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團愛(偏OS)]The most important is...

[團愛]
02 /03 2015
※超重要的,但在第二點←
慎入,這是架空設定(全世界的人類都長獸耳獸角獸尾的設定)
※第二點很重要吧,然後就是後記超長的,大概是我寫過最長的,沒辦法啊我就話癆

總而言之一整個就是架空
雖然不會提到,但是生田斗真我覺得他是狼犬族的,好帥好可愛ㄛ(無聊

×※×※×

  --在重要的人們面前,便可以不用再隱藏自己真正的模樣。
但是這對於日本國民天團嵐的二郎櫻井翔而言,卻成為一個極大的困擾。



他摸摸自己頭上那兩個小巧且毛絨的耳朵,轉過身來拉低自己的褲子,藉由鏡子又看見了連著尾椎生長出來的毛茸茸尾巴,蹙起眉頭,知道大事不妙了。

--他收不回去,耳朵、還有尾巴。
尾巴就算了(穿個長版的衣服總是能蓋過去),耳朵要怎麼辦?他可不像中居さん一樣屬於時常戴帽子的造型,無論如何都得要收回去才行。
櫻井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深呼吸了好幾口,然後用以往的方式--

「哈啊……又失敗了……」
最後只徒得疲倦。櫻井洩恨似地伸手掐住自己的那對鹿耳,彷彿要把它就這樣捏下來一樣,結局卻是自己痛得哀哀叫。

「櫻井さん,你還好嗎?」

聽見門外經紀人的呼喚,櫻井不得不將門打開一點點,失望的對經紀人搖搖頭。「不行啊,你看。」說完還晃了晃耳朵。「怎麼辦?不知道為什麼弄不回去了!」

「呃……其實露出來應該也不會怎麼樣--」
「怎麼可能,你想看我頂著這兩個小小的耳朵報新聞嗎……」
從語氣中就能聽出櫻井對自己這對耳朵有多厭惡,經紀人最後安撫地回了句他再想想辦法,就讓櫻井獨自一人窩在樂屋裡面繼續苦惱。

是的,他討厭自己的耳朵。

他們櫻井一家不知為何只有他是這樣又小又毛絨的鹿耳。
唯一能和弟弟匹敵的就剩下自己那對漂亮的鹿角(但平常也是不會露出來的),這對跟自己形象絲毫不合的小耳朵就曾讓自己被說是斑比,還被說過根本就不像大人!

櫻井翔不喜歡自已的耳朵,儘管他對於自己能生在屬於鹿族的櫻井家感到驕傲,但他沒辦法接受自己的鹿耳。

一般而言,他們是能將獸耳幻化為古早人類的耳朵的,身為藝人的他們又更是拿手,當年一進事務所的第一個課題便是幻化的訓練,虧他還曾經拿過第一名,現在竟然連變回去都做不到!
被說成是小鹿斑比,還被說什麼耳朵很「可愛」--

他一點也不想回到那種小豆丁時期啊!可愛是怎樣!他那時候都國二了好歹也說句清秀吧!

就在櫻井翔逕自回想到惱羞成怒,還把自己的頭髮揉得一團亂的時候,大野智早已在外頭敲了好幾次門,見裡面完全沒有回應之後便大辣辣地開了門走進來,站在門口毫無形象地抓著自己的肚子,頭上的耳朵也完全沒有幻化掉。

「翔くん?」
「唔喔!你、你嚇死我了……進來也敲門一下吧!」
「我有敲呀,翔くん沒聽到。」
「欸?是這樣……抱歉。」

大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櫻井的鹿耳,又伸手摸摸自己短短圓圓的獸耳。他對自己的耳朵從來沒有什麼不滿,演唱會上時甚至都懶得幻化(常常被松潤唸就是了),但面對眼前的自家二郎,光是指尖掐住鹿耳的模樣就讓大野感覺到自己的耳朵直發疼。

「怎麼啦?」他坐到櫻井身旁,順手拉開櫻井的褲子,對方已經失落的沒有想要阻止他的意思,被大野看見尾巴時還很配合地搖了幾下。「收不回去?」
「嗯……一早起來就這樣了。」櫻井揉揉眼睛,抹去了因疼痛而泛出的淚水。「你平常都怎麼收的?說不定是我突然忘記怎麼收了。」

「就、用力,然後就不見了。」
「具體點?」
「就想像你很想要放屁但是不行……所以要把屁縮回去--」「好了好了不用了。」

看著櫻井總算是露出笑容(儘管是無奈的),大野才放心地抬眼朝櫻井的耳朵看去。

他一直一直很喜歡,喜歡櫻井翔的耳朵。
和身為袋熊族的自己不同,鹿族的耳朵猶如櫻花瓣似的,尖端的弧度完美得恰到好處,明明是深色的表面卻有漂亮的白毛,摸起來一點也不刺人;再加上對方那樹枝狀的鹿角可是櫻井家裡頭最美麗雄壯的,兩者搭起來彷彿就訴說著櫻井翔這個人--兼具著柔和及倔強的一個人。
但可惜櫻井不知為何突然變得無法接受自己的鹿耳,自前幾年之後便很少再看見他露出自己的角和耳朵,大野在心底感嘆的同時,卻也期待著哪天能再看見一次。

沒想到現在竟然還能看到。
想著想著,大野情不自禁地想伸手去觸碰櫻井的鹿耳,卻被對方巧妙地迴避過去。

「不要摸啦。」櫻井的語氣帶著一絲警告。「說回來,你的耳朵不收回去沒關係嗎?」
「很累耶。」大野捏捏自己的熊耳。「這樣、也挺好的,又舒服。」

「翔くん的耳朵明明才漂亮,為什麼要收起來?」
「才不漂亮呢,又小又毛。」
「呼呼……翔くん在說我?」
「不是啦!你是袋熊族的,這樣的耳朵才是標準吧。」

大野毫不在意地動動耳朵,眼神若有所思地盯著櫻井,「對翔くん而言,標準的才是美嗎?」

被這麼一問,櫻井頓時有些語塞。


大野從和自己剛認識的時候就老說自己的耳朵漂亮。

起初櫻井只覺得大野是想說點客套話,於是也客套地回了他一句「謝謝」,但是對方接下來竟然毫不避諱地摸上自己的耳朵,力道不大,行為卻很直接。以往他都會迅速拍掉的,這次,一向不習慣身體接觸的櫻井卻沒有想閃躲的慾望。
對方指尖的溫度傳達到耳朵,柔柔的,彷彿也安撫了他對自己耳朵的偏見。

他後來才明白,在天生就是個藝術家的大野智眼裡,有著和整個世界不同的審美觀。
而他正喜歡對方的審美觀,甚至對大野產生了強烈的依賴感。

吃飯也在一起,錄節目時也在一起,練舞時盡是找他問--櫻井終於覺得自己能像是一個「後輩」,被大野智照顧讓他覺得很好,尤其是大野老是喜歡有事沒事就摸摸他的耳朵,說出從來不變的那句「翔くん的耳朵真漂亮」。

其實自己的耳朵也沒那麼差嘛。
那時的他是這樣想的,於是在嵐剛成立兩三年時,他在大學裡連耳朵也不想收起來,還在自己的鹿耳上穿了一個環,在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

但後來隨著團體的名聲漸旺,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必須擔當起整團裡「優等生」的名號--到了零六年,正是當上主播的那一年,他拿掉了耳環,正式藏起了耳朵和尾巴,把真正的自己收到一個沒有人會看見的地方。
當團員們討論起其他藝人是哪族、又有怎麼樣的外貌時,他總是難得少話的在旁邊看自己的報紙,他開始變得兼顧大局,變得和團員皆是相同的關係--儘管不淺,但也從未像小時候那樣的深。

最後他成了人們口中的菁英。
成了別人尊敬的對象,成了粉絲們口中的超人,成了不辜負事務所要他變成的「櫻井翔」。

然而,又有誰不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在看到自己真實的模樣呢?
誰能知道,被整齊西服裝備起來的櫻井翔,事實上也不過就只是一個被別人說「你真是笨蛋吶」還會傻笑的人而已。


「唔、」

當耳尖傳來熟悉的暖感時,櫻井差點忍不住眼眶的溫熱,圓瞳受寵若驚地看著不知何時站起身來,碰觸他耳朵的大野。
只見大野的嘴角微微勾起柔和的弧度,開口低低地道:「我到現在也很喜歡喔,翔くん的耳朵。」

「或許你越排斥,它就越是想彰顯自己吧……」
「就跟翔くん一樣呢,越被別人說閒話,就越努力呀。」
「所以、接受它吧?」
「沒有人會不接受真正的你喔,翔くん,至少我們四個……是絕對不會的。」


最後大野在櫻井右耳曾經穿過環的小孔上覆上一個輕輕的吻,下一刻,原先還聳立在頭頂上的鹿耳便化回人類的耳朵。

「啊,收起來了……」
「欸?」

櫻井詫異地摸摸自己的頭,發現真的不見時又瞪大了雙眼,順著摸下來碰到人耳時更是驚訝的連嘴巴都成了O型。「真的……」

「呼呼、因為被我親的關係?」
「才不是,應該是我接受它了吧?」
「果然是我親的關係吧。」
「說了不是!不過……」

「……謝謝你,智くん,那……」

語未畢,櫻井又將耳朵變回原樣,看著大野困惑的臉之後又迅速將視線往下挪,害臊地搔搔臉頰,接下去說完:「你既然那麼喜歡,就給你摸吧--喂喂喂輕一點、好痛!不要抓我尾巴!」

說的是呢。
就算這個世界再怎麼不接受他的原貌。
還是會有四個笨蛋喜歡他,喜歡他的耳朵、尾巴,喜歡「櫻井翔」這個人。

櫻井一邊嘻嘻哈哈地躲避大野突然像發了瘋似的想把手伸進他褲子裡揉他的尾巴,一邊想著:

--果然在重要的人們面前,便可以不用再隱藏自己真正的模樣了嘛。



~寫到最後變團愛是怎樣~(給我問天去

原本是bzzz的跟風,就是之前噗浪上面骰到的OS
但是貓耳總覺得太多人寫了,最後覺得櫻井翔比較像班比(喂)所以就改成鹿耳!

鹿茸就是
鹿的耳朵裡
的毛
(老梗)

好啦,不開玩笑(幹也不好笑
回歸這整篇的正題,我原本是真的想寫OS的XDDDDDDDDDDDD但是怎麼想都覺得櫻井翔若收不回鹿耳,最後寫成CP文的下場就是昨晚被大幹一場然後累到完全收不回去的緣故(太粗俗
但我不想把那麼可愛的題目寫得那麼肉,最後就變成這樣的一篇文章了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很渴望給別人看見、卻又非得要藏起來的一面,而這一面又常常是自己其實覺得明明沒有很差,在別人眼中卻不太能接受的
日積月累之後就變得討厭起來了,但究竟是討厭那一面呢,還是討厭把那一面隱藏起來的自己呢?
我想對於藝人的他們來說更是如此,可是該怎麼說咧,櫻井翔感覺是個不想給家人添麻煩的人,所以對於家人也會很克制不要任性吧,加上他又是長子,讓弟妹擔心他自己一定覺得很沮喪(?
但我也世紀不想寫他打電話給老媽然後說:「媽!怎麼辦!我的耳朵……我的耳朵收不回去!!!」

我看他媽應該會直接掛電話。(幹

所以就讓團員來當櫻井翔的避風港,挺不錯ㄉ吧,守護神大野的力量可是不容小覷的ㄛ(喔

這篇雖然是架空,不過自己真的很喜歡獸耳題材,順帶一提大野智被我設定成袋熊
↓就是這個,超爆幹治癒的澳洲特有種↓
the_oldest_living_wombat_in_the_world_640_04-550x330.jpg

原本想設定成無尾熊
但是沒有尾巴……嗯,不太萌。(對無尾熊有什麼偏見

總之就是這樣,其實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讓自己有所省思了一番
所以才想寫這樣的故事,也順便想要寫點櫻井翔對於自身定位的改變跟動搖XD
事實上櫻井翔面對自己這樣的改變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呢,我想只有他自己會知道了
~但我就是想寫,這揪4同人der力量~

最後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避風港,可以毫不畏懼的露出自己的JJ.................啊ㄅ是,我是說耳朵,嗯←

不要真的露出JJ
會被逮捕的ㄛm9(´・ω・`)

估計還會再寫篇JS(?)因為在噗裡面也骰到了XDDDDDDDDDDDDDDDD
然後也想寫寫柴犬NINO

……………因為柴犬是我的最愛!再見!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完全暴露私心)

BTW,篇名取成The most important is... 的意思是「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呢?」
是其他人怎麼看你,還是你自己怎麼面對其他人的眼光
嗯........我相信就算不是螢光幕前的藝人,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心中的困擾吧
就這樣!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