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S/智翔] Der Indirekte Kuss 04~06

[OS/智翔]
02 /20 2015
每次都想把橡皮擦用完的
但是又每一次都是用到剩下很小很小的一點點時,它就不見了

是不是不想就這樣消失呢.....
就算是橡皮擦,也很想要有尊嚴地活在世界上啊......(嗯?

(跟內文完全無關,真對不起,新年快樂←)

×※×※×
04.

  「翔くん,我喝了哦。」

一如往常的對話,櫻井翔點點頭,卻看見大野智在快要碰上杯沿時,停下動作。櫻井不知為何的稀鬆平常,僅是開口問道:「怎麼了?」

只見大野端視著杯沿許久都不回話,櫻井眨了眨眼,卻沒錯過對方瞬閃而逝的寂寞神情。他竟也不覺得奇怪,反而還補上一句:「我可沒改喝可樂喔?」

大野總算是把視線挪到櫻井身上。「……翔くん,這是你的杯子?」

「欸?」
「這個是你的杯子?」

「對啊。」櫻井翔若有所思地凝視著自家長子,對方在聽了他這個回答之後並沒有看起來比較高興,而櫻井默默地把大野智的神情記在心底,演技良好的擺了一個更加困惑的表情。

「那……」

大野瞥了一眼杯子上早已被覆蓋住的、櫻井的唇印,內心不自覺地揪痛起來。
雖說自己也是那個拿了別人的杯子就喝的團員之一,但一直以來不太喜歡和別人共杯的櫻井只允許他一個人這麼做的舉動,反而讓他內心升起一股濃厚的佔有慾。
彷彿這個行為是只有他能這樣做似的--

但是為什麼也讓別人喝了呢?
或許是不經意的,但一般人看見杯沿有別人的唇印,都一定會換別處喝的吧,即使是同團那麼多年而有深厚感情的團員,儘管能咬同一根吸管,也不太能接受唇印。

除非……
那個人和自己一樣,對櫻井抱有不同於『團員』的情感。

想到這樣的可能性,大野便難以掩蓋自己臉上的焦慮,如同抽到了鬼牌似的,鼻頭也不自覺地抽動起來。若說打一開始櫻井就沒有特別想拒絕自己,那麼那個『對方』不也是和自己有相同的機會嗎?
他在愛情上從來就不是一個特別有自信的人,更何況自己的團員們個個都和櫻井那麼友好,勾肩搭背十指交扣、甚至是親吻都勉強可以接受--

大野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穩內心的忐忑,卻依舊沒忍住用拇指用力抹去那殘留在杯沿的唇印。

這樣的自己,太糟糕了啊。
這樣忌妒著團員的自己。
這樣厭惡著、那個他所愛的男人最珍惜的團員……

最終他依舊沒有喝,只是將杯子輕輕地,推回櫻井的桌前。


「……嗯、沒事。」

05.

  大野智喜歡他的事情是從二宮和也那裡聽來的。
--起初還不相信的。櫻井翔捧著自己的馬克杯,腦子裡亂七八糟。稍早前自己喝過的印子沒了,連二宮的唇印也沒留在上頭。

「如果他有不高興或遲疑,到時候就請我吃飯啦。」
二宮那時信誓旦旦,一副就是能有一頓免費晚餐的模樣他還歷歷在目呢。櫻井完全想不透為什麼,不就是一個唇印嗎?只不過是被別人喝了一口,連主人的他都不在意了,大野是為了什麼而氣,他怎樣就是不懂。

而且還讓大野賭氣到連方才的錄影都沒講幾句話。
好歹也顧一下專業吧--到時候又要被經紀人唸了。(而且是五人一起的連帶處分。)

「翔さん,結果怎樣?」
二宮明擺著一張要有晚餐可吃的臉,晃過來瞥了一眼後,臉上得瑟的神情簡直藏不住。「這下相信我了?」

「他是不高興了……但為什麼?」
「……翔さん你有那麼笨的嗎?」
「哈啊?」

「間接接吻,嗯……這個詞呢,老師我先來談談間接好了--」二宮故意拖著長長的尾音加上莫名其妙的角色扮演,逗得櫻井肩膀一抖一抖的又笑起來。「……就是不直接的傳遞方式,然後接吻就是嘴唇碰嘴唇,懂了?」

「你喝過的杯子,他故意喝同一側,透過杯子,嘴唇碰嘴唇。」
「簡言之--」


「大野さん想跟我接吻?」

老師二宮這才滿意的勾勾嘴角,但說出口的卻是否定。「不是唷,櫻井同學。」
「他何止想跟你接吻……他以前那麼會玩,根本想把你整個人給吃了吧。」


「……え?」
看見櫻井原先白皙的頸項慢慢染上山櫻花似的粉紅,最後整張臉都紅得如同熟透了的大龍蝦似的,二宮早已憋不住滿腔的笑意,笑倒在沙發上。

06.

  聽到二宮說的那番話,他這才記起來對方以前根本就不是現在這樣溫和的猶如一隻草食動物的模樣。
為了不讓事務所發現,更為了整團的名聲,他們四個人都把大野故意塑造成一個天然,把他包裝得像是一個又愛睏又沒勁的老人似的,然後在舞台上才展現出真正偶像的光芒。

然而,最後連他們自己都快要忘了。
--忘了大野智本身便是一個侵略性十足的男人。



「智くん,來一下好嗎?」
櫻井探頭向坐在沙發上昏昏欲睡的大野招招手,「陪我去一下大練舞室。」

基本上舞蹈他早就練好了,若不是為了確認自己對大野的情感究竟還能不能和以往一樣,他才不想再流汗。這幾天,櫻井幾乎是快要變得無法和大野站在一起,他知道自己這樣很怪,其他團員理所當然也這麼覺得,更不要說是大野智本人。
以前還可以互相蹭來摸去的團員,現在突然連跟自己並排著站都有點彆扭什麼的--身為藝術家的大野擁有如此細膩的觀察力,肯定察覺了吧。

但他只要和大野站在一起,他就會難以抑制地想看向對方的嘴唇。
和自己總是被形容成紅潤的厚唇不同,大野的嘴唇很小--唇形卻很好看,即使弧度總是看起來有點心情不大好,在早已看習慣的他眼裡,一點也沒有奇怪的地方。

那樣的嘴唇……和女孩子的完全不同。
既不水亮,也不是非常柔軟吧。


--那自己內心渴望的,究竟是什麼?
櫻井回頭看了一眼跟在自己後頭的大野,打開了大練舞室的門。

×

「這裡、是這樣……」

一邊解釋著舞蹈,大野一邊做出漂亮的動作,而櫻井站在他身旁,也跟著一起跳了一遍。「啊,這樣?你真厲害啊……謝謝。」
聞言,大野有點不好意思地抿抿唇,順手抹去自己下顎的汗水。

跟以前都沒什麼不同啊。
從小自己不就是這樣嗎?站在大野身旁,然後看著他先跳過一次之後,自己再跟著練--既然如此不就好了嗎?
櫻井心底這樣想著,卻還是從一旁的地板拿起自己的寶特瓶,大口地灌了幾口水之後,將寶特瓶遞給大野。「喏、你沒帶吧?」

大野先是怔了怔,眼睛泛起些許的水光,看上去竟讓櫻井覺得對方好像是在期待一些什麼似的,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於是連大野的回答都不想等,櫻井就把水瓶塞進對方手裡。「喝吧,沒關係。」

「哦……嗯,謝謝。」
「不會。」

那麼平常的對話,如果大野是真的暗戀著他,那有可能像這樣子和自己共飲一個寶特瓶也沒有任何反應嗎?
說不定二宮和自己都意識過剩了,才覺得大野喜歡自己吧……

「……嗯?」

忽地,一股難以言喻的悶痛欺上了櫻井的心頭。
他蹙起眉頭,內心深處卻悄悄地明白了自己這股疼痛的來由。

最後櫻井走向前不去看大野的表情,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在僅有他們兩人的大練舞室裡,故意扯開嗓子說道:「說起來,我以前很介意跟別人一起喝的呢,你們要拿我水瓶我還會自己生悶氣。」

見大野沒有回話,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櫻井笑了笑。「不過現在已經無所謂了,都認識那麼久了嘛……」



「……所以,無論是誰都可以?」

櫻井倏地愣在原地,透過鏡子正好對上大野冷冽的眼神。
而大野舔了舔唇,垂下眼瞼。


「不是我也可以……是嗎?翔くん。」




好痛。
為什麼呢。


為什麼看見你這樣的表情,卻是我疼痛不已呢?
--明明是我自己摧毀了這份感情啊。
如此直接地、殘忍地。


「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最後大野智拋下這樣一句話,直到練舞室的門砰地一聲關上時,櫻井翔才發現,那瓶被大野擺在桌上的水,依舊維持著原來自己剛喝完的量。


想寫虐的
卻失敗了,哇嗚嗚嗚(ノД`)

會寫大練舞室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好像有一個特別大的(??)之前聽他們講過,但我忘了確定ㄉ名稱!
如果我有寫錯麻煩再來跟我說,謝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Re: mia

但我只要一卡稿我就會不知道要怎麼寫下去了,就算有靈感(爆
mia的文筆還不錯啊幹嘛這樣XDDDDDDDDDDDDD

結局會不虐的!!!(?

哈哈,其實我也常卡文,這是常有的事,別放心上(拍肩)(喂!別要說得像很偉大一樣!
文筆這件事....(望自己(無視掉)(被踢

不虐就好!萬歲!(你夠了!

Re: mia

我其實很想開虐但我文筆不夠好,描寫不太出來XD
所以現在壯烈的卡稿了哈哈哈

不過最後會是好結局的!!

這是.....要開虐的節奏??
不要呀!!!!(滾地)
我的玻璃心虐不起呀!!!(誰管你!
求別虐....我要甜呀!!!!(喂!你夠了!)
(被踢飛!

緆翼

拱喜雅攻西~發鴨發大財~
(練蕭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