似的,默默地決定已讀不回。
--為什麼他就算不說也會被猜中是什麼動物啊,他才不像倉鼠咧!他是獅子好嗎,獅子!

×

「這個不行。」
「欸--這個呢?」
「不行!」
「為什麼!」
「牠不會掉毛、又很漂亮耶!」

看著女友手上抓的飼養用玉錦蛇,櫻井翔除了覺得噁心之外,還打了個冷顫。「小緆把牠放回去,我們養倉鼠不好嗎倉鼠也不會掉毛也很可愛啊又跟我一樣會吃--唔喔喔喔不要放到我肩膀上!拿走!拜託!」

Day 13 一方臥病在床

  他曾經聽說生理期來時的生理痛大概就像自己的重要部位被重重踩過一樣痛(儘管他也沒經歷過),在看見自家女友窩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地看書,連答話都是比平常更冷淡的面無表情,櫻井翔大概可以理解一點那有多痛了。

可是從小到大幾乎沒看過妹妹生理痛的模樣,他只知道生理痛大概要敷熱水袋還有吃點巧克力好像會好一點--但是在詢問之後只得到一個答案是「都沒用」。


--他已經快要覺得連自己都沒用了,在這種時候殘念會不會有點太差勁了啊櫻井翔?
櫻井惆悵地思索著該如何是好,拉了張椅子坐在女友旁邊,最後低聲問道:「小緆……要不要睡一下比較好,還是我拿止痛藥給妳吃?」

「……沒關係的,每個月都這樣。」
「我剛剛有問松潤,他說有藥可以調身體,要不要我幫妳買?」
「那很苦耶……而且也幫不了現在的我呀。」

對方最後虛弱地說要到床上躺躺,而櫻井翔應允的同時也看見對方的手正摀在腹部上。或許是為了減緩疼痛?就跟熱水袋有一樣的效果--

於是他選擇去把自己要看的報紙全部拿進來,坐到床邊。



「……你要幹嘛!」
「幫妳捂著比較不痛吧?」

女友一臉困窘,小聲地碎唸不需要這麼麻煩,櫻井像個老師似的用著略微命令的語氣,柔聲說道:「行了,我體溫比較高,手也比較大,總比妳自己捂著來的好。」

「不要……這樣你就不能做你的事情了啦……」

櫻井蹙起眉頭,放下拿報紙的手捏了捏對方的臉。「偶爾也總讓我做點男友該做的事情吧?」


對方被堵得啞口無言,最後只得默默地將手蓋在櫻井的手背上,才肯乖乖閉上眼睛。
而櫻井翔心底卻有些得瑟地想著自己剛才那句簡直是比節目上要厲害太多了--自己還是有不殘念的時候嘛。

Day 14 與對方有關的夢境

「我中午睡覺夢到松潤帶我去逛街買東西耶……他好溫柔喔,他還幫我提袋子。」
「哦……我也會幫妳提袋子啊。」
「他還幫我搭衣服,跟我聊了超多翔くん的事情。」
「嗯?」

「最後他偷偷跟我說……他喜歡翔くん超久了!後來我就叫他跟翔くん告白……」
「……」

櫻井翔決定無視掉接下來女友的開小花,心中不知該是放心他的女友沒有變心,還是緊張他的女友根本就很想把他賣給團員。

Day 15 幫對方吹頭髮

「小緆,妳這樣會感冒的。」

還沒來得及回話,櫻井翔已經拿了吹風機跟毛巾過來,先是幫妳把髮尾擰乾,接著就開始幫妳吹起頭髮。
暖烘烘的熱氣讓妳舒服得閉上眼睛,像是乖順的家貓。

「妳頭髮長好長了呢。」
「對啊,短髮好膩所以想留長了。」

上方傳來悶悶的笑聲,妳光是聽就能想像對方是怎樣的笑臉,也跟著勾起嘴角。
妳帶著些許笑意,說道:「而且等我留長了,頭髮要吹比較久,就可以享受久一點你的服務啦。」

久久不見櫻井的回應,妳正想張開眼睛看看對方在幹嘛,卻被他摀住了眼睛。
櫻井隨即將吹風機開到最強,小小聲地說了一句:「……妳想要的話每天都可以幫妳吹頭啊。」

「嗯?」
「沒事。」
「我說真的嘛,櫻井翔幫忙吹頭耶!超高級飯撒,the king of 飯撒。」
「噗嗤、妳在說什麼哈哈哈--」


[在耳邊漫語的低音]/[啃吻脖頸]/[無條件接受]

  櫻井翔看了看自己貼在電視底下的對戰表--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沒想到再八天就結束了,世界盃足球賽。
他並不是每晚都能準時收看世足,就像自家的女朋友也不是每個星期一夜晚都會看自己的新聞,但是只要每一次他要看足球,對方總是會窩在自己旁邊陪到結束。(搞得對方連足球基本知識都懂了)

而今晚阿根廷最終還是以一比零戰勝了比利時,櫻井翔關上電視,把一旁還剩沒多少的啤酒一飲而盡,瞥向在比賽剛開始十分鐘時還和自己擠在一起看阿根廷進球的女友,現在已經窩到沙發另一端睡得香甜。

早就在看比賽前和對方說了比賽結束後他還得再看一下台本才會睡,但對方也只是盯著螢幕對他輕輕地說沒關係。
一直以來都是像這樣子,接受著自己的忙碌及永遠額滿的行程表,然後連好不容易挪出的、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都還陪他做他喜歡的事情。

他感覺他自己也過著像栗原一止一樣的生活,現在。
曾經在訪問中說過自己有點羨慕一止能擁有那樣的妻子,那樣一個連聽見自己又得因為急診而臨時離開時,也只是說一句「好了好了知道了」的妻子。
現在他不是也有了嗎?對自己難以規律的生活卻依舊無條件包容的人。

櫻井起身拿了件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地蓋在對方身上,然後湊近一點,讓對方靠在自己身上睡,他才拿起旁邊的台本開始翻閱。

×

她醒來時感覺自己正處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睜開眼睛看見的正是那個自己曾經只能隔著螢幕心動的側顏。不可否認的是她還是難以抑制的心頭一滯,還順便在心裡叨了一句到底要怎麼生才能那麼好看。

對方一手攬著她,一手翻著擺在腿上的台本,似乎是認真過了頭,根本沒有發現她已經醒來。她模糊地想到了自已曾在網路上看到的某篇文章,隨地湊近對方,張開嘴,如同咬一口水果似的,咬上對方曝光率極高的頸項。
感覺到對方小小的驚愕,她像是鬼迷心竅似的又將嘴唇貼上他的頸部,正好是頸動脈的位置,規律的跳動傳達至她的柔軟,像是對方的心臟同時把血液一齊打入了她的心臟那樣令人感到溫暖。

櫻井翔有些錯愕地低頭看向他這個和自己相同,連一句愛都不會放在嘴上的女友,不知道是睡昏了頭還是突發奇想--無論是哪者,他都不爭氣地緊張起來。

對方不發一語地抬頭看向他,因打呵欠而充滿水氣的雙眸還睡眼惺忪地眨了好幾下,櫻井翔最後還是沒忍住心底的激動,低下頭朝對方的下唇輕咬了一口,然後才覆上自己的唇。
睜眼看見女友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原本摟著對方肩膀的手按上對方的後腦,順著蜻蜓點水般的碎吻將對方放倒在柔軟的沙發,腿上的台本也隨著動作掉落在地板上。

從嘴唇經過臉頰,停留在對方通紅發燙的耳廓,櫻井抱住現在比他還緊張的女友,在她耳旁低聲喃道:「一直以來辛苦妳了,小緆。」

過了良久,她才回抱住櫻井寬闊的肩膀,埋在櫻井的頸窩,小聲地回了一句:沒關係的。


因為是你,所以沒有關係。
她輕輕地再覆誦了一次,然後感覺到對方把她抱得很緊很緊。












「……櫻井翔你好重……」
「啊、抱歉……妳要不要先去睡?我台本還沒看完。」
「你看完都早上了吧!」
「……那,去睡?」
「當然啊--等等不要把我抱起來啊啊啊不要公主抱嗚嗚嗚嗚櫻井翔白痴喔--」


(在這裡附贈一下文章中剛睡醒的我想到的那篇文章內容)
<親吻各種部位的不同意義>
耳朵:誘惑
臉頰:親愛、滿足感
脖頸:執著
嘴唇:愛情


[還ASK點文][被大野智緊抱的櫻井翔][被櫻井翔緊抱的EE←]

  「我好想……被大野智抱住哦。」

他們是人稱的人生勝利組。
人天生長的就好看、有幸進到一家好的公司、荷包賺得飽飽的、甚至還交了一個外國女友--

然後他的女朋友竟然跟他說她想和另外一個男人擁抱。
砰地一聲,櫻井翔倒車失敗,撞上了停車場厚重的水泥牆。

同車的經紀人嚇了一跳,趕緊跳下車查看車尾有沒有怎樣。「櫻井さん你怎麼了……」幸好車沒給他撞壞,不然公司要求賠償的可是他--經紀人捏了好幾把冷汗,看著今天一早就不對勁的櫻井翔,先是莫名其妙地表示要自己開車,現在竟然還停車停到撞牆!

「抱歉……剛剛在想事情。」
「想什麼啊?」

「想我是不是應該跟大野さん交往,我女朋友會比較高興,待會見。」
櫻井翔面帶微笑吐露出的驚人話語差點讓經紀人信以為真。

×

「那個……大野さん。」
「嗯?」

櫻井彆扭地坐到沙發上,緊蹙的眉頭彷彿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大野智一臉茫然地看向他,心裡卻想著該不會翔くん殺了人沒讓他們知道。

「就是……嗯……待會在節目結束之後我女朋友會來找我……」
「……嗯嗯。」
「你……可不可以……」
「……可以?」

「好好的,緊緊的,抱她一下。」

大野智盯著櫻井明顯是不甘願卻又無奈的眼神,最後還是沒忍住地抖了好幾下肩膀。「呼呼……翔くん,在吃我的醋?」

「廢話!」櫻井抹抹臉,趕緊拿起報紙遮住自己的臉。「你知道她今天跟我講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我好想被大野智抱住--有人會講這種話嗎!」
「可以呀,沒問題。」

說完,大野就伸手攬住櫻井的肩膀,一把將他抱進懷裡。櫻井手上都還抓著皺巴巴的報紙,無辜的大眼朝上看著大野得意的表情,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而大野又呼呼呼地笑了好幾聲,「翔くん真是不浪漫呀。」

「這樣、你就可以抱住她,跟她說你這是在……」
「傳遞大野智的擁抱喔。」

接收到櫻井崇拜的眼光,大野忍不住心想翔くん的女友交到一個感情神經那麼大條的人真是辛苦了。

×
(以下是me視角←)

對於第一次來到電視台內部的妳,即使手上抓著通行許可證,妳還是遮遮掩掩地來到了上頭寫著『嵐』的休息室外頭。
待會要是一次見到另外四個生人,妳直接在這裡死掉怎麼辦……妳心底忐忑到了極點,但是站在門口要是被別人覺得很奇怪,妳也挺不好意思。

沒想到妳都還沒敲門,裡面就率先有人打開了門。
「啊。」
和妳身高差不多的貓背男人略微詫異地看著妳,像是非常努力地在腦中搜尋妳是誰。「啊,翔さん的女友?」

「……嗯!初次見面,你好。」
妳脹紅著臉,朝他緊張地鞠了個躬,他點頭向妳示意後,朝裡頭喊了一聲。「櫻井同學--你可以回家了--」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我來了等等!」

好爽喔幹……爸媽,我出運惹我上輩子一定燒三萬把好香……待會還要傳LINE跟他們說二宮和也真人好萌嗚嗚嗚肩膀好窄又好帥……二翔也爆幹萌的嗚嗚嗚回家寫文……
妳在心底想著完全不符合形象的話語,甚至開心地忽視掉自己本身就已經夠幸運能成為櫻井家長子的另一半的事實。

直到坐上車時,妳才回過神,興奮又快樂地把每一個熟人的聊天視窗都發了一個「我見到二宮和也生人啦爽爽爽」的訊息(順便丟了好幾個海豹衝刺的貼圖),但妳此時也才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

「翔くん……」
「嗯?」

「糟糕了,我看到ニノ本人就太高興,結果忘記跟大野さん--唔、」
話都才說了一半,妳就被對方緊緊納入懷中。妳先是愣了愣,兩個人像這樣擁抱的機會實在是少之又少,對方熟悉清爽的香水味繚繞在妳的鼻尖,讓妳不自覺也回擁了一下他,並安撫似地摸摸他柔軟的頭髮。「怎麼啦?」

「妳不是說想要大野さん的擁抱嗎?」
「說是說了……所以?你跟大野さん靈魂交換--」
「噗哧、不是……」

「我這是在傳遞他的擁抱喔。」從語氣都聽得出來櫻井翔覺得自己反將了一軍的得意。「他剛剛啊,緊緊地抱了我一下。」

聞言,妳整個人都不好了。


「……怎麼個抱法?」
「嗯?」

心裡還正想著這次總該不是他自己吃醋了,櫻井暗自開心地又抱了抱對方,隨意地回:「就抱住啊,還有什麼抱法?」

「幹……真假……」
「……怎麼了?」

在眼角餘光瞄到女友拿起手機開始迅速地打字時,櫻井這才想起來一件最要緊的事情--他女友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啊。



「小緆,不准!不可以!」
「來不及了我已經跟他們說了這個梗!」
「笨、這有什麼好說的啊!而且這才不是梗咧!」
「山組好萌喔嗚嗚嗚--」

可惡,到底喜歡的是他還是他跟其他人的配對啊……
櫻井翔默默抹去眼角的淚,突然覺得只是單純想要大野智擁抱的女友其實挺好的,但也已經回不去了。



  「ニノ,你有玩過BIO嗎?」

電動達人二宮和也詫異地抬起頭,再三確認眼前的那個人是他的好團員櫻井翔。

但真的是櫻井翔嗎?
那個櫻井翔?那個看到鬼嚇得跟小女生一樣的櫻井翔竟然會知道惡靈古堡?
經過多重的仔細思考,二宮內心得到了一個小小的答案,可他沒說出口,只是點點頭。

「……那個好玩嗎?」
「好玩啊。」
「不是很恐怖嗎?打殭屍之類的。」
「嘛……要說起來是有點噁心啦,不過做得很好喔?出了很多代呢,我跟相葉さん之前有一起打啊。」

一講到電動就開始滔滔不絕,只見櫻井翔的眉頭愈蹙愈深,二宮更加確信自己心中的答案絕對沒有錯。
其實身為一個男孩子,櫻井翔是不討厭電動的,只是童年沒怎麼能參與而已,這點二宮心裡再清楚不過,要說起讓櫻井開始不喜歡電動的話,大概原因也只有一個了吧。

就跟一般情侶一樣,女友老是抱怨男友打電動都忽略他什麼的……
在這個傑尼斯偶像櫻井翔的身上,可是反過來的啊。

二宮和也忍不住噗哧地竊笑了幾聲,引來櫻井的注意。

「ニノ,不是你想的那樣。」
「嗯?」

櫻井語重心長地開口說道:「如果她只是一直打電動那我也沒有意見……」


「她是在看實況,而且她完完全全被遊戲角色煞到了,你知道嗎?她竟然為了看實況連我的新聞都忘記,昨天VS嵐也沒看,我回家後還跟我說哪個角色真的很帥--ニノ你不要笑!」
「哈哈哈哈你現在就像一個深閨怨婦--」
「什麼啊!誰是深閨怨婦!」

二宮和也邊大笑邊拍拍櫻井翔的肩膀。「翔さん,我這麼跟你說吧?」

「你打不過的喔?遊戲角色可是帥到超越了長相的帥呢。」
「你還是祈禱一下她周六會不會看しやがれ比較快。」

--遊戲這種事情,怎麼會拿來找他抱怨啊?
要是他有這種女朋友就好了,他就不會被抱怨打電動打一整天。

無視掉櫻井愈發沮喪的臉,二宮和也繼續打他的手機遊戲,毫不留情地丟下一句:


「不要小看遊戲宅喔?」
「翔さん,能阻止遊戲宅的,只有遊戲宅自己而已。」


我一定要說一句
就是

BIO6的傑克帥翻天
已戀愛,期待7代T////T(幹


【1206自肥蘇文(幹)】
自肥大王揪4我
12/6自肥生日蘇文><(幹

×※×※×

數字正好轉換到0:00之際,妳收到了來自那人的簡訊--不偏不倚、分秒不差的祝福。

『小緆,20歲生日快樂

沒能幫妳慶祝真是抱歉,但我準備了這個
月底見面再幫妳慶生吧

那麼
接下來
請用空氣吹法來吹蠟燭
m(_ _)m

(附圖)』

看著附上的照片竟是一塊完整的草莓蛋糕,上頭插了恰好20根的細小蠟燭,還都點著火。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個人明明不怎麼吃甜,這麼一大塊要吃到民國幾年才吃得完啊。
妳默默地登入了Skype,按下通話鍵。

「小緆?聽得到嗎?」
「呼--」
「噗、哈哈哈哈--」
「嘿嘿……對著螢幕吹氣的我看起來超笨的耶。」

下一秒,總是被妳笑是歐吉桑的對方竟開了視訊,俊秀的臉孔毫無預警地出現在螢幕前,即使每天都在噗浪微博看到有些膩了,妳仍舊敗在對方私底下特別柔和的模樣。
妳呆滯了幾秒,然後朝著鏡子撥撥頭髮,也隨即開了視訊。

「啊,妳剪頭髮了嗎?」
「你也是啊。」
「唔、是這樣沒錯……」

他趕緊從一旁捧起蛋糕,仍是完整的樣子,妳一想到他之後又要為這麻煩的甜食大大困擾好幾天,就忍不住大笑出聲。他摸摸鼻子,好似也明白妳在笑什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會帶去分給團員吃啦,我自己才吃不完。」

「那你就買一小塊就好了嘛!」
「小塊多沒誠意啊!」
「我又吃不到哪有差--那你至少吃一塊,吃給我看。」
「噗嗤、好啊。」

久久未見『倉鼠餵食秀』的妳立刻雙眼閃閃發亮地盯向螢幕,對方花了好一陣子才找到刀子,還不時碎唸著啊啊可惡切歪了,他用小盤子乘起一塊造型可說是傷痕累累的蛋糕,上頭的草莓還歪歪斜斜。
他插起那顆草莓,沒想到下個動作是朝著鏡頭遞。
「啊--嗯。」在快要撞上攝像頭時,又拐了個彎,俐落地進了他的嘴裡。
妳撐著下顎瞧對方吃得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似乎覺得好像自己不用吃到蛋糕就能明白那個美味,而他時不時尷尬地抬眼看妳幾眼也讓妳腦中倏地有了好多串文字默默成型。

「怎麼搞得像我生日一樣……」
「好萌喔……倉鼠……」
「喂!所以妳是跟倉鼠交往來著嗎!」

後來又閒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關於他的工作、關於妳的課業,在談到妳覺得對方的solo服真的很好看時,對方還害臊地飄移了視線。
明明都要34了,為什麼總能像個二十多歲的大男孩似的每每都讓妳覺得可愛呢。
或許是生日使妳有些感性起來,妳靜靜地透過螢幕看著隔了一片大海的他,輕輕地說:

「翔さん。」
「嗯?」
「謝謝你那麼忙還幫我慶生。」
「……應該的,怎麼了?」

妳將手伸向鏡頭,像是想穿過螢幕點上他的臉。

「……好想趕快看到你啊……想趕快去日本……」
「想看見你在舞台上的樣子……什麼的,從宮城那時候就一直這麼想了……」
「……唔唔唔沒什麼啦,只是每天都在看著手機倒數覺得很期待而已啦。」

自己說著說著也害臊起來,妳縮回手,改為雙手合十掩住自己的鼻子,看見對方似乎也被自己突然的這番話嚇到了。
也是啊,你們都不是會講這種話的人嘛。妳在兩人這漫長的沉默之中越來越尷尬,在妳正想開口自嘲的同時,對方朝著妳招招手,示意妳距離螢幕近一點。
妳心想該不會是自己的模樣沒被鏡頭好好地收到,湊近的瞬間,對方壓低了嗓音的語調溫柔地鑽入妳的耳裡。

「……我也、很想見妳。」

然後他也湊近了鏡頭,猝不及防地給予妳一個吻。


「……」
「……」
「……殘念,你親到的是鯊魚先生!」
「哈哈哈哈什麼跟什麼啊!」

果然還是這樣的模式比較好一點。
妳趕緊抓起擱置在一旁的鯊魚玩偶向他揮舞,看見他明明爽朗的笑著卻紅透了耳根的模樣,妳終究是沒忍住的心滯了好幾秒。
最後兩人總算又開始了沒什麼意義的閒聊,心裡卻不約而同地想著--

糟糕呀。
這樣的要是多來幾次,心臟大概承受不了吧。

/
自肥的超快樂的......
實際上是孤獨的一人在螢幕前遲遲等著噗浪看有沒有人會記得我的生日(淒涼)
不過有被記得真是太好了,嗚嗚嗚

【自肥後話(還有啊)】

「啊對了,禮物等見面再給妳。」
「居然還有禮物嗎嗚嗚嗚你是佛祖嗎!」
「噗、什麼啊,生日沒有禮物才奇怪吧?」
「明明翔君穿個女僕裝把自己送給我就好了>///<」
「……我掛電話了。」
「嗚嗚嗚QQ」
「……我是絕對不會穿的喔!」
「QQ好吧。」
「妳也太想看了吧!」
「那其實翔君把自己打個蝴蝶結送給我也可以>///<」
「笨蛋嗎妳!早就已經是……」
「……」
「……」
「這個話題差不多可以結束了,我覺得。」
「……嗯、嗯,都是我的錯,抱歉。」

(完全是笨蛋的兩個人好像還蠻不錯的(幹)


/
Ask點點文

※KISS&HUG&有點害羞和曖昧的感覺
※在家裡和在外面的反差氣氛或相處方式

分開來寫了!
不過故事是連貫的><雖然只是蘇文但不小心動真格去寫了還希望點文的妳可以喜歡(爆
要是看完能給點回應就更好了,在Ask完全不知道妳是誰但還是希望有所交流>///<(靠

×※×※×

看著電視裡的他在節目上談笑的模樣,妳幫他見底的空杯又倒了一點熱茶,就著不會打擾他的姿勢,輕輕地拉高蓋在兩人身上的毯子。
是妳特別買的--一摸到這個觸感就知道你們倆絕對會愛不釋手,買回家後他果然中意的眼底星光閃閃,連寫詞時都喜歡披在肩上保暖。
他沒有想看螢幕裡的自己的意思,僅是湊在妳身旁看著隔天要用的資料、滑滑手機,偶爾看到什麼有趣的會把手機靠過來要妳看,卻始終沒有出聲。

妳瞅了瞅現實中的、他沉靜的側顏,又正好看見節目中他充斥著笑意的眼角及健談的樣子,忍不住覺得,果然還是不習慣啊。
--因病而帶著些許虛弱的對方。

妳忽地興起一股莫名的衝動,伸出窩在毯子裡溫熱的手,蹭上他的額頭。
見到他的疑惑,妳說:「退燒了哦。」
「嗯,」他沒有躲掉妳摩挲了下他眉心的指尖,輕聲回應。「今天錄影的時候大概是最不舒服的時候了,現在沒什麼感覺。」
「生田さん也來了卻不能胡鬧,會不會很寂寞?」

像是訝異妳看穿了他的心思,他挑了挑眉,「……但也沒辦法,我怕傳染嘛,人也不舒服。」
「呼呼……殘念。」
「就是嘛。」

「但我還是很期待看到PV哦。」
「嗯?想看到我沒精神的樣子要等到Making喔。」

妳無奈地垂了垂眉頭笑出聲來,待廣告的音樂響起時,妳看著以日本傳說作為腳本的手機公司廣告,悄聲說道:「想看的是一開始錄影就帥得像沒病的你好不好,生病的就在我旁邊,我看Making幹嘛啦。」
言下之意便是,你趕快好起來。

無視掉他若有所思的眼神,卻沒料到他的下一個動作竟是湊妳湊得更近,最後他趁著節目開始的同時喊了妳的名字,在妳轉過頭的瞬間垂首覆上一個不輕不重的吻。
妳嚇得閉上了眼睛,能感受到他的氣息離妳好近好近,包括因感冒而微重的鼻息,還有唇角所殘留的茶香,混雜在沐浴露的香味之中,讓妳有些暈眩。
接吻的時間比以往都還要長,妳絲毫不敢睜眼,定在原地任由妳的病人像是索取著安慰似的一下又一下的反覆親吻,當妳腦中閃過了自己現在正在和誰接吻的想法時,全身倏地熱得彷彿妳才是高燒的那個。
沒什麼接吻經驗的妳最終是投降在對方愈漸纏綿的唇,伸起手主動攬過他的頸子,把頭緊緊地埋入了他的頸窩,才發現其實和妳相差了十歲有的對方,體溫也高得不像話。
他這才既尷尬又害臊地發話:「……我是不是又燒起來了?」
「……笨蛋,都要傳染給我了你才不會燒咧。」

聞言,兩人才互擁著對方笑了開來,妳突然心想,傳染給妳也沒關係。
只想看到身旁的對方能如螢幕裡那樣的神采奕奕、半夜能不再因他的咳嗽而擔憂要不要拿自己的氣喘藥給對方,那就好了。

/

緊急替對方送去忘記帶出門的藥,在休息室裡妳趕緊幫他量了下體溫,確定沒發燒後,才稍稍安心下來。
而藥效尚未發作的櫻井翔依舊間斷性地咳嗽著,面對晚上要報導的新聞稿,他眨了眨疲勞的雙眼,還是將內容一一吸收進腦裡。
妳坐在他身旁,一下又是幫他抽面紙,一下又是去幫忙倒熱水,最後他甚至不舒服的把腦袋靠在妳的肩上,開口時嗓音已被病情弄得有些沙啞。

「謝謝妳特地過來。」

而妳捏捏他的後頸,又調正了有點歪的領帶,輕輕地對嵐的主播先生說了聲,晚上加油。

×

在拍攝現場的對方儼然是另一種氣場。
原先虛弱的樣子如一抹雲煙,剩下的是和村尾及其他主播們認真彩排討論的模樣,妳偷偷地站在出口的地方,只是想看看對方藥效發作了沒。
而在開始前幾分鐘他總算是注意到妳,驚愕之餘,眼神也倏地溫和了起來。

妳就是能看得出來。
對方即使僅是眼神的改變,妳也看得出來。
那是只對著妳才坦露的表情。

他用唇語說了聲:回休息室等我,好嗎?

看見妳點點頭,他才再一次地專注了心神,是妳既陌生又熟悉的神情。

現場的你是這個樣子的呀。
回休息室透過螢幕看他的同時,妳不禁想著,其實妳依舊會心動於他西裝筆挺卻嚴肅疏遠的模樣,但也一樣喜歡著在休息室裡依賴自己的對方--

這樣的反差也很好。
都是妳和他的秘密,妳聽著那聲再熟悉不過的晚上好,心底的滿足感如烘烤的麻糬,暖呼呼地膨脹了起來。

/
太在意他的身體狀況了
寫著寫著要是沒有親親抱抱我大概比較像是他老媽!(靠
看到他說半夜睡的時候咳特別厲害,身為呼吸道極度敏感的我簡直不能再更同意……感冒時永遠都沒有睡好的一天,他讓我太有親切感了嗚嗚
但還是希望他早日康復,短期目標是恢復到蹦蹦跳跳的34歲!(老媽語氣)



  「偶爾也很想要有個人把我擺在第一位呢。」

櫻井翔停下敲鍵盤的手,感受到背後靠著他也在打字的對方用著後腦杓以不輕不重的力道敲了敲他的後腦杓。
他心底瞬間晃過千百種『如何讓女友高興』的回答,可後來想想都駁回了,畢竟對方老是以漢子自稱,平時相處的方式也跟自己和男性友人相處的情形差不多,這樣子的女友可不能用『一般女友』的方式來給予答案。
左思右想想不透,櫻井最後默默地回了一句:「……怎麼這麼說?」

這個回答真是聰明透頂了對吧。
櫻井腦內自動蹦出的想像友人二宮和也朝他點點頭。

「……就是,我無病呻吟的時候他就會是全世界最用心在安撫我的人。」
「等等,我、我沒有嗎?」
「還沒講完嘛,」

女友輕輕地靠在他的肩上。「我有時候都會這樣想啊……就算自己有煩惱,但因為自己周遭的所有親友也都有煩惱,所以我不可以把自己的煩惱再加到他們身上了。」
「這種時候就好想要有一個這樣的人喔……可以盡情把自己最無謂的小事都說出來,自己也不需要顧慮到對方心情的對象,然後他還可以安慰我。」
「妳只是想要工具人吧妳。」櫻井無奈地用肩膀頂了頂她,隨即聽見她心虛的笑聲。「如果朋友都讓妳那麼不放心,那他們知道的話也會很難過喔?」

「嗯……可是我不想讓他們為了我煩惱嘛。」
「妳現在這樣講出來之後,我不就得為妳煩惱了啊?」

她沉默了下,「……可是翔君肯定也沒有把我擺在第一位吧?」
「哪有人這樣說自己男朋友的啊……」
「呼呼,你心虛。」
「……」

「又沒關係,我也沒有把你擺在第一位啊。」她的語氣極為淡然,只是在把自已認為理所當然的話說出來。「嗯……應該說,我們身邊都還有很重要的朋友、你還有嵐,還有我們雙方的家人,大家都很重要啊,就連雷都很重要……所以擺在第一位的那個對象根本就不存在嘛,就算我想找一個把我擺在第一位的人,也是找不到的。」
「我們只是在尋找一個最接近的對象而已。」
「好險我找到的是你,你真的很好,雖然也不是最好的啦……」

「可是能遇見你真的很幸福了喔。」
「我繞了一大圈其實只是想講這句話而已……好痛!幹嘛敲我頭!」


「……把我當工具人也可以啦,我又不在意。」
「噗哧、你這句話拿到演唱會跟粉絲說好了,她們會嚇哭的。」
「才不會嚇哭呢哈哈哈……」



「我覺得我以後應該要用別的方式喊妳。」
「蛤?」

以往櫻井翔還會震懾於身為台灣人的對方那一聲「蛤?」,畢竟對日本出生日本長大的他而言,那可不是什麼好的反應。
不過習慣真的是最恐怖的事情了,櫻井心底這麼想,看著對方僅是困惑的臉,平靜地回:「妳啊,雖然本名裡面半個翼也沒有,可是喊妳榛(はる)也怪彆扭的……中文也不是那個發音吧?」
他搔搔臉,「所以啊,那個……つーちゃん怎麼樣?つばさ的つ。」

「嗯……好啊。」
「真的?那我就這樣叫了喔?」
「因為我打的遊戲裡面攻略的男角後來交往後也這樣喊我>////<」
「……嗯,算了,當我沒說,還是はる吧。」
「蛤!你好盧喔你!」

事到如今他也不想追問盧是什麼意思了。櫻井翔默默地抹去眼角隱形的淚水,自己對女友的暱稱竟然被遊戲角色搶先用是什麼概念啊。


「不然你叫我小緆就好啦。」
「嗯?」
「小--緆,我拼羅馬拼音給你看……」

#初次的稱呼形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